顶点小说网 > 逆战锋王钟小发 > 第2637章 你在管我的闲事?
夜间

第2637章 你在管我的闲事?

        

瓮城办事处。


        

这短短半天的时间,对于瓮城大祭司金震霄来讲,简直度日如年。


        

尽管阴云散尽,大日悬空,却怎么也驱散不了笼罩在这片宅院上空的阴霾,反倒是金震霄内心地的阴鸷,变得越发深沉了起来。


        

“有什么最新情况?”


        

在院子里不停来回走动的金震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霍然转了过去,迫不及待的询问了起来。


        

这急切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大祭司的风范?


        

可见,此时的金震霄已经彻底失态。


        

“回大祭司,四大城门都被风雷城的封锁,不许任何人进出。”匆忙赶来的中年人,一刻不敢耽搁的回应道。


        

“凭什么?”金震霄怒斥,“这玄冰古城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他风雷城凭什么封锁?”


        

“风雷城给出的解释是,不能让那个外族人逃出城。”中年人道。


        

金震霄:“……”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清晰可见,这位大祭司一张脸瞬间阴沉似水,愤恨道:“无耻!简直无耻!!”


        

“他风雷城要是真有这个心,先前在风玉天又岂会放这个外族人离开?”


        

“不出意外,他风玉天这是在防止今天发生的事情传出去,也就是说,他是有备而来!”


        

说到这里,金震霄的眸底竟泛起了一抹彷徨,“看来,是陈阳向风天河主动坦白,并释放了合作的信号,这才促使风玉天亲临现场。”


        

“同时也解释了,风玉天为什么不将陈阳击杀当场。”


        

“火借风势,风助火力!这两人要是走在一起,我族必将掀起一番前所未有的腥风血雨!”


        

金震霄惊慌没错,可终极是眼睫毛都白了的人。


        

况且,能坐上大祭司之位,哪一个不是活成了人精?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只需倒推下去,很快就能得到事情的真相。


        

“而且,最先倒霉的,必将是我瓮城!”


        

金震霄一字一顿,一口牙齿都快要被他咬碎了。


        

放眼五大城池,唯有他瓮城与陈阳有着巨大的过节,又恰逢瓮城皇主正处于闭关的紧要时候,自然会成为第一个目标。


        

“不行!一定要提前叫醒皇主!”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金震霄一锤定音。


        

“可,可是……”旁边的中年人,早已变得面无血色,颤声道:“可是,没有人出的去。”


        

金震霄沉默不言。


        

偌大的现场,重新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


        

沉闷、冰冷的气息,充斥在每一寸空气中。


        

纵然穹顶的大日已经处于一天当中最火热的时刻,也无法驱散笼罩在这座院子上的阴霾。


        

“不过……”


        

不知过了多久,中年人突兀的开口,打破了现场的沉寂道:“不过,倒是知道那个外族人的下落。”


        

“他与风玉天闹得不愉快后,便与那个捕鱼的老人回了家。”


        

“哦?”


        

本面如死灰的金震霄,突然来了兴致,尤其是在听到中年人说了具体位置后,眸底明显闪过了一抹亮光。899中文


        

“那片区域,好像离巨鹿城办事处不是很远?”


        

一念至此,金震霄神情顿时变得激荡了起来,“你立马去巨鹿城办事处一趟,将这个消息通知给他们的负责人。”


        

“这……”


        

中年人迟疑,“可是,以这个外族人而今的锋芒,巨鹿城的人真的会有所行动吗?”


        

“他锋芒毕露没错,但也将所有底牌暴露了出来!再者,他离去前与风玉天不愉快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


        

“也就是说,这个短暂的窗口期,正是对付那个外族人的最佳办法!”


        

“只要得到那个外族人的下落,我想巨鹿城的人一定会有行动。”


        

说着,金震霄不由得笑了起来。


        

界珠,外加玄冥宝剑,试问这世上有谁能抗住这股诱惑?


        

“是,大祭司。”


        

中年人当即抱拳应允,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


        

“呵,呵呵……”


        

金震霄仰起头,突兀的大笑了起来,一开始自信满满的要拿下陈阳,可最终的结果却是,竟然龟缩在在这片方寸之地想尽办法求一丝生路。


        

事已至此,他已经完全丧失了争夺那两件至宝的资格。


        

能不能活着走出这座古城,还得依仗别人。


        

如此巨大的反差,着实是令人唏嘘不已。


        

……


        

一条红烧大鲤鱼,几个蔬菜,一坛老酒。


        

陈阳,老人,以及两个小孩围坐在一张不大的桌子上。


        

“大人今日之恩,老朽没齿难忘。”


        

老人给陈阳倒上一杯酒,神色万分复杂,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在有生之年,竟然可以接触到如此顶尖强者。


        

“相逢即是缘,无需多说什么。”


        

陈阳举杯,朝着老人示意了一下,直接一饮而尽。


        

他这一路走来,历经了无数艰辛,也是最底层的出身,所以深知在危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对于他人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真正的雪中送炭,都是刻骨铭心的。


        

“吃吃吃鱼!”


        

老人不知该如何回话,见陈阳始终没有碰那盆鱼,连忙催促道。


        

陈阳笑着点头,却没有要动快子的意思。


        

那两个小家伙虽然表现的很克制,没有狼吞虎咽,但能够清楚感受到,这条足足有五斤重的红烧鱼,根本不够他们俩吃。


        

以致于,陈阳不由得在想,在离开之前是不是再给他们打上一网鱼?


        

“你离我远点!”


        

“小燕,我给你带了个礼物,你看看合不合适!”


        

“我才不要,你走开。”


        

一阵剧烈的争吵,突然从院子外传来。


        

一男一女,吵的很激烈。


        

“是燕子姐姐。”旁边那个稍大点的小孩,突然喊了一句。


        

老人回头看了一眼,却又是幽幽一叹。


        

“老伯,你认识?”陈阳道。


        

老人点了点头,缓缓道:“燕子这女孩很不错,经常跑来帮我照顾这两个没爹妈的孩子,却从来不留下吃一顿饭。”


        

“人善良不说,还长的漂亮,可也正因为这长相,便引来了好色之徒的觊觎。”


        

“这个正在纠缠她的人,据说是巨鹿城办事处的弟子,一身实力相当不错!不出意外,燕子最终还是难逃他的魔掌了。”


        

言罢,老人看了陈阳一眼,欲言又止。


        

陈阳岂会不知道他的意思?


        

然而,不等陈阳说什么,一个身穿红色布裙的女人冲进了院子,一边擦拭眼角的泪水,一边仰起头,“老伯……”


        

刚开口,可在注意到陈阳后,却又戛然而止。


        

“过来一起吃点?”陈阳笑道。


        

叫燕子的女人明显一愣,而后下意识看向了老人。


        

老人点了点头。


        

继而,在一阵迟疑中,这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靠近了过来,在陈阳对面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


        

一个身穿华丽长袍,年龄不到三十岁的男子追进了院子,犀利的眸子扫视了一圈后,直接汇聚在了陈阳的身上。


        

“竟然还有人,有胆在这里管我的闲事?”年轻男子道。


        

“滚!”


        

陈阳也不抬头,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年轻男子:“……”


        

燕子:“……”


        

现场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微妙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