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五十一.怪异之雾来临
夜间

五十一.怪异之雾来临

        

啪嗒——啪嗒——


        

粘稠地滴落声闯入缓缓醒来的意识。


        

睁开眼眸,手边油灯散发着微弱光芒,保护陆离不被黑暗侵袭。


        

光与暗的分界线,一道虚幻的白裙身影飘浮着,冷漠眼眸深处存留一抹关心。


        

重回船舱的陆离坐在餐厅吧台前的圆凳上,按照安娜所说,他没有任何征兆的突兀出现在那里。


        

“都结束了?”安娜问。


        

“嗯,回去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拿起飘浮的油灯,陆离走到曾经出现地下舱门的烂肉堆边。舱门打开,不过和第一次的壁橱一样,木板下只是普通的储藏室。


        

忽然之间,一抹残影从储藏室里窜出,安娜阻挡之前便没入陆离眉心。


        

“别紧张。”


        

安娜气息躁动时,陆离安抚她的情绪:“还记得我说过第一次时的触须吗,这是第二次的肉块。”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陆离平静地仿佛肉块没入的不是他的身体。


        

“会有隐患吗?”飞舞的发丝渐渐落下,安娜说道。


        

“这是必经之路。”


        

三个考验已过其二,第三个考验很大可能会出现在“眼球”这一载体上。


        

而到那时,无论考验本身想告诉陆离什么,无论理查德有什么阴谋,都将完整呈现。


        

不过也有另一种更快捷的路径:抓到理查德。


        

没有在船舱逗留的必要,陆离和安娜往甲板上走去。


        

“过去了多久。”


        

“十几分钟。”


        

外界时间流逝与陆离的感觉相近,不过第一次陆离在床上躺了一整夜……


        

或许那时是真的睡着了。


        

回到甲板上,远处的贝尔法斯特如同素描画里的城市,被铅色线条笼罩。


        

阴沉天空与落下的细雨让陆离有些恍如隔世。


        

塔风城……


        

全大陆地图在侦探社的行李箱里,回去后可以查一查它是否真实存在于主眷大陆。


        

陆离想知道这段经历的故事是真实发生,还是只是虚幻空间里的幻觉。


        

不过无论哪种,都意味着它可能是发生在很久之前——那时光芒不曾被无法散去的云翳笼罩。


        

小型客轮被锚定于海面上,他们来时的小木船早就消失无踪。


        

不过客轮上的救生船可以拿来乘坐,只是陆离要回到海岸边,注定不能像来时那么张扬肆意。


        

“它留在这?”安娜问道。


        

“上岸后联系联合组织处理。”陆离回答。


        

尽管麻烦已经解决,但不能放任这艘载满尸体和烂肉的船停留在贝尔法斯特几海里外的海面上。


        

“嗯。”


        

安娜把救生船丢入海面,抱着陆离落上救生船,控制力量,让小木船以一种并不突兀的力量向海岸驶去。不过如果有附近船只的船员乘客用望远镜观察,就会看到这条小木船上的人影并没有划桨。


        

……


        

下午四点三十,躁动正在港口上酝酿。


        

昏暗的海面剩下零星未离开的船只,通往罗德斯特港的木桥已被封闭,黑色制服身影穿行其中。


        

有什么事情发生,港口的人群骚动着,吵闹声混杂着汽笛声远远回荡。


        

大片警员正在疏散沿岸街道的民众,并在驱离沙滩上的游人。


        

一条救生船冲上沙滩,滑行两三米,搁浅在深色沙砾上。


        

提着油灯的陆离迈下木船,望向不远处。


        

几十米外,三名警员正在向这边走来。


        

陆离迎向他们,在警员开口前说道:“月牙湾三海里左右位置有一条抛锚的客轮,先前怪异杀死了船上的所有人,怪异己经被我消灭了,你们联系联合组织的人去收尾。”


        

略作停顿,陆离补充道:“以防万一,提防可能会造成理智值污染。”


        

“我……我知道了,请问您的身份……?”警员磕绊地问道。不知缘由,他们看起来似乎很紧张。


        

“高级调查员陆离。”陆离取出调查员徽章,询问道:“港口发生了什么?”


        

“是怪异疫病……”警员下意识回答,又更具体的说道:“一种奇怪的疫病正在港口蔓延,已经感染了好多人,您的同事正在处理。”


        

陆离点了点头:“你们怎么了?”


        

那双幽黑眼眸下谎言无所遁形,警员有些别扭地说道:“不知为什么,但待在您周围感觉很放松……”


        

三名警员无法形容那种感受,但就像是寒冬褪去,温暖的春风吹拂般的感觉。


        

“是曙光增加的生机……”安娜在耳畔低语。


        

陆离没说什么,和警员道别,走向海岸街道。


        

目前来看,增加的生机并没有显露明显的好处,只有明显的坏处——旺盛的生机会让陆离如同黑暗中的萤火,即便相隔甚远也会一眼望见。


        

对人,也对怪物。


        

在沙滩留下一行足迹,陆离回到街道。


        

肃穆冷清的街道上只剩下维持的警员和远离的零星身影。


        

抬头望向山顶,延绵建筑的尽头,阴沉乌云被云后落日染成暗黄色。


        

天快黑了。


        

取回寄存在商铺的马车,陆离牵起缰绳,往最后一条垂下的血色触须驶去。


        

如果它的宿主是“眼珠”,陆离会迎来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考验。


        

随着离开沿岸街道,街道上的人气渐渐恢复为热闹。


        

马车行驶在民众往来的街道,但某一时刻,骚动再一次从远处传来。


        

马车或着蒸汽马车行驶在道路中间,工作人员高喊着,声音扩散出半个街区。


        

“所有人天黑前必须躲入家中,点亮三盏以上光源,怪异之雾将在天黑后笼罩城市!”


        

“民众尽快躲入拥有光源的安全房屋,怪异之雾正从海面涌来!”


        

“全都回家!点燃所有油灯壁炉,怪异之物即将到来!”


        

街道上先前有序的民众们变得慌张,喧嚣着,往各自家中涌去,街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冷清。


        

陆离勒停马匹,棕马停在通往不同街区的十字路口前。


        

其他街区上空也在回荡政府人员的公告,组成令人不安的内容。


        

抬头望向西边天空,云层颜色已经变得晦暗。离天黑不到半小时,他们无法在天黑前到达下一处血色触须。


        

思索几秒,陆离拉起缰绳。


        

马车原地掉头,往侦探社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