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二十.路线图与少女之影踪迹
夜间

二十.路线图与少女之影踪迹

        

避难所居民被送去了维纳不冻港


        

这个消息对卡特琳娜来说糟透了。


        

荒野充斥危险,最优秀的猎人也不会频繁在“孤岛”间航行。前往同在幽暗原野的午夜城卡特琳娜勉强能做到。


        

但去另一个大陆?


        

在被怪异占据的荒野前行,离开幽暗原野,横跨碎片深渊与世界沟壑,再航行过下沉之海,抵达维纳不冻港——


        

每个人都有一些梦想,或成为居民,或衣食无忧,或前往憧憬之地。


        

维纳不冻港显然是卡特琳娜向往的地方,她希望有朝一日能亲眼看见那座闻名怪异时代的港口城市——但这些仅限想象


        

横跨大陆前往维纳不冻港超过卡特琳娜的能力,就算是去幽暗原野上螳戈镇的附近小镇,也是一件需要下定决心的事。


        

做好消逝在漫漫荒野的准备。


        

卡特琳娜似乎被心事缠绕,不再言语。


        

旁听的陆离这时开口:“有地图吗?”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他还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当然。”鼹鼠挤出笑容,关于地图的交易都是大价钱:“你想要哪里的地图?螳戈镇的,午夜城的,附近小镇的,还是幽暗原野?”


        

“标注了危险区域的地图很贵。”卡特琳娜提醒陆离。


        

“那就换成信息。”


        

陆离需要的和卡特琳娜与鼹鼠想象的不同。


        

“这是荒芜之地的轮廓。”陆离沾了些木桶水在餐桌上画出简陋地图轮廓,抬眸注视鼹鼠:“螳戈镇在哪?”


        

“2先令……”鼹鼠报价,如果换成慷慨大方的情报猎人说不定会免费赠送这条情报.叹着气踮起脚,用萝卜般的粗短手指点向地图西部位置:“我们在这儿。”


        

旧河道平原,陆离坠入深渊的地区。


        

“这里是哪?”


        

陆离指向离螳戈镇手掌宽距离的一处地方。


        

鼹鼠情绪振奋了一些:“4先令……那里是静寂边缘,寂静时分灾祸所在地。”


        

它还在那里。


        

陆离想知道为什么没人去解决寂静时分,但会暴露身份,恢复沉默。


        

“给我一份去午夜城的路线图,不要地图。”


        

卡特琳娜开口。


        

尽管地图更详细,但也更贵。


        

她打算先去午夜城碰碰运气,说不定教会或贵族会对陆离感兴趣。


        

螳戈镇不够大,而且许多人知道她,难以隐匿消息。


        

“25先令,不过我要先看到钱。”大额交易让鼹鼠放弃先货后款。


        

“当然……”卡特琳娜一脸肉疼回答,翻出皮甲里的先令数出25先令给他。


        

如果去黑市巷买路线图,价格也许能压缩到十几先令。但黑市里许多情报都无法考究,不可信任,要冒很大危险,与之相比,情报猎人尽管更贵,但也更可信些。


        

毕竟没人会出卖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人。


        

陆离注视着,如果他身上的几百先令没有被水撕碎,现在可以很轻易地奢侈一回。


        

鼹鼠收下钱,心满意足地为卡特琳娜绘制一副路线图。


        

“有什么要求?最短路线,还是最安全路线?”


        

“又安全又短。”


        

“当然……当然……”


        

房间里只剩下呼吸声与沙沙画图声。


        

还有门外走廊上再次响起的高亢叫喊。


        

“好了,我保证这是去午夜城最安全的路。”


        

鼹鼠将路线图递给卡特琳娜,然后碎碎念道:“这条路线能帮你们避开路上的食尸鬼巢穴和尖叫走廊,到鬼怪镇后进旧下水道,走到尽头就是午夜城了。”


        

“旧下水道?”卡特琳娜眼神充满对鼹鼠的不信任。“那里到处都是异人和畸变者,你觉得这很安全?”


        

“总比地面安全。”鼹鼠回答,用一种怀疑目光大陆卡特琳娜。“你不会不知道午夜城东部盘踞了一群飞天耶格?”


        

“我当然知道。”卡特琳娜立刻回答,打消鼹鼠想将这条消息再收一次钱的主意。


        

“该死,你果然不知道。”鼹鼠懊恼抱怨。


        

鼹鼠身体上的畸形显然没影响到他的智慧,这位侏儒情报猎人只用了也许一文不值的消息和一点小手段就让卡特琳娜不再肉疼于路线图。


        

“我想问个问题。”陆离这时开口。


        

“什么?”离去的肉疼感重新浮现卡特琳娜内心。“我没剩下太多钱了……”


        

猎人很难攒下钱,也通常不会攒下钱。


        

“这很重要。”陆离只是说。


        

“多重要?”


        

陆离略微沉默后说:“我的家人。”


        

“如果价格不会太高的话。”卡特琳娜只好说。


        

“不用,也许我能够支付。”陆离回答,取出那枚多边形哑光石块展示给鼹鼠:“它是怪异货币吗。”


        

鼹鼠左眼眼眶里的十几颗眼珠密集颤动,挤压着变换位置,伸出粗短手掌就要拿走它,又被卡特琳娜突然抢走。


        

“180先令!不……我给你200先令!”鼹鼠激动地说。“只要把它卖给我!”


        

“我有先令买消息。”鼹鼠的话让卡特琳娜更不舍得花这枚珍贵货币。


        

“230先令!”


        

“你再讨要我消息也不会买了。”卡特琳娜道。


        

鼹鼠只好压下对怪异货币的渴望,不甘说:“你想要什么?”


        

话音落下,窗外忽然响起教堂钟声。


        

走廊上的高亢叫声也在一瞬间消失。


        

教堂钟声持续几秒后不再响起。


        

“是寂静时分,真糟糕。”卡特琳娜低声抱怨,对陆离说:“快点问,时间不多了。”


        

陆离看着鼹鼠,问道:“你知道恶灵少女之影吗?”


        

“少女之影?”


        

鼹鼠仔细思索了一阵,眼眶里的十几只眼珠突然一同看向陆离:“我想起来了……15先令。”


        

卡特琳娜痛苦神色中陆离颔首,表示接受这个价格。


        

“主眷大陆流传一句谚语。”鼹鼠回忆着那句谚语,尖锐着嗓音说出:“在希勒维格山脉,没人可以杀猫。”


        

“为什么?”


        

与此同时,淡去的教堂钟声第二次回荡教堂上空。


        

鼹鼠望了眼窗外,摇头拒绝:“寂静时分来了,下次再说。”


        

寂静时分允许发出声音,又不允许发出声音。


        

钟声消失,整座小镇陡然陷入一种古怪的寂静。


        

一切声音照旧响起,只有说话声消失的寂静。


        

陆离手指沾了些水,再桌上写到。


        

“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