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六十一.祝福的诅咒
夜间

六十一.祝福的诅咒

        

沙沙——


        

潮湿地下室里,晦暗油灯前,形如枯骨的男人抓着鹅毛笔,趴在书桌上书写着。


        

一团涌动的灰雾涌动在男人身后,等待书写完的那刻到来。


        

笔记被翻到最后一页,一切接近尾声。


        

终于,蓬头垢面的男人松开鹅毛笔,落下的鹅毛笔笔尖砸在晦涩文字的结尾,犹如画上句号。


        

男人抬起头颅,发丝间显露布满血丝的眼珠。


        

“按照约定,我完成了。”沙哑低语响起着,他颤抖的双手托着笔记,献上那团灰雾;“大人要求的性格,身份,故事……”


        

涌动的灰雾分裂出一片雾霭,犹如手臂接过笔记,翻开扉页。


        

灰雾存在静静阅读着,然后,一片雾霭在面前组成与笔记里同源的文字。


        

男人带着恳求低语:“我的妻子……”


        

雾霭破碎,重新组合,拼凑成简短内容。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男人枯瘦得颧骨凸出的脸庞流露放松,伸手触向桌案上的油灯。


        

灰雾与笔记悄然消失,仿佛不曾存在过。


        

也许是故意,也许是无意,他颤抖手掌碰倒了油灯,灯油流淌,火芯沿着浸湿的草稿燃烧。


        

地下室陡然亮起驱散污秽的耀眼光芒。


        

男人眼瞳深处的微弱光点澌灭。


        

……


        

“爸爸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


        

街巷上,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抬头问道。


        

“他要思考工作上的事……”母亲轻声说,围巾外露出的眼睛带着担忧。


        

丈夫昨天说要为一位大人物写一本关于驱魔人的小说,然后就把自己锁在了地下室,可他连字都不认识。


        

正在想着,围巾遮掩的眼窝裂口忽然发痒蠕动。


        

母亲下意识伸手触碰,但那条每次触碰都会令她悲伤落泪的裂口愈合了。


        

可怎么会……


        

母亲失神时,裂口消失的皮肤继续蠕动着。


        

一颗肉芽钻出皮肤。


        

“不……”


        

围巾下的脸颊水面般鼓动着,母亲松开儿子的手掌,惊慌向前跑去。


        

“不要跟着我!”


        

母亲急匆匆留下一句话,跌跌撞撞远离孩子。


        

树杈般的肉芽钻出衣服,相互挤压纠缠,吞噬跑动的人影,变成一团恶心臃肿,不断增长的肉团。


        

附近人们四散逃窜,远离这团停留街道中间的蠕动肉块。


        

“妈妈……”


        

逃离的人们从小男孩身边走过,他怔怔看着那团失去轮廓的肉团,带着哭腔一遍遍喊着母亲名字一边走过去。


        

空旷街道上只剩小男孩与肉团。


        

两道人影忽然从路边商铺里冲出,一位同样棕发的青年抱起小男孩远离肉团,他的同伴挽起袖袍,缠绕墨绿色藤曼的手掌朝向肉团,张开毒蛇般的裂口,喷出腐蚀性的墨绿色黏液落在肉团上。


        

生长的肉团犹如心脏般骤然收缩,黏液嗤嗤升腾起有毒气体,腐蚀着肉团,但没维持太久,稀释的毒液不再继续腐蚀肉团,肉团恢复膨胀生长——


        

“怪异拥有强大的愈合力和生长力。”


        

喷涌毒液的少女说。


        

她和青年胸前各自佩戴克莱恩斯大学的杖形徽章与盾形徽章。


        

抱着小男孩的棕发青年观察着:“它没攻击人……莱娜,你留下削减它的体型,我去联系骑士团。”


        

“嗯。”


        

青年点头,抱着孩子动作矫健地离开街道。


        

小男孩望着街道上的肉团,怔怔伸出手臂。


        

“妈妈……”


        

此时,少女第二次喷出毒液。


        

墨绿色的毒液沾染上肉团,让它再次收缩。


        

但肉团并未反击,也未离开,仿佛是一团无意识的肉团。


        

而只有沾染黏液时的收缩,与从肉团内传出地若隐若现的惨嚎,才能证明它拥有痛感……


        

……


        

【虽然驱魔人耶纳德·马修斯阁下没有驱魔人陆离阁下那样的伟大举动,但他同样令人尊敬,因为我们脚下的午夜城就是他们所建立的。】


        

【我们期盼见到怪异时代最后两位驱魔人相见的那刻到来。】


        

哗啦——


        

陆离放下报纸。


        

罗伦斯院长向陆离解释:“耶纳德·马修斯阁下在午夜城还是午夜镇时就在这里了,他是午夜城的元老,也与这些权贵相熟。”


        

“他看上去很年轻。”


        

报纸照片上是一位三十几岁的金发男人。


        

罗伦斯院长回答:“也许和您一样,十几年的时光没有在他身上流逝。”


        

“不是件坏事。”


        

陆离评价关于驱魔人耶纳德·马修斯的归来。


        

可惜他不认识这个人,也没听过。


        

“当然,只是……”罗伦斯院长无奈叹气,感觉一切都糟了起来。“如果他能晚几天回来就更好了。”


        

耶纳德·马修斯同样也是英雄,而且还是午夜城的建立者之一。


        

一些人眼中,他比陆离的功绩更高,意义也更大。


        

就像是,陆离是传说中拯救世界的英雄,而耶纳德·马修斯是从家乡走出的勇者。他天然与午夜城不具有隔阂,更让人想亲近。


        

“您的关注会被分去许多。”罗伦斯院长说。“我想明晚市政厅的聚会一定也会邀请耶纳德·马修斯阁下。”


        

还好这两天时间罗伦斯院长做了一些事。


        

“明天上午蒙大利剧院将演出您的传奇历程,他们希望您能前往观看。”


        

旁观者的角度看一遍曾经发生的事?


        

“可以。”陆离没有拒绝。


        

晚餐送来后罗伦斯院长离开,只剩下陆离和卡特琳娜,还有钻出黑布的普修斯。


        

“陆离先生,可以和我说说您的故事吗?”


        

普修斯真的很喜欢故事,他看过许多书。而现在,一个故事的主角就站在他面前。


        

“你可以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剧院。”卡特琳娜掰下烧鸡一只大腿,不在意形象地大口吃着。


        

“可以吗?!”普修斯惊喜看向陆离。


        

“罗伦斯院长同意的话。”陆离说。


        

夜幕降临,巨树上亮起星辰般的光点,它的存在带来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就像罗伦斯院长说的,市政厅的招待晚会还是邀请了耶纳德·马修斯,这让晚会更受期待的同时,不可避免的让陆离的关注少了一部分。


        

与此同时,陆离曾提出的要求也完成了一项。


        

“一份优质粘土,你可以带回鬼怪镇。”


        

装满粘土的罐子放在桌上,陆离唤出大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