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超脑太监 > 第1124章 君山(二更)
夜间

第1124章 君山(二更)

        

大永的钦天监比大月更神秘,方敬业与他关系极佳,也让李澄空了解钦天监的厉害。


        

所以他从没小瞧大永的钦天监。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找到了这里,难道这幕后的家伙竟然是大永的钦天监?


        

“老爷,这是大永钦天监!”


        

袁紫烟蹙眉盯着眼前这座道观,脸色微变。


        

她身为烛阴司的司主,熟悉天下各宗的情报,大永的钦天监当然也知晓。


        

她知道眼前这道观便是大永的钦天监,特意过来看过,但没有进去过。


        

徐智艺脸色也不好看:“大永钦天监出手了?”


        

“难说。”李澄空打量着对面的道观。


        

那家伙能混淆天机,搅乱感应,或者是宝物护体,或者有奇术在身。


        

而大永钦天监的人是极为符合这条件的。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可就这么断定是钦天监的,却还不够充分,说不定只是藏在钦天监或者用手段将气息留在了钦天监。


        

还是要弄清楚之后才能说。


        

“老爷,进去搜搜便知道了。”袁紫烟道。


        

李澄空横她一眼。


        

袁紫烟不服气的道:“他们肯定是有嫌疑的,难道要放过不查?这不可能!”


        

李澄空闭上眼睛。


        

袁紫烟嘟着红唇看向徐智艺。


        

徐智艺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再多说,不要打扰李澄空,两双妙眸盯着李澄空。


        

李澄空一动不动如陷入沉睡。


        

诸多天神已然钻进了钦天监,感受到无形力量的阻拦,却终究没能拦得住他们。


        

一尊尊天神进入道观,里面简单质朴,有十六人,有八岁的小道童,有二十多岁的青壮年,也有四十多的中年道士,还有六七十岁模样的老道。


        

他们有的在读经,有的在练功,有的在洗茶,有的在劈柴做杂务。


        

各自忙碌,没有一个闲着的,一派盎然的生活气息。


        

诸天神们却没发现那股气息的踪迹,竟然不在这道观之内,委实奇怪。


        

明明在外面的时候,感觉到气息,到了道观内反而消失不见,让李澄空怀疑是不是道观内有镇压气息的宝物。


        

他不死心,一尊尊天神细细搜索,将整座道观的内外虚实弄得清清楚楚,最终它们留在一座道祖像前。


        

一个中年道士提剑而立,神情远眺,仿佛怀念远方而去的朋友亲人。


        

中年道士相貌平常,但平常的相貌掩盖不了他的神采飞扬,卓然不群好像欲乘风而去。


        

一个老道士正慢慢悠悠的擦拭着道祖像,动作轻柔,好似垂垂老朽,随时要躺到床上起不来。


        

他忽然停住动作,扭头四顾。


        

满是皱纹的脸庞慢慢紧绷,浑浊的双眼渐渐锐利,眼神清明如青年。


        

他徐徐说道:“何方高人大驾光临,还望一见。”


        

诸天神们没有动作,只是盯着那雕像看,感受到它身上散发的柔和光华。


        

在众天神的眼中,这雕像无异于一轮明月,皎皎无暇,散发的光辉落在身上很舒服。


        

所以他们不舍得离开。


        

“唉……,走吧。”李澄空摇头道:“不是钦天监的人。”


        

天神们已经弄清楚,道观内并没有收敛气息的宝物,那气息确实消失了。


        

那就说明,此人并不是钦天监的人,只是特意引他过来而已,无外乎要挑拨他与钦天监的关系。


        

这是借刀杀人。


        

甚至不仅仅要挑拨自己与钦天监的关系,还有与大永皇室的关系。


        

这便极为险恶了。


        

“真不是,老爷,难道顾忌这钦天监?”袁紫烟冲着道观发出一声冷笑。


        

她对大永钦天监的实力根本不在意,这些道士的修为寻常得很,不足为虑。


        

更何况老爷还有另外两家钦天监,大月与大云钦天监都为南王府所有,怎么对付不了大永的钦天监。


        

“休得啰嗦,走吧。”李澄空哼一声,转身便要走。


        

“可是南王殿下?”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响起,道观的大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徐步而出。


        

身边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道童,还有两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士。


        

李澄空抱拳微笑:“徐监主,叼扰了。”


        

他一眼认出这是钦天监的监主徐君山。


        

这位徐君山身负奇功,能堪破天下命运,绝不容小觑。


        

“南王殿下大驾光临陋居,可是有何要事?”


        

“唔,无意中经过此地,想要拜访一下徐监主,又忽然觉得太过冒昧,正要离开。”


        

“呵呵……”徐君山朗声笑道:“南王殿下能来,蓬荜生辉,欢迎还来不及呢,快快有请!”


        

李澄空摇头:“就不进去了,在这边说说话吧。”


        

“……也好。”徐君山看李澄空不想进道观,也没勉强,同时暗松一口气。


        

钦天监地位超然,即使面对皇帝也能坦然自若,可碰上南王李澄空,却没有了超然之感。


        

他心中凝重。


        

李澄空可不是寻常闲人,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拜访,一定有什么事。


        

涉及到南王府的事,那都不能等闲视之。


        

十岁小道童跑回观内,很快搬出一张方桌,然后又跑了两趟搬来了椅子。


        

李澄空与徐君山坐到桌边。


        

袁紫烟与徐智艺站在他身后,两个鹤发童颜的老道站在徐君山身后。


        

“说罢,南王殿下,到底有什么事?”徐君山轻啜一口茶,放下茶盏微笑道。


        

李澄空道:“我也是静极思动,闲逛看看山水风景,碰巧经过此地。”


        

他当然不会说怀疑钦天监与自己的对手有勾结,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能乱说。


        

此事太过重大,一旦与钦天监闹翻,就意味着与大永朝廷闹翻,他毕竟是大永的南王,一旦闹翻,有损自己的名望。


        

“真的无事?”徐君山笑道。


        

李澄空笑着摇头。


        

“真是羡慕殿下的闲情逸志。”徐君山感慨道:“世间碌碌凡夫,有几人能如此逍遥。”


        

李澄空摆摆手:“徐监主也是神仙中人,也是我所羡慕的。”


        

“南王殿下过奖。”徐君山笑着摇头。


        

袁紫烟暗自撇嘴。


        

这两人也真够无趣,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还净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话,实在尴尬。


        

最终,徐君山忍不住感叹:“南王殿下能推断出天下大旱,提前一步布置,当真可敬可叹!”


        

这是他们钦天监最为敬佩之事。


        

他们钦天监虽强,可还达不到这般程度,纵使一直苦修,也远不如李澄空的推衍之能。


        

更何况,此举救人无数,如果没有李澄空,钦天监这一次会被千夫所指,甚至失去朝廷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