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五十八.独自行动的诱饵
夜间

五十八.独自行动的诱饵

        

“嗯。”


        

这次安娜不打算弄得那么血腥,只是扭断它的头颅。


        

随着颈骨分离,被禁锢半空发出扭曲嘶吼的被感染者停止发生变化。


        

瑞秋环视一圈其他人:“这间帐篷应该没有了,我们去下一间看看。”


        

离开帐篷,安娜顺手将被感染者抛入沙滩上的火堆。


        

轰——


        

火星溅起,烈焰烧烬这具早已没了灵魂的躯壳。


        

瑞秋和杰拉德带领陆离在这片海岸上的营区转了一圈,又在收敛存放死者的帐篷里发现一只感染者,也是最后一只。


        

“还好你过来了,不然这里大部分人都难逃一死。”副市长杰拉德后怕道,这片安置伤者的区域只有几名驱魔人带领警员看守,如果人脓在这里出现,或许不会扩散到城市里,但伤者绝对死路一条。


        

安娜始终保持沉默,就要扭断被感染者的头颅。


        

“等等!请等一下!”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焦急的叫喊声忽然远处传来,一道身影正快速跑向他们,喘息喊道:“等一等,可以把它交给我研究吗!”


        

“你是谁?”杰拉德皱眉问向跑来的身影。


        

“我……呼……我是布拉德劳大学的老师,曼斯菲尔德·尤金,是驱魔人联合组织邀请来研究这些怪物的学者之一。”


        

身影焦急地去取怀里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但摸索半天都没找到,想到可能是跑来时跌的那跤弄掉了,又要回去去找。


        

“我知道你尤金。”瑞秋这时叫住他,对陆离和杰拉德说:“他是我们邀请来帮忙的。”


        

“瑞秋女士?能在这里看到熟人真是太好了。”


        

尤金表现得向大部分人认知里的学者那样,偏执,怪异,以及一些神经质。


        

“你想要被感染者的尸体?”陆离问道。


        

“没错!”尤金推动鼻梁,仿佛那里有一个眼镜在。“一个正在转化的被感染者能帮助我们更加了解这种疫病。”


        

以及对未知的狂热。


        

副市长杰拉德这时出声说道:“曼斯菲尔德·尤金,我并无对你们的恶意,正相反我很感激你们提供的人脓的详细资料,但你要知道一只活的被感染者隐患有多大。作为贝尔法斯特副市长杰拉德,我不允许有任何危害到她的行为!”


        

说到最后,副市长杰拉德的语气渐渐变得严厉。


        

作为一名学者,尤金不善与人争辩,尤其是与一名政客,他只能想出自认为最能打动的点:“这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我们只是想研究这种疫病,说不定能找到解——”


        

“安娜,扭断脖子送进火堆吧。”陆离忽然偏头说道。


        

尤金出现后陆离就在思考。


        

知识是人类的力量。


        

陆离比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与大多数人对未知的讳莫如深不同,某种程度来说,陆离的思维与这些学者一致——


        

但这种行为注定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没有无菌环境,没有防护服的早期工业萌芽时期,接触疫病代表着成为疫病。


        

这么做没有意义,因为比这次疫病更恐怖,更能迅速夺取人们性命的未知太多了。


        

尤金不含掩饰地露出浓郁的失望。


        

了解陆离一部分性格的瑞秋这时说道:“他的做法是对的,那些简陋的装备不可能让你们近距离观察人脓的转变。”


        

尤金最后还是带着遗憾被警员送离了沙滩。或许因为对知识缺乏探索的普通人,或许是认识到这么做的确没有意义。


        

火堆里的被感染者已经燃烧殆尽,陆离等人原路返回,杰拉德略该遗憾地说:“看来陆离先生没办法帮助我们了,如果你出现在港口里那些怪物会暴动的。”


        

“不,换个思维。”瑞秋摇晃手指,与杰拉德的想法恰恰相反,她觉得陆离的作用很大,眼角的泪痣让她的目光多出一抹意味深长:“或许陆离调查员可以当做诱饵吸引它们。”


        

阴冷地气息弥漫而出,让除了陆离的两人生起寒意。


        

“别紧张怨灵小姐,我没有恶意,这个计划也不会让你的陆离受伤,基本上。”瑞秋解释道,继续说:“直觉告诉我你能吸引人脓和你周围那股令人舒适的气息有关,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出现让我们消灭人脓变得可能。”


        

“什么办法!”杰拉德失去镇定,焦急地询问,某种程度上与之前被他拒绝的学者尤金很像。


        

“有一艘货船停靠在罗德斯特港,里面装载上万磅的煤油和其他物资。它们被点燃足以让这艘货船烧到天亮。如果人脓都在这条船上,惧怕火焰的它们会在几秒间变成灰烬。”


        

杰拉德呢喃着,看向陆离:“我们正好有能吸引它们的人……”


        

陆离对提议不置可否,只是询问其中的漏洞:“它们不会污染海水?”


        

作为货船,甲板空间有限。上千只人脓涌上货船必然会有一些被挤下水。


        

“被海水稀释过就没事了。”瑞秋回答。“不用担心它们还会活着,人脓也会呼吸,落入水里它们同样会死。”


        

放任这些疫病源头落入海水不是个负责任的计划,但这是当前能让贝尔法斯特快速恢复安全的最有效办法了——而且港口失陷已经几个小时,期间跌入海水的人脓必然有许多。


        

在海水已经被污染的情况下,继续增加污染似乎也变得可以接受。


        

从海滩回到街道上,瑞秋和杰拉德告诉陆离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们会让现有三分之二可以和人脓战斗的驱魔人护送陆离进入港口,来到那艘船上,将货舱里的煤油打破,然后在船上挤满人脓时点燃煤油,他们再乘坐救生船离开。


        

“不用这么麻烦,告诉我货船在哪个位置。”


        

陆离有更安全简单的办法。


        

“你确定?”


        

“嗯。”


        

瑞秋没问陆离想怎么做,她让联合组织成员把货船船员带来,告诉陆离那条货船停留在哪里。


        

帮手,不需要。鸟嘴面具,不需要。


        

陆离只带上两盏油灯,和一个用来点燃煤油的火把。


        

不过离开前,瑞秋将一件东西交给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