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六十三.演出落幕
夜间

六十三.演出落幕

        

以“陆离的传奇经历”和“陆离到来观看”为噱头,这场演出蒙大利剧院到来许多贵族富商。


        

佐证是平民难以承担的昂贵票价。


        

但比起剧目本身,他们对陆离的兴趣更大。想要单独见上一面的诉求传到蒙大利剧院老板耳中,又被他带到刚刚抵达剧院的陆离等人面前。


        

陆离不出意外地拒绝了提议。感到遗憾的剧院老板将他们带到二层包厢。


        

深红帷幕遮挡的舞台与近乎坐满的一层大厅一览无余。


        

罗伦斯院长没有留下,和剧院老板一起离开。


        

离演出开始还有二十分钟。


        

等待间隙,套房外响起一阵吵闹声。


        

“让我进去!驱魔人先生一定在里面!求求你们,我有很重要的事!”


        

一位年轻人被守卫抓住,带离门前,正挣扎着喊道。


        

被惊动的众人走出包厢。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怎么了。”


        

守卫们因陆离的声音停下。


        

“您是驱魔人先生吗!”


        

穿着不像平民的年轻人对陆离祈求道:“求你救救我的哥哥……他失踪了!”


        

“什么时候。”


        

“七年前……”年轻人垂下脑袋,又猛地抬起:“我无数次梦到他,哥哥一直在和我说他被困在某个地方,希望我能去救他……”


        

“为什么你不去?”


        

卡特琳娜问道。她穿着斗篷,还是不能习惯裙子。


        

“其他教会的人说怪异在引诱我,哥哥已经死了……驱魔人先生,您也这么认为吗?”


        

“他们应该是对的。”


        

年轻人最后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他见到了驱魔人,但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其实陆离先生您可以骗他,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回到套间,坐在陆离脚边的普修斯说。


        

“他才不会那么做。”卡特琳娜和陆离相处的更久些,知道这家伙有多直接。


        

演出即将开始,随着时间临近,大厅逐渐变得安静。


        

帷幕缓缓拉开。


        

盛大演出开场。


        

一位戴着黑色假发套的英俊青年站穿着浮夸,鲜艳的舞台剧服装,站在舞台中央的木船上。


        

他扮演陆离。


        

只是与陆离的内敛与平静不同,舞台剧演员充斥阳光与高调,仿佛童话里的王子或勇者,充满正义,不畏强权,坚定信念。


        

“陆离”用一种正常人绝不会那么说的语气,宣誓一定要解决第三灾祸。


        

踏上征途,一位披着黑袍的女性同伴跟随着他。传闻里,跟在陆离身边的并不是同一个人,但在舞台剧上,她们被捏合成一个人。


        

一个苦涩的巧合。


        

从主眷大陆到荒芜之地,从山猫镇到旋转城,“陆离”历经重重困境,在离开旋转城不久后遭到此行最大麻烦:与同伴的矛盾。


        

矛盾最后以分道扬镳收尾。“陆离”继续征途,黑袍女人隐去。


        

舞台剧的后半段里,“陆离”独自在荒野上行走。华丽服装不再鲜艳。最终,当遍体鳞伤的“陆离”来到寂静之时面前时,人们终于为他松了口气。


        

那是一颗枯死的矮树,最大的枝杈上吊着一只随微风摇晃的身影。


        

“寂静之时,现在——”


        

“陆离”拔出燧发枪,对面前的枯树凛然大喊:“我将宣告你的死期!”


        

嘭!


        

雷鸣般的枪响幕后传出,“陆离”手中燧发枪枪口升腾浓烟。


        

寂静之时惨嚎着退去,“陆离”也无力地倒在地上。


        

“您真的这么说了吗?”普修斯这时抬起头问。


        

“离寂静之时越近,无法发出声音的时间越长。”陆离平静回答。


        

交谈中,舞台的光芒暗下,泥土从头顶机关落下,渐渐掩埋倒下的“陆离”。


        

帷幕缓缓落下。在它即将遮蔽一切之时,一只手掌缓缓伸出泥土。


        

演出结束。


        

淅淅沥沥的掌声响起,最后变得犹如雷鸣。掌声持续着,不曾散去,因为故事的主人翁就在这里。


        

“陆离先生,我……呜……”


        

普修斯更咽着带着哭腔抬起头:“我都不知道原来您付出了这么多……”


        

卡特琳娜的情绪复杂许多。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她对这些美好故事嗤之以鼻,她知道这些是虚假的,不然为什么从未出现在身边?


        

蜷缩在与老鼠为伴的下水道里为什么没有王子到来?被大人们欺负哭喊祈求时为什么没有勇者出现?被猎人们抢走战利品时为什么没有呵斥他们的声音?


        

卡特琳娜在黑暗里逗留了太久,以至于当光明真正出现,她无法直视光明,甚至下意识抵触,质疑它的存在。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


        

叩叩叩——


        

敲门声惊醒卡特琳娜。


        

罗伦斯院长和剧院老板到来。


        

“喜欢您还喜欢这场演出。”


        

客套之后,剧院老板提出一个请求:“后台的演员们希望能和您见一面。”


        

陆离这回没再拒绝,前往后台和演员们相见。


        

每个人都很兴奋,扮演“黑袍女人”的是名不再年轻的女人,但她像是女孩一样欢呼雀跃。一位顶着鸡窝般乱糟糟头发的中年人呢喃着“我写错了”“不该这么写”一类的自言自语。


        

离开后台,他们径直回到马车上,陆离和卡特琳娜普修斯分开。他们返回表象克莱恩斯大学,陆离前往市政厅,准备下午的招待晚会。


        

将要抵达市政厅时马车减缓了速度,许多人围聚在市政厅门外。


        

马车到来让他们蜂拥涌来,又被骑士团阻挡在外面。


        

“陆离先生,请问您觉得午夜城怎么样!”


        

“你是人们的希望!”


        

“陆离先生——”


        

嘈杂喊声在市政厅门口沸腾。


        

“接下来交给你了,陆离阁下。”罗伦斯院长带着期盼说。


        

陆离轻轻点头,迈下马车,平静踏上台阶走入市政厅。


        

等候的接待人员隐隐带着激动,一路带领陆离前往市政厅楼上客房。


        

“索菲·舍斯特伦议员阁下知道您不喜欢热闹,所以不会有人打扰您。”接待人员站在门外,恭敬地说:“他还说如果您需要帮助,请一定不用客气。”


        

这不是一句客套,陆离的身份足够他们为他付出许多。


        

就像他曾为这个世界做的那些。


        

步入客房的陆离黑眸微垂,轻声说。


        

“帮我找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