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十九.新灾祸和鼹鼠
夜间

十九.新灾祸和鼹鼠

        

哗啦——


        

陆离带着滴淌的热水迈出木桶,拿起干燥毛巾擦拭身体,穿上二十四年前的长裤。


        

它差不多要寿终就寝了,地底经历让长裤严重磨损。


        

“有匕首吗。”陆离说道。


        

卡特琳娜解下腰间短刀,抛给陆离。


        

拔出短刀,肮脏皮质刀鞘里的刀刃意外的锋利干净。简单用水桶热水涮洗刀刃,陆离拿起它细心刮去胡须。


        

刮掉胡茬,陆离洗涮短刀收回刀鞘,还给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轻佻地吹了声口哨,打量陆离棱角分明的身躯和面庞,还有那双充满吸引力的深渊般的眼眸:“我该在你昏迷时做些什么的。”


        

陆离未作理睬。


        

卡特琳娜坐在单人床里,倚靠着单薄墙壁继续欣赏,忽然醒悟什么站起来:“不行,你不能这样……就连贵族看起来也没这么干净,被发现倒霉的是我……还有你。”


        

卡特琳娜短暂离开房间,回来时手上捧着一把恶臭淤泥。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把它抹在脸上。”


        

散发骚臭与微弱酒精味的淤泥让陆离能够想到卡特琳娜从何处挖来的它。


        

“太刻意了。”陆离拒绝道:“给我找件黑袍。”


        

卡特琳娜想了想:“你说的是对的。”


        

没人是蠢货,故意涂抹还是本身脏兮兮很容易看出来,尤其在流浪者酒馆。


        

卡特琳娜打开窗户,甩出去淤泥,下方街道传来的叫骂声被阻隔在关闭的窗外。


        

回到水桶边洗手,只想涮一涮污泥的卡特琳娜触碰热水,忽然改变了想法,湿漉漉的手掌脱去皮甲。


        

陆离移开目光,重新望向天空。


        

身后响起一阵洗漱声,褪去最后衣服的卡特琳娜迈入木桶,发出舒适的低吟。


        

“我都快忘了上次洗热水澡是什么时候……”


        

陆离静静望着岩浆火环,它存在于南边天机,无论方向还是轮廓,都似乎与曾经高挂空中的黑环一致。


        

天空异变是否和那黑环有关?


        

观察了几分钟,陆离垂下眼眸,落向产生变化的下方街道。


        

行走的路人靠向道路两旁,尊敬垂首。


        

六名披着黑袍,胸口镶嵌无法辨认图案徽章的信徒抬着辇架,排成两列蠕动经过。


        

“螳戈镇的神灵是什么模样。”陆离头也不回问。


        

“没人知道。”


        

身后响起卡特琳娜的回复和哗啦水声。


        

“神灵名讳和模样是个秘密。”


        

“没有雕像?”


        

“螳戈镇没有。神灵的样子肯定有人见过,但名讳只有信徒知道。”卡特琳娜说。


        

“那人们叫祂什么?”


        

“螳戈镇神灵,或是螳戈。”卡特琳娜耸了耸水面上的肩膀。“你看到什么了吗?”


        

“六名螳戈信徒抬着木架走过。”


        

“教徒在示警,灾祸要来了。”


        

木桶里水声变得嘈杂,卡特琳娜不再不紧不慢地享受热水。


        

“灾祸?”


        

“窃光贼,寂静时分,雾潮什么的。”


        

“窃光贼和雾潮是什么。”寂静时分陆离已经知道了:持续半天的可怕灾祸。


        

“曾经的它们你一定熟悉。”卡特琳娜回头说,但只看到边缘披着微光的陆离背影。“盗火之影和怪异之雾。”


        

“盗火之影成了灾祸?”


        

“嗯,在十几年前。”卡特琳娜随后告诉陆离盗火之影,或者说窃光贼的能力。


        

盗窃天上的光。


        

当窃光贼出现,天不再明亮,世界将被永夜笼罩,直到离去。


        

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最久一次是七年前的十四天——整个世界在黑暗逗留了两个星期。


        

“现在天还没亮,所以可能是寂静时分或者雾潮。”


        

卡特琳娜说,在陆离问之前说出雾潮来历。


        

雾潮即是怪异之雾,但比平时的怪异之雾更汹涌,如潮汐般每隔半个月或是一个月到来。


        

即使城镇也无法抵挡雾潮,所以当雾潮来临,城镇也会被怪异之雾笼罩。


        

“对了,寂静时分已经没你那时可怕了。它现在只会杀死说话的人。”


        

寂静时分到来,人们不必再压抑声音,只要不说话就不会有事。


        

“其他灾祸有变化吗?”陆离问。


        

“无光之夜和植物灾祸?还是老样子。”水声陡然清晰,陆离身后的卡特琳娜迈出木桶,擦干身体,窸窣响起穿上皮甲声。


        

洗完后的卡特琳娜没有变化——她没把脸洗干净。


        

按照卡特琳娜的说法,适当保持肮脏会让她看上去像个不好接触的猎人。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停在门外。卡特琳娜以为是鼹鼠到了,但门外只站着被刺鼻香水包裹的四条腿女人。卡特琳娜毫不留情地将她赶走,又等待几分钟鼹鼠才来。


        

开门前卡特琳娜低声体型陆离不要歧视鼹鼠的体型——他会生气。


        

鼹鼠是个身材低矮的男性,看起来像是十几岁的男孩,但其实是难以长高的侏儒。他套着肮脏的皮甲,声音像是马戏团扮演小丑的演员,尖锐而滑稽。


        

这幅形象形象让鼹鼠天然让人难以戒备,这也是他成为贩卖情报的猎人而不是卡特琳娜这样的猎人的原因。


        

陆离保持安静,注视着鼹鼠。


        

除了侏儒外表,他的左眼发生畸变。


        

除了原本眼珠,左眼眼眶内拥挤着十几颗从珍珠大小到沙砾般细小的眼珠。它们相互挤压变形,头皮发麻地存在于眼眶。


        

似乎是巧合或其他,螳戈镇里有许多畸形眼珠的人。比如卡特琳娜,鬣狗老皮特,还有面前的鼹鼠。


        

“我想知道几年前避难所人现在在哪。”卡特琳娜直接问道。


        

“15先令。”


        

鼹鼠的开价方式让陆离想到商人。


        

“这不值15先令!”卡特琳娜面庞浮现怒意。


        

“蜂刺,我的情报一向物有所值。”鼹鼠只是回答。


        

前几次的合作让卡特琳娜压下对昂贵代价的怒火:“如果它真的值15先令,我会给你的。”


        

“他们在维纳不冻港。”


        

“等等……维纳不冻港?不是在午夜城吗!”


        

鼹鼠用那滑稽的尖锐声音回答:“午夜城教会和贵族没那么重视纯种人类,维纳不冻港不同,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归末日前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