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六十.油画,第二个
夜间

六十.油画,第二个

        

普修斯的外形让它无法出现在外面。


        

虽然不能回到人类的街道上,但普修斯已经满足现在的一切了。它近似贪婪地坐在窗台上,眺望表象克莱恩斯大学延绵街道。


        

只是他眼中与陆离所见非同一片风景。


        

下午,罗伦斯院长带领一位画师到来。


        

“这位是列侬群岛前宫廷画师卡米拉·巴尔韦德先生,为您绘画肖像画。”


        

罗伦斯院长向窗前为什么盖上灰布的陆离介绍。


        

“陆离阁下您好,您的传闻在我的家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蓄着长络腮胡的邋遢老人左手搭在胸前,尊敬低向陆离行列侬群岛王宫礼仪。


        

因为对第三灾祸的二次远征有列侬群岛参与,他们格外关注那里,也知道陆离独自发起的第三次远征。


        

“很荣幸能亲自为您绘画肖像。”


        

“要很久吗。”陆离蹙眉。


        

他不想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几个小时。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不会太久。列侬群岛宫廷画派很适合快速绘画。先勾勒轮廓,然后填充色彩。”米拉·巴尔韦德画师回答。


        

他让陆离坐在壁炉前的座椅里,往壁炉里填了些无烟加工木柴,让光影会浮现在陆离侧脸上,退回门边放上画架。


        

罗伦斯院长没有离开,边看着画板上浮现的轮廓边向陆离汇报接下来的安排。


        

他将一份名单放在座椅旁的矮桌上,上面写着想见陆离的人,罗伦斯院长已经按照重要性排序。


        

“没关系,您可以拿起来看。”米拉·巴尔韦德画师说。


        

陆离拿起名单,上面写着一长串名字与身份,比如猎人工会,勋爵,古灵精怪阁。


        

“帮我拒绝吧。”陆离放下名单,靠回座椅。


        

“嗯……您不打算见他们吗?”罗伦斯院长试探着问。


        

陆离点头回应。


        

“好吧,我会帮您回绝这些没必要的私人见面……”罗伦斯院长差不多了解了陆离的风格。“市政厅决定明晚举行关于您的招待晚会,最好您可以去。”


        

陆离是晚会的主角,如果他不去晚会就没举办的意义了。


        

“我会去的。”陆离没再拒绝。


        

起码完成了一项任务,罗伦斯院长想到,离开前又想起一件事:“对了,猎人工会希望和卡特琳娜小姐接触。我想他们是想宣传卡特琳娜小姐护送您的事……”


        

“由她做主。”


        

“好的。”


        

罗伦斯院长离开房间,前往隔壁房间通知卡特琳娜。


        

房间里只剩下画笔在画板上涂抹地沙沙声。


        

几分钟过去,平静被打破。


        

砰砰砰砰——


        

专注绘画的米拉·巴尔韦德没有理睬。


        

砰砰砰砰——


        

敲门声很快又一次响起,变得急促了些。


        

米拉·巴尔韦德皱了皱眉,依然没理会门外的人。


        

砰砰砰砰!


        

木门颤动着,吵得米拉·巴尔韦德难以平静心情。


        

“你最好开下,不然她可能会撞开门。”陆离这时说。


        

“当然……”米拉·巴尔韦德无奈叹气,放下画笔打开房门。


        

走廊上,卡特琳娜已经后退出几步,就像陆离说的那样准备撞开门。


        

到那时门后的米拉·巴尔韦德最先遭殃,这幅画可能也要重新画了。


        

卡特琳娜走进房间,米拉·巴尔韦德用重重关门声发泄对她打扰行径的不满,回到画板前继续绘画。


        

“我是不是不该打扰你们?”想要坐到壁炉边的卡特琳娜停住脚步,后知后觉地问。


        

“怎么了。”陆离问。


        

“那个院长刚刚找我,和我说猎人工会想用我宣传的事,我想来问问你。”


        

陆离是她最熟悉的人,也是唯一熟悉的人。陌生环境让她有些不安,而呆在炉里身边能缓解一些。


        

还有窗台上那只鬣狗。


        

“这是你的事。”陆离说。


        

“所以?”卡特琳娜表示没听懂。


        

陆离直接说道:“不介意你说出去,保证真实就好。”


        

卡特琳娜想说什么,看向房间里的第三个人,对陌生人的戒备占据上风。


        

米拉·巴尔韦德这时忽然撕下几缕纸条,卷成一团塞进耳朵。


        

“你可以说了。”


        

陆离视线从米拉·巴尔韦德身上移开。


        

“……其实我不想再当猎人了。”没再穿着绒毛浴袍,又因为裙子会让她觉得自己没穿东西而换成男式衬衫与长裤的卡特琳娜说。“这两天的生活让我很……水居然不是苦涩的,肉居然能烹饪的那么好吃,还有胡萝卜和青叶蔬菜居然是当作食物而不是珍贵药品……”


        

“我就像居住下水道的老鼠忽然跑进一栋房屋里,温暖,食物,安全……那只老鼠只待了两天,就不想再回下水道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就留下。”陆离平静说道:“你很快会得到居民身份和足够衣食无忧的钱。”


        

“……我害怕这些都是假的,都是我在翡翠梦境里的幻觉。”


        

卡特琳娜陷入自我怀疑。


        

但在陆离说什么前,出生起就在为生存而挣扎的卡特琳娜就说服了自己——美好的虚妄幻象总比残酷的糟糕现实要好。


        

卡特琳娜没有“我必须要回到现实”的执念,哪怕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她也能接受,只是她想知道事实。


        

这里是不是翡翠梦境的困惑还要纠缠她一阵。


        

米拉·巴尔韦德画了接近两个小时,在临近傍晚时才画完。


        

画板被他遮上白布,准备带回去用宫廷工艺加工。让它成为一副完美的油画。


        

这幅画陆离与没有离开的卡特琳娜都看过,它足够真实与富有艺术性,但尚未显露油画特有的厚重与历史感。


        

米拉·巴尔韦德抱着画板离开不久,大门外忽然爆发一阵传至房间的喧嚣。


        

围聚在门外的人们大声讨论着什么,带着兴奋和激动,有一些人转身离开。


        

罗伦斯院长很快来到陆离的房间。他没像外面那些人一样兴奋,而是表现出一种从没出现的不安。


        

“怎么了。”


        

罗伦斯院长没有回答,将一份被攥得皱巴巴的报纸递给陆离。


        

上面头版新闻醒目写着:


        

《唯一变成唯二,又一位旧日时代的驱魔人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