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为祖国之崛起而穿书 > 83、与风同行4
夜间

83、与风同行4

        

("为祖国之崛起而穿书");


        

“家里养一口人,


        

你知道要花多少钱吗?”


        

“你爸妈留下来的本来也没有多少钱,我一天累死累活的为了啥啊,


        

还不是为了养你?”


        

“吃什么肉?还想吃鸡蛋?你以为自己是富二代?”


        

“送你去叔叔家是为你了好!”


        

她知道,说着这句话的叔母,眼里有多少嫌恶,对这个家来说,她就是垃圾,她只需要她父母的钱,并不需要她这个拖油瓶。


        

她是这个世界多余的人,


        

在叔母眼里,她不比一个矿泉水瓶有价值,毕竟空水瓶可以卖钱,


        

而她不仅不能卖钱,还要花钱。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打死她,


        


        

“贱人,敢打我?”


        

“老子花钱把你买过来,你还想跑哪儿去?”


        

那个所谓的叔叔,


        

捂着流血的眼睛,


        

用各种侮辱至极的语言威胁她,


        

“你跑得了吗?小贱人。”


        

“抱歉,


        

我们这儿不收童/工。”


        

“滚开滚开,哪来的乞丐,脏死了,我们还要做生意。”


        

“神经病,


        

还敢偷东西?”


        

“你知道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叫什么吗?垃圾,败类。”


        

很多声音,


        

每一个她以为自己忘了,其实都记得清清楚楚。


        

“别跟她走太近,社会上不知道什么人,把你带坏了,你以后是要好好读书考大学的,在和那种人混,你以后饭都吃不饱!”


        

她的第一个朋友,从此再也没有在她敲门的时候开过门。


        

“你叫什么?”


        

“风筝,”


        

“我说真名。”


        

“重要吗?”他说,“你用的不也是假身/份/证。”


        

的确,名字只是随时可以抛弃的代号。


        

他说,“像是我们这样的人,叫什么不重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意思。”


        

于是她说,“我们去读书吧。”


        

“读书?你疯了。”


        

queen说,“对,读书,他们说有个高中学历,去南边的大城市就能找到工资高的工作。”


        

而且不在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可以去当领导,去享受别人敬仰的目光。


        

“叫你家长过来!没家长?天天抽烟,你自己堕落就算了,还带着别人一起,你知道你这种人叫什么吗?”


        

“混日子?全校通报批评多少次,再这样直接开除了。”


        

“又是你,打架,抽烟,每次都有你,你以为我们学校是什么垃圾场,什么垃圾都收吗?”


        

垃圾,败类。


        

不仅自己活着没有价值,还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进步。


        

……


        

“queen吗,这个名字好酷!”


        

“我妈?我一个人住,家里有个阿姨,没关系,她管不了我。”


        

“我不想上学了,就算读书出来,也没用,queen,你带我走吧,我听风筝说了,我们一起去南边。”


        

“queen,你太厉害了!”


        

“这就是网吧吗?我从没来过。”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厌恶、指责,谩骂,变成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你值得最好的。”


        

从没有人对她说过这句话。


        

而现在,黑桃对她说了。


        

她说,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从没觉得你是好人。


        

但是我希望你未来可以做一个好人。


        

你可以成为这样的人。


        

不因为你的过去一片黑暗,不因为你的出生比别人悲惨,不因为你没能和那些幸福的孩子一起成长,不因为你曾经做过那么多错事,深陷泥淖。


        

不因为凡此种种,你便应该被否定,被定义为永远的垃圾,被认为不配拥有美好的未来。


        

你值得好的,只要你愿意向着光全力奔跑而去。


        

从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现在有了。


        

砰的一声,远处的路灯灯泡坏了,但近处的路灯还亮着,飞蛾扑上炙热的灯泡,因为光线的变化,四周变得更加黑暗,冰冷。


        

冷风吹过头顶的电线,一只黑色的鸟飞过。


        

风筝站在黑桃的身后,两个人的影子落在脚下,queen看着她。


        

还有她身后沉默的风筝。


        

就连影子也变得温柔起来。


        

queen终于说话了。


        

“你不是要回去找你妈的遗物吗?你刚才去火车站干什么,怎么又没走。”


        

谢雁拿出三张车票,“我排了几个小时的队,买到了五天后的车票,提前加车的,可以一起走,这样我们就不用呆在这儿过春节了,万一猛哥提前放出来了呢。”


        

风筝说,“他敢来找你们,我就断他一条腿。”


        

谢雁噗嗤笑了一声,“你打得过人家一群流氓?”


        

他说,“可以试试,反正医药费可以赊账。”


        

气氛终于轻松下来。


        

queen看着谢雁冻得通红的脸,


        

原来她去等那么久,不是要自己走,她还是买的三张票。


        

她问,“我饿了,你们饿没。”


        

谢雁点头。


        

然而,地上忽然出现了几滴红色。


        

是在谢雁的脚下。


        

她伸手摸了摸,一片猩红。


        

耳边传来queen模糊的喊声,“桃儿,桃儿!”


        

有人从身后抱住他,没有说话,横抱起她,谢雁眼中的世界变得漆黑起来,唯一的灯光消失了。


        

“滴,滴,滴。”


        

有什么东西滴落下来,发出水声。


        

谢雁发现自己在水边。


        

四周很黑,只有淡淡的月光,路边一片荒凉。


        

远处有很多人影拥挤,但只能看见黑色的剪影,没有任何声音,显得极其怪异。


        

她坐在岸边,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风,冰冷彻骨,岸边有一根竹子,雨水从竹叶上往下滑落,滴在水里。


        

竹子只有一根,显得孤零零的,只有十节,而下面两节已经完全变黑。


        

系统的声音响起:这就是你的生命进度条啦。


        

还特意做个进度条可还行。


        

[评论区:进度条,危]


        

[评论区:画风逐渐奇幻]


        

等到被腐蚀到顶端的时候,就是她生命的终点。


        

谢雁问:刚才我是发病了?


        

系统回答:没错,为了合理化你的生命,你会时不时发病,不会太影响,每年大概一两次,这样,等你去世的时候就不会显得太奇怪啦


        


        

谢雁:……你把我拉进来才奇怪吧。


        

系统:不不不,宿主,这是为了你好,作为绝症,自然不可能是毫无痛苦的,而为了减弱宿主的痛苦,每次发病和经历痛苦的时候,对你来说只是回到这里吹一会冷风。


        

远处的人影消失了,河边只剩下她一个人。


        

谢雁叹了口气,等着自己的意识恢复。


        

**


        

县城的小医院条件一般都不是很好,但这座小城有了火车站之后,很多设施都比其他地方好上那么一点。


        

但是急诊不多。


        

所以值班护士看着一个少年抱着昏迷的女生进来时,也是吓了一跳。


        

“快,这边走。”


        

她叫来了医生,先止住了出血,然后做了简单的检查。


        

交钱的也是孩子,听说家长不在身边,两个朋友很热心,那个大点的女孩,坐在门口哭了一晚上,她去送了纸巾,对方立刻擦干眼泪,当做无事发生。


        

但红肿的眼睛,还有脸上的泪痕,是一下擦不掉的。


        

风筝提着买的早点进来,看见queen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医生从病房出来,“应该很快就恢复意识了。”


        

风筝把早点放在椅子边缘,“她怎么了。”


        

“是[xxxxxx症]。”


        

好家伙,不愧是定制绝症,系统连病名都没有。


        

“什么意思?”


        

queen听见什么,立刻醒了过来,盯着医生问,“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没吃好?”


        

医生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哭笑不得,“这和吃什么没关系。这是基因病,她从小应该就带着这种病。”


        

“从小?”


        

queen又问,“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只要好好注意,还是没问题的吧?”


        

医生叹了口气,“这个病……具体还是和亲属说比较好,如果你们是她的朋友的话,我没法告诉你们,能联系她父母过来最好。”


        

queen说,“没有亲属,她是孤儿。”


        

风筝说,“我是她亲哥哥。


        


        

医生看了两个孩子一眼,


        

的确,听护士说,这两个孩子守了一夜,看起来的确像是家人,“那好吧,这种病没有医治的办法,现有的手段效果都不大,但是要进行治疗还是可以的,不过我们这里是没有条件。”


        

“至于情况……你们不要刺激病人的情绪,不要让她过于激动,如果乐观的话。”


        

乐观的话?


        

queen和风筝都等着这个结论。


        

“乐观的话,她还可以再活三年,当然,这个是最好的结果,要配合治疗,发病的时候可能会很痛苦,可以采取一些止痛的药物……还要注意病人情绪,如果情况恶化,可能……”


        

可能三年都没有。


        

医生离开前说,


        

“你们可以进去看看她了,记住,不要刺激她。”


        

门开着,窗户的亮光从里面照出来,走廊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人在远处嚎哭。


        

半晌,风筝说,“你哭了。”


        

queen转过身,背对着男生,“没有,就是,就是。”


        

就是想起之前说的那些话。


        

桃儿不是在骗她,她是真的要死了。


        

她只有十七岁。


        

她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每人爱,每人喜欢,走在路上,都会被路人,同学,大人们当成社会的垃圾,被那些黑暗角落的人,比如猛哥,当成自己的同类,拽入黑暗的深渊,而他们心甘情愿地进入那个深渊。


        

但桃儿不一样。


        

她没那么穷,还读着书,没有假学历,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偷东西。


        

她不应该死。


        

风筝说,“我先进去。”


        

他带着早点进去。


        

黑桃躺在床上,五官还很稚嫩,睡得安稳,但脸色苍白。


        

床单是白色的,病服也是。


        

风筝坐在她旁边,想起昨晚上抱着她进医院的时候。


        

她很轻,像是风筝一样,可能来一阵风,就把她带走了。


        

谢雁醒过来的时候,queen和风筝都在她旁边守着。


        

这是她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


        

风筝说,“喜欢吃馒头还是油条。”


        

他拿起袋子,“不喜欢的话,还有糕点。”


        

“东西送回去了,”


        

这是queen说的话。


        

她没说是什么东西,但谢雁知道,是那条项链。


        

她高兴地笑了起来,“跟我回去吗?”


        

“你票都买了,火车站那么挤,去改票我才懒得排队。”


        

queen小声说。


        

谢雁咬了口早饭,“那我们一起回去。”


        

风筝:“嗯。”


        

queen:“我出去一下。”


        

她快步走出病房,靠在墙上,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脆弱的水袋子,被桃儿的笑一戳,里面的眼泪就止不住往外流。


        

她不是最厉害的姐姐吗?


        

怎么能让人看见自己一直哭的样子。


        

**


        

冷。


        

小城的冬天,特别的冷。


        

阴天温度骤降,加上下着小雨,到处都是裹着外套匆匆而行的人,越靠近火车站,人越多,大包小包,那些穿着黑色外套、绿色外套的人,背着比自己人还大的包裹,朝着候车室去。


        

民警把三个孩子送到了候车室,“这是我的号码,等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谢谢警察叔叔!”


        

谢雁喊完,民警也不自觉笑了一声,随后严肃地咳嗽几声,“应该的。”


        

他们的行李不多。


        

三个人一人一个大背包,里面装了一些衣服,还有一些超市买的干粮。


        

queen坚持要买个小毯子:“我冷,不行吗?”


        

风筝知道她是给谁买的。


        

从这个火车站到扶城火车站,至少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因为是坐票,所以环境肯定非常艰难,不说别的,单是在那个位子上坐一天,屁/股就不是自己的了。


        

这几天经常下小雨,地面总是湿的,但雨不大,也不会一直下,湿冷的空气被拥挤的人群排挤出了候车室,三个人好不容易找了个空的长凳坐一会。


        

“大力丸要不要?”


        

一个十一岁的小男孩带着好几个包凑到风筝面前,“哥哥,好东西,吃了保证让你大力出奇迹。”


        

风筝:“……”


        

谢雁在旁边直接笑死。


        

queen说,“他为什么不卖给我?”


        

“姐姐姐姐,买美白药吗?吃了可以变更漂亮!”


        

queen说,“姐姐已经够漂亮了。”


        

“那减肥药呢?”


        

“指甲刀要不要?”


        

“这个,紫外线电筒,特别好玩!可以鉴别□□!”


        

“这个电筒多少钱啊?”


        

旁边的一对中年男女喊住小孩,“二十?有点贵……”


        

女人说,“买吧?”


        

男人点头,“这个东西也挺厉害的,高科技,二十也差不多了。”


        

一个紫外线小手电筒,二十块钱,在这个时代,不能说贵,只能说很贵。


        

但是两个人商量一波,还是买了。


        

queen说,“这东西批发市场才两块钱一个。”


        

小孩听见了,脸色有些尴尬。


        

但男人却还是给了钱。


        

“谢谢叔叔阿姨,还需要别的吗?”


        

queen回头看一眼小孩。


        

“不用了。”


        

等小孩走了,男人才把手电筒打开,照了一下钱,“……”


        

这个好像不是紫外线啊。


        

灯光是白的。


        

很显然,小孩给他们示范用的电筒是真的,给他们的东西是假的。


        

但人已经消失在拥挤的候车室里的了。


        

“算了,本来也没打算用这个。”


        

两个人互相安慰了一会,自认了倒霉。


        

除了这对夫妻,还有一个摸着微微隆起肚子的孕妇,看这样子至少有四个多月了,孕妇年龄也不小,大概接近四十岁。


        

她拖着行李,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任何空位。


        

候车的人太多,连站的地方都很少,更别提坐了。


        

谢雁起身让了位子。


        

孕妇感谢了她,有些自来熟,和他们聊了起来。


        

她叫吴小莲,一直陪着丈夫在南边打工,“以前有过一个孩子,我们都在外面打工,孩子在村里玩的时候,掉进水库淹死了。”


        

她叹了口气,但随后又乐观地道,“好不容易又怀上一个,看,很快就能再有孩子了,这次回去看它爷爷。”


        

吴小莲摸了摸肚子,“病危,医院打的电话,我丈夫工作实在走不了,让我回去看看,正好碰上春节,老人走之前还能看一眼孙子,过个好点的春节。”


        

“你们回家啊,小孩子在外面挺危险的,早点回去才好。”


        

和他们聊完,吴小莲又和旁边的中年夫妻攀谈起来。


        

原来这对夫妻也是外出打工的。


        

不同的是,他们的孩子还活着,留在家里,等着他们回去。


        

“一年就回去这么一次,再难买票也要走啊。”


        

中年男人说,“我家孩子和刚才那个孩子一样大,你说这么小的孩子就出来赚钱,多让人心疼。”


        

所以他没有讲价,即便是买到了假东西,也认了。


        

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从外出打工的人,过年了,要回家过春节,千里迢迢地回去,只为了见亲人。


        

而这条拥挤的铁路,是他们回家的唯一方法。


        

“开始检票了,”


        

人群开始拥挤,流动,朝着检票口,背着比人都高大的行李,拼命朝前面走。


        

风筝走在后面,护着她。


        

queen走在最前面。


        

“别挤,别着急。”


        

“妈妈——”


        

“往前走往前走!”


        

根本看不见地,因为都是人,但谢雁能感受到,地上的都是雨水,检票口还没看到影子,前面就有人滑倒了。


        

紧跟着,又是人倒了下来,哄闹声太大了,根本听不见前面发生了什么,但谢雁有过踩踏事件的经验(离谱),立刻反应了过来,“小心,朝人少的地方走,前面有人摔了。”


        

queen往前看,但人们背着的蛇皮口袋太高太大了,完全挡住视线,四周没有任何人在维持秩序。


        

queen说,“快走那边先上去。”


        

她回头看了眼谢雁,“你能跟上吗?”


        

谢雁正要说话,就感觉自己被人按住肩膀,转过身来。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风筝扔到了背上。


        

他的书包背在前面,后背背着谢雁,跟着queen,两个人朝着人少的地方冲过去,避开被踩踏的地方,身后传来更多的叫声和喊声,但他们没法回头,只能一直往前。


        

检票口的人更多,远处有孩子在哭,天色暗下来,火车进站的声音响起来,还有淅沥的雨声。


        

风从远处灌进来,吹到每个人的脸上,从这里往一楼下面看,乌泱泱一片人,有人倒在地上,有哨声吹起来。


        

车站站台还有更多的人。


        

他们在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塞”进火车里。


        

车窗开着的,


        

每个人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尝试进入火车,从窗户,从车门,尤其是窗户,行李和人都从窗口进,没有一刻停歇。


        

这简直不像是回家,像是在打仗。


        

“你先进去,”


        

风筝找到一个车窗口,等了一会,抱着谢雁从窗口进去。


        

她个子小,从这里进去很容易。


        

进去之后,风筝回头看queen,“火车快开了,过来。”


        

queen挤开人群,“你先进去,我很快。”


        

风筝看了她一眼,随后翻窗户钻了进去,queen正好挤进来,她伸手把书包扔进窗户,正准备进去的时候,身后传来惊呼声。


        

queen回头,是吴小莲。


        

地上太湿了,站台也一样,她挤过来,滑倒在地上。


        

所有人为了回家,都像是疯了一样,火车要开了,他们要挤上去,有票的没票的——


        

这趟火车晚点了好几个小时,天色暗了,天空飘着雨,错过这一车,他们买不到下一车的票。


        

没人会去扶她,甚至可能有人会踩到她。


        

queen看了眼已经开始鸣笛的火车,骂了一声,松开风筝已经拉住她的手,转身回去扶起吴小莲。


        

她带着吴小莲挤进去,从车门上去,然后被更多的人挤开。


        

车门被人关上,火车要发车了,下面出了踩踏事故,人不能再放进来,怕这里面出事情。


        

已经晚点的车,在满载了大多数人的情况下,开始往前缓缓移动。


        

列车卖出了很多站票,而上车的人不止是一个人,还有相当于数个成年人的行李,这也导致空间不足。


        

“快上来!”


        

谢雁将窗户开到最大。


        

queen环顾四周,朝着旁侧谢雁打开的窗户跑过去。


        

火车已经发车了,她现在靠近火车恨危险。


        

“请远离黄线!”


        

喇叭里的声音响起。


        

queen看着远去的火车,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只要这列车开走,他们的命运从此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她听见黑桃在风里喊。


        

“过来!”


        

没有请求,没有希望,没有催促。


        

两个字,过来。


        

原本已经准备撤离黄线的queen,在渐渐淅沥的雨里,朝着那扇车窗跑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1危险动作,切勿模仿


        

2列车刚开车,速度还不快,而且车型比较老,车速也不快,不会卷人进去


        

3现在的列车,一定要远离黄线!


        

恭喜高考的小天使们!祝你们开出好成绩呀!有喜欢的专业吗?希望大家都能被录取!


        

2("为祖国之崛起而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