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五十一.脑子灯
夜间

五十一.脑子灯

        

理查德不知怎么回答,所以就没有回答:“那么很高兴见到你,然后呃……再见。”


        

理查德眨了眨眼,关上铁门。


        

他的面孔透过铁门上方的栅栏浮现:“稍后会有我的好兄弟来找你。他现在意识不太清醒,不不不也不能说不清晰……总之如果我留在里面他或许会把我也当作一个容器,所以以防万一……好了,我说了足够多的话了。”


        

他从外面锁死铁门,脚步声渐渐远离。


        

手术室沉寂下来。


        

陆离偏头,看着那杯燃烧的脑子,而后低下头,尝试晃动双手,却发现右手手腕的束缚带破损严重,用力一拽便连着束缚带一起扯了下来。


        

或许因为有铁门在,理查德完全不在意病床是否牢固。


        

暂时不急着去解开手腕上的带子,陆离陆续将腰部与双腿的束缚带解开。


        

最后一只束缚带解开,陆离转去解开左手的束缚带,铁门外的走廊忽然重新回荡起脚步声。


        

陆离重新躺下,将束缚带随意搭在身上。


        

十几秒后,去而复返的理查德出现在门后,他透过栅栏向内窥探,眼神狐疑,恶狠狠喊道:“你刚刚起来了?!”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没有。”陆离抬起手臂,展示手腕上的束缚带给他看:“它还绑在我的手上。”


        

“很好……”


        

理查德满意点了点头,而后僵住笑容。


        

“等等……”


        

坐起身的陆离双脚落地,侧坐在病床,活动手腕道:“你的病床该换了,这很不牢固。”


        

“可恶……没关系这不重要,你打不开这扇门的。”阴霾一闪而逝,口罩男人冷笑起来,


        

“我当然打不开。”陆离认真点了点头,风衣下的衬衫突然绷紧。


        

陆离深深吸了口气,下一刻高喝道:“救命!!!”


        

喊声响彻手术室,飘散至门外走廊回荡。


        

理查德目瞪口呆,他想不到什么人会将救命二字喊得如此理直气壮光明正大。这种气势更应该搭配“你无处可逃了”或是“杀了他”等带有冲击力的词汇。


        

总之,当理查德回过神,想要嘲讽陆离这么做毫无用处时。一道连绵不断的询问声由远及近传来。


        

“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


        

安娜从头顶破败的天花板空隙飘落下来。


        

“这里怎么会有只幽灵!”


        

口罩男人惊叫出声。他与史蒂芬一样果断,见识到情况不妙的瞬间,头也不回仓皇逃开。


        

“怎么回事?那家伙是谁?救命是你喊的还是他喊的?”安娜还没弄清楚情况。


        

陆离摘下右手腕的束缚带,站起身道:“你去抓住他,顺便把门打开。”


        

“诶……行吧,交给我。”


        

安娜觉得很有趣,点头赢下,转身穿过铁门追向理查德。


        

同时当啷一声,门锁落地。无法关严的铁门半掩开一角。


        

一只安娜能开一条街区的锁。


        

陆离依旧坐在病床,不慌不忙解开手腕上的束缚带,探手摸向后脑。


        

后脑肿起一大片,摸上去指尖沾染着粘稠,不用看也知道是血。


        

他随意抹在衬衫上,留下几道血污,走向桌柜,将桌上物品一样样收起。


        

手提灯下,陆离影子拉得狭长。他拿起通灵枪,打开枪膛检查一番,咔嚓一声重新合拢。


        

忽然,他转过头颅,视线落在手术台旁的角落里。


        

与通灵枪短暂接触的一刹那,陆离感知到一团气息正在弥漫开来。


        

几乎瞬间,陆离将脑子灯与气息的出现关联至一起。


        

“原来理查德指的是这个么……召唤出一只幽灵,然后让幽灵对付我……”将通灵枪放回枪套,陆离高举起手提灯。


        

黑暗无所遁藏,原本漆黑的角落显露出一条洞口。


        

挖掘痕迹留在边缘,洞口不知延伸至何处。而气息便是从洞中渗出。


        

门已经开了,但陆离暂时没有想离开这里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气息强度有限,陆离不想错过这份“养分”。


        

洞口深处仿佛有什么正在蠕动,数秒后,一颗肥硕头颅出现在洞口边缘。


        

那似乎是一道人形,雪白皮肤不见毛发,肥肉层层堆积,连五官也隐于肥肉之中。


        

按理来说头部挤出如此艰难,身子绝无爬出的可能。但这团肥肉蠕动着,好似没有骨头,一条条从洞口灌入手术室,堆砌在一角,渐渐成形。


        

幽灵大部分都是维持死前那一刻的状态,而这只似乎有所不同……


        

泛起波浪的肉花渐渐凝聚成一道人形,它还未完全出来,但尚且宽敞的手术室居然显得狭窄起来。


        

陆离下意识低下头,看向通灵枪。


        

尝试告诉他通灵枪似乎很难对这种大体积存在造成有效伤害。


        

啵~


        

一道莫名令人舒适的声音中,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珠从肉浪中挤出,死死盯着陆离。


        

粗糙含糊的声线从那具肉体里传出。


        

“这就是……我的……身体吗……我很……喜欢。”肉团用翻滚来彰显它内心的欣喜。“谢谢你……把它……带给我……”


        

“不客气,不过享用之前先来一道餐前甜品吧。”陆离回答,他不打算看下去了。


        

不止因为肉团还未完全爬出,还因为再看下去可能让他短时间内无法吃肉。


        

左右环视一圈,陆离走向堆放杂物的门后角落。


        

扫帚……太轻。手术刀……太小。水管……太短。


        

刨除掉看似能用的武器,陆离的视线忽然落在贴墙放置的暖气片上。


        

连接暖气片两边的水管已经断裂,暖气片本身链接着一条半米长铁管就像一柄特大号款的菜刀——附带几十公斤的重量。


        

还有什么比这更趁手的武器?


        

身后肉浪翻滚间,陆离双手握住铁管,将之拖动。昏黄铁锈污水从低矮那一端渗出,留下一行蜿蜒湿痕。


        

刺耳摩擦声跟随陆离身后。他走到角落处翻滚的肉浪前,后者依旧在努力使躯体从狭窄的洞里释放。但在完全出来之前,它只是个被卡住不能动弹的靶子。


        

陆离握住铁管的双手倏然收紧,衬衫下的手臂鼓起肌肉线条,骤然发力抬起数十公斤的暖气片,如同一柄巨锤,向下砸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