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非圣寻 > 第三十章 祝火节
夜间

第三十章 祝火节

        

听到此事,刘钰有些纳罕。


        

阿库纱红却毫不意外,她叹息道:


        

“唉,那看来,我又要组织村里的女人们加点时间去将男人们的活计做完啦......你看,这明儿就是祝火节了,现在闹这事儿。”


        

而一旁听着此事的刘钰,突然插口问道:


        

“今日,村长他们上山,是去看你们在山上的庙?刚因大雨劈坏的?”


        

“是的,说是前两天下的大雨,天雷正好劈着它了。唉......你说也是邪门了,这不刚建好,又被劈坏了。”


        

“刚建好就被劈了?那确实很巧。”


        

“并不巧。”阿库沙红道:“从刚开始建这座庙,如今已经是第7次莫名其妙出事了。每次出事都会人手不足,便从村中支出不少劳力,唉,如今这不,准备祝火节的人手也不够了。”


        

刘钰沉思片刻,便道:“明日就是祝火节,节日准备人手也算上我们两个,如果需要我们,可尽管开口。”


        

“多谢了。”阿库沙红颔首道谢。


        

“只是,你们之前说的庙宇,我倒有些好奇。您二位也知道,我是学民俗的,向来喜欢收集民间风俗资料,不知这庙中里面供奉的,是贵族的神明,还是某位宗教大神?”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阿库沙红眨了眨眼,侧头细思半晌,也困惑道:“我并不知。这庙从决定建,到建完,都是汉子们做的主,我平时也没听过他们提及相关的事情,阿力威,你平时和他们玩得好,你知道吗?”


        

阿力威怔了怔,“说起来,我也并不清楚,也没有听其他邻里提及过。这次建庙,我因另有活计,还没有被选调上山,若是上山看看,或许能知道吧。”


        

刘钰轻皱眉头,思忖半刻,眼珠一转,“冒昧,请问外人可以去山上庙上瞻仰一下吗?各个民族的文化都有其特殊性和魅力性,我们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个文化标志性建筑物啊。”


        

“您二位尽管去,都是可以去的。”阿力威笑答。


        

刘钰面上致谢,心中想道,刚听此庙,心中就觉得十分怪异,确实应该找时间去看一眼。


        

随即想到什么,她抬头:“村长他们呢?”


        

其余两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看着他们瞪大的眼睛,无奈道:“阿力威,我们谈话多时了,既然村长已经回来,你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他们那边如何了?”


        

两人眨眨眼,这才回过神来。


        

阿库纱红连连点头,“还是姑娘想的周到。我们这就去看看。”


        

随即伸手一点阿力威,“阿力威,将姑娘送回房子就来村长哪儿,别乱跑!我先过去......现在村中人手不够,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呢。”


        

阿力威应了声,“好嘞!纱红姨。”


        

刘钰却道:“送我就不必了。这间房子与我那间相距甚近,我随意逛逛也就到了。你们尽管去忙吧。”


        

阿库沙红本想推辞一番,但刘钰已然摆手制止,态度坚决,故而才算作罢。


        

......


        

出了院门,刘钰独自逛回了下榻的小楼。


        

她知道,若是想要更好的了解白川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那么,趁着村长回村,此时跟随阿库纱红他们,以前去增添一些人手助力的名义,打听详情细节,也十分顺理成章。


        

但是。


        

她踏在青石板路上的闲散脚步,不易察觉间,微微沉重了些许。


        

村长回来了,但她心里此时最要优先确定的,不是村长带来的村中隐情。


        

......而是那个固执、还有些木讷的男人的安全。


        

村长回来了。


        

那,他呢?


        

当阿力威说到,山中庙被破坏之事时,她虽当时没有多说,但心中早已将此消息颠来倒去,掰开揉碎的考虑过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村中人对此竟毫无察觉。


        

但是,不可否认的,此事疑点,实在颇多。


        

疑点多,那危险便会随之而来。


        

而且,这些疑点,若是成真......是人为?还是什么其他东西作祟?


        

若是其他东西作祟,到是好说。


        

但若是人作祟......


        

林淳道在降妖伏魔上或十分令人放心,但她不能保证,他这个对上凡人就有点榆木的脑袋,能不能降得了这人心中的妖魔。


        

她不自觉间,渐渐急促了脚步。


        

两栋小楼之间本就不远。


        

疾走几步,便在深夜之中,可见小楼的微弱灯光明灭。


        

忽地,她猛然停住了脚步。


        

站在更深露重的村间小路上,她望着不远处的小楼门口,那背着光,孑立如玉塑的身影。


        

心下一口气,轻叹而出。


        

.


        

.


        

清晨,云散日出,山间瘴雾也消失殆尽。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有袅袅炊烟从村间升起,鸡叫与人声同时喧杂起来。


        

在这栋风格狂野的小红楼里下榻的几人,平生第一次,在这种独特的宁静优美中醒来。


        

他们纷纷用不同的舒展身体方式,表达了对白山村的民宿装潢,不但外观秀丽精美,还极为舒适的肯定。


        

而事实证明,当山间的明媚暖阳融融地抚慰在身上,用别样的温柔提供叫醒服务后。


        

大家都会变得——食欲暴涨。


        

当披着薄衫的刘钰,推开房门的一刹那,就被扑面而来的酸辣鲜香气味,冲的一个趔趄。


        

客厅的矮脚木桌上,满满当当的摆了四五道荤素相搭、色彩缤纷的菜肴。


        

托着个大托盘,还在低头寻找,妄想在这张小桌上再挤下一道菜的阿库纱红,见她出得门来,忙弯起眉眼,笑意盈盈地招呼她过去落座。


        

刘钰顺着她的手向木桌上看去,见桌旁已经做了个清隽安静的身影。


        

不觉在心中无奈摇头。


        

别看这林淳道平时看似清心寡欲,端的是个小眼一垂,谁也不爱的架子。


        

但他的鼻子可灵的很。


        

譬如同样是饭食,若是波儿象的手艺,他便要当做没看见;若是刘钰的手艺,也要磨蹭片刻再上桌;而如今对比更加明显......已然早早坐在桌旁,准备开动了。


        

刘钰朝阿库纱红感激的笑了笑,道了声“辛苦”,才去桌边坐下。


        

不经意向身旁一瞥,波儿象又变成了只明艳大猪手包,摊到在地摊上。


        

......心下暗自为它遗憾一秒。


        

坐在桌前,一整桌鲜嫩清香的山珍水产给人的冲击力极强。


        

着实令人食指大动。


        

刘钰原以为,阿库纱红会留下来一同用饭。


        

却见她将最后一道小菜,轻巧的架在众多盘子之间后,就起身准备告辞离开。


        

“您不一起吃一口吗?”刘钰诧异。


        

“不啦,我们都已经吃过啦。您们吃好呀。”她两颊泛上薄红,唇边乍起了一个酒窝,一头银饰在鬓间清响,饶是无情也动人。


        

刘钰看着她如春花般的容颜,心中轻叹,果真是山水养美人。


        

“今天便是祝火节。圣火坛那边还有一些没有准备完,村里汉子大多上山了,人手不够。女人们便早些起来准备。”阿库纱红道。


        

“不知今日的圣火庆祝是什么时间开始?”刘钰问道,“这等盛大的节日,我们想早些过去,也好找个好地方观赏。”


        

“嗨,瞧姑娘说的。”阿库纱红抿唇一笑,“我们村中已经多年不来客人了。如今只来了您二位,自然已经安排了极佳的位置,您们可以随意欣赏。能被客人喜爱的祝火节,想必火神也会欢喜的。”


        

她眼中虽含着笑,却仿佛透过刘钰,看入了其他的隐秘,“圣火燃起,是在傍晚天全黑之后。我们族认为,此时的圣火才最具有沟通神明的力量。”


        

......


        

阿库纱红走后,波儿象立即变回了原型,顶着头上双耳形成的手袋拎把,对着一桌特色美食,就是一阵风卷残云。


        

.


        

晚风渐起,天色昏暗。


        

经全村一整天的加急赶工,圣火坛及其他备品总算完成就绪。


        

罗罗族最隆重的节日,圣火节即将完成它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象征着新一年的丰收与美满的圣火即将燃起。


        

二人朝着搭建有圣火坛的村中广场走去。


        

他们刚转过身来,前方路过一个堆积着杂物的巷口。


        

一件白色的物件带着呼啦的声响,从拐角处飞了出来。


        

在他们面前,洋洋洒洒飞起,带起凉风猛卷,转瞬便飘摇着落的满巷都是。


        

这些东西一眼就被辨认出来,正是从小将我们‘荼毒’到大的练习册。


        

二人停住脚步,稍一低头,便看清了上面鲜明的数字公式。


        

......还是数学练习册。


        

此刻那练习册已经散开了篇,有几页还沾了雨水,上面工整标致的字被脏水湮的晕染开来。


        

刚见此景的刘钰,第一反应便是;前面巷口,是否有某位学子,正因课业艰难而对这些学科资料泄愤。


        

正待他们上前查看情况,巷口看不见处,一个压抑中仍见清朗的声音传来:


        

“你!你别这样!日果!”


        

......


        

“日果,你想怎样你跟哥哥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


        

......


        

“日果,没关系......我知道,是你心里不痛快。没事,慢慢来,哥哥陪你......”


        

......


        

日果?


        

刘钰一敛眉目,轻手轻脚的上前,弯下腰捡着一页页练习册纸,想要将剩下还完好的,尽量抢救下来些。


        

此地不比城中,哪里有如此败家的孩子,会将这宝贵的学习资料肆意丢弃?


        

她听得明白。


        

这并不是不爱课业的孩子的恶作剧,而是......


        

在拐角隐蔽处,她微微倾身,终于看清了这两个闹了别扭的孩子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