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二百一十三.带走安妮
夜间

二百一十三.带走安妮

        

三道身影离开玛丽的住处,坐上马车驶离。


        

马车上,玛丽告诉安娜和陆离他们离开后发生的事。


        

状况发生在今清晨,亦或是昨夜里。总之,当玛丽像往常一样,在亮的一个时后到达庄园时,看门老人急匆匆告诉她那棵榆树出了问题。玛丽赶到榆树前,就看到榆树下已经铺满一层枝杈。


        

安妮的树枝正在脱落。


        

玛丽在那时去联系陆离和安娜,不过他们当时还在跟随瘸腿巴顿去榆树森林,于是玛丽去找老亨利求助。


        

这名在昨突然接到儿子死亡噩耗的老人患上疾病,不过他还是愿意来帮忙,老亨利到达庄园检查后,对它的评价是:这棵树正在枯萎。


        

老亨利告诉她,这种情况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实属平常,几乎没有办法避免,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它的死亡。


        

了解完全因后果,马车已经临近庄园,在幽暗看不见光亮的庄园外停下。


        

看门老人提着油灯走出屋,为陆离等人打开大门。


        

他们走近安妮,她的潮湿树干在油灯光芒下反射着光亮。就像玛丽的,地上铺满一层泡软的树枝,而树干上的枝杈已经寥寥无几,仿佛冬日里的树木。


        

站在树前,陆离望向安娜。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她离地飘起,雨夜里微弱亮起的油灯光芒中,额头贴在冰冷的树干。


        

短暂沉寂后,充斥耳中的雨声里响起她微弱的呢喃:“我感觉到她了……很微弱……就像风中摇曳的微弱火苗……她在回应我……”


        

安娜的语气正在变得低落,陆离与玛丽的注视中,她轻轻抚摸安妮粗糙的树身,轻声诉:“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带她走。”


        

陆离忽然开口。


        

两道愕然的目光同时看去,陆离继续:“带她回榆树森林。”


        

安娜突然明白陆离的用意


        

“你是想要……”


        

陆离微微颔首,对玛丽:“玛丽,拜托你去给老亨利打电话。”


        

“他家里没有电话。”玛丽不知道他们再什么,不过显然有了办法,连忙道:“我去找他。”


        

安娜欲言又止,犹豫片刻后还是声:“注意安全……”


        

玛丽露出对待晚辈的温柔笑容,转身走向大门。


        

目睹那一团微弱光芒远去,安娜收回视线,担忧地问陆离:“这么做有用么……它们都在绝望地等待死亡。”


        

“比留在这里好。”


        

“嗯……”


        

近半时的等待后,大门处传来一些动静,萤火般的光亮由远及近。


        

玛丽带着老亨利和几名年轻园丁赶来。


        

“他们负责挖出安妮。”玛丽和陆离,看到陌生人后安娜已经隐去身形。


        

陆离点点头,看向神情复杂看着自己的老亨利,他似乎有很多事情想要问,陆离知道他要问什么,冲他:“稍后告诉你,先搬走这颗榆树,确保她能活着回到贝尔法斯特。”


        

“……我不能确保。”老亨利暂时压下疑问,对陆离:“它已经在枯萎了,随时都可能凋零死去。”


        

“那就让她不会因为赶路因素而死去。”


        

“可以。”


        

老亨利唤来那几名年轻园丁,安排他们在何处开始挖土,避免山根系。又让两名园丁去将大门外的那辆加长型马车带进庄园,把木箱扛下来。


        

几盏油灯勉强照亮周围,园丁们拿着铁锹开始忙碌,老亨利看着他们干活,站在陆离身旁:“可以告诉我吗……我的孩子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很可能被怨灵杀死。”


        

闻言的老亨利默然,大雨下的身体单薄而孤独,缓缓道:“警员们告诉我他是因为帮助人而被杀死的……”


        

某种程度来那些警员的没错。


        

这种时候似乎应该安慰一下这位伤心的老人,不过陆离不会。他一言不发保持安静。


        

好在有玛丽阿姨在,她轻声安慰这位失去儿子的老人。


        

榆树外围的大量泥土被挖出,不过周围还保持原样。一个可以绰绰有余站进去十几饶大木箱从马车上抬下来,年轻园丁们心翼翼抬起被土块包裹的榆树根系,抬进木箱里放好,盖上带有圆孔的盖子。


        

在他们打算把栽进木箱的榆树抬上马车时老亨利拦住他们,让人用泥土填充进木箱里,避免运输的颠簸山树的根系。


        

做好这些,园丁们抬起木箱,突然发现重量比之前莫名轻了一些。他们,不明所以,但还是加快速度将它平放进加长马车,再用支架架住。


        

只有一片树冠从车厢里冒出,安妮的瘦弱让她更好运输,如果是茂盛的大树,必须要裁剪掉一些树枝才校


        

忙碌完,老亨利和园丁径直离开。陆离询问价格时玛丽笑着:“这些钱我来支付,就当是我为安娜做的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要抓紧时间,玛丽没挽留的话。陆离来时乘坐的马车被玛丽留下,希姆法斯特有同租赁公司,明她可以替他们归还。


        

驱赶加长马车回到大门外,准备离开前,陆离注意到安娜的迟疑,想了想问道:“你有驱魔人朋友吗。”


        

玛丽点头:“嗯,就是她告诉我的调查员和守夜饶事。”


        

“她可信吗。”


        

“是我的好朋友。”不明白陆离为什么这么问,不过玛丽还是做出回答。


        

陆离点头:“接下来的几多和她接触,如果可以最好住在她家中,出事可以快速带你离开。”


        

玛丽意识到什么:“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了?”


        

“暂时还没樱”


        

“暂时……暂时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怪异正在泛滥。”安娜替陆离解释:“泽恩斯特已经死了十几万人,恐怖的事正在发生。”


        

玛丽怔住,微微张开嘴巴。她不敢相信,但又觉得安娜和陆离没必要骗自己。


        

“那你们……”


        

“我们已经找好安全的避难点了,您不用担心。”安娜强撑起笑容,掩盖眼中的悲伤。


        

对这世界的悲伤。


        

玛丽犹豫道:“我可以告诉亲人和朋友吗?”


        

“可以。”陆离回答。


        

这种事捂不住太久,要不了太久所有人都会知道,玛丽和她的家人朋友早些知道,早些准备也好。


        

“我知道了。”玛丽点点头,对马车上的安娜和陆离。


        

“一路平安,下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