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奔月 > 91.尾声+后记
夜间

91.尾声+后记

        

食心魔祸引发的仙魔大战终于结束,多年后,人们仍然会时常提起它,在仙门史上,那不能算是最悲惨的一战,却是最悲哀的一战。


        

历史终究会过去,他们更关心未来。


        

魔宫在那一战中损失惨重,从此竟意外地安静了下来,六界魔祸减少许多。令人担忧的反而是武道与妖界。


        

武道风行,连各国朝廷都难以控制,人心无度,势力碰撞,杀手出没,人间混乱不堪。


        

另一边,无迹妖阙一统妖界,迅速壮大,势力向人间扩张,时而掀起妖祸。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弱小的种族突然获得了解脱,惑世妙音重现,寄水妙音族强者如林,六界无人敢小觑,可他们至今也没有去掉“寄水”二字,令许多人不解。


        

提到妖界,人们必定会提起那个六界闻名的妖君。


        

妖君白衣,带领族民走向强大,开创了妖界最辉煌的时代。很少有人知道那其实是一对兄弟,一个普通的名字,一个悲剧的开始,可这个名字到底在妖界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白衣会放任这场妖祸。


        

千年岁月,仙海波平浪静,偶尔有人寻踪而来,也早已看不出当初的古战场。


        

夜色拉开帷幕,海上月光静谧,天空漂浮着星云。一座云帆乘风而来,二三十几个穿着紫白道袍的少男少女站在船头说笑,偶尔有御剑低飞的,十分热闹,很明显那是一群仙门高级弟子。


        

一名沉稳的男弟子咳嗽两声,示意众人安静:“前面快到地界了,灵燕很是狡猾,大家小心。”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师兄,这次别叫她去了吧?”


        

“她剑术还是那么差,宫主让你照看她,要是她受了伤回去,你也不好交代。”


        

“听说她根本不是仁文真君的亲生女儿,出生就害死了她的母亲……”


        

“不得胡说!”男弟子立即呵斥,不安地看船尾。


        

女孩独自站在船尾,十二三岁模样,个头在众人中算是最小的,有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和一张安静美丽的瓜子脸,可是那张脸上,竟生着一双湛蓝色的、妖异的眸子。


        

半妖之体,天下并无她的修行之道。


        

男弟子低声道:“她毕竟是师姐。”


        

那女弟子嘟着嘴:“我们敬她是师姐,这一路也在尽心保护她啊,可她总该知趣,知道自己是修炼的废物,还非要跟来拖累我们……”


        

“要不是为她,仁文真君也不会耽误修行,在天劫下受重伤,”另一个女弟子也忍不住道,“她跟真君长得半点不像,说不定……”


        

“够了!”男弟子呵斥,停了半晌,他又将语气放温和了点,“她也是一片孝心才跟来,看在真君的面上吧。”


        

众弟子闻言这才不说了。


        

也不知道船尾的女孩有没有听到这些议论,她还是沉默地站在那里,低头看船下的海水。


        

男弟子暗暗叹息,走过去柔声道:“苏离,这次任务有点危险,不如你就在这里等我们,你放心,我们会为真君取回药的。”


        

女孩还是低着头,“哦”了声:“多谢师兄。”


        

男弟子到底也怕她跟去出事,闻言松了口气,问众人:“你们谁愿意留下来?”


        

女孩立即道:“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不会有事的。”


        

“也罢,”男弟子没有勉强,“我们天亮前必定赶回来,若有危险,你就点信香。”


        

直到一众弟子御剑离船,女孩这才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慢慢地在船舷边坐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远处海面上出现三道人影。


        

前面中间那是个十多岁的男孩,穿着身鲜艳的绿色衣裳,连护肩护腕腰带都是深绿色的,绿珊瑚额饰映着满头醒目的白色长发,分明是妖类。


        

他正望着远处的女孩,眉微挑。


        

漂亮精致的小脸上,竟然也有一双相同的蓝色眸子,只是眼波不似女孩的沉静清澈,隐隐透出几丝妖气与戾气。


        

“殿下跟着她做什么?”一名随从小心翼翼地问。


        

“这么有名的半妖,你们就不感兴趣?”男孩似是好奇,“父王为什么不许人动她呢?”


        

两名随从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笑道:“大约是因为她与寄水妙音族有些关系吧,主君之意,我等岂敢妄自揣测。”


        

“也对,她的半妖血脉应该是来自我们寄水妙音族,”男孩点头,突然回头问,“你们说,她跟父王长得像不像?”


        

两随从冷汗出来:“殿下!妖后也吩咐过……”


        

“开玩笑,逗你们玩呢,”男孩似乎是恶作剧得逞,笑起来,“她不过是个废物,回妖界也是废物,我才懒得管。”


        

两随从这才赔笑,其中一个道:“殿下,这种玩笑不能随便开啊。”


        

“废物,看把你们吓得,”男孩笑骂,“走吧。”


        

修为低微的女孩并不知道远处发生的事,犹自出神。


        

从封印中醒来开始,就不断地听到各种议论,大都是关于自己的身世。半妖之体,就能证明自己不是阿爹的女儿?也许,那个不曾谋面的母亲就是妖族呢?


        

阿爹说了,别人的议论与我何干?我自走我的路。


        

可我的路在哪里?


        

女孩长长地叹了口气,小大人一般。


        

师兄师姐们照顾自己,都是看在阿爹的面。妖脉不开,阿爹为此耽误修行,这才会受重伤,诗姨虽然从来不说自己半句不是,可她心里还是希望自己从不存在的吧。


        

前日,阿爹咳出那么多血……


        

女孩抬手擦擦眼睛,望向远处,突然,她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月光下,一个人影踏波而来。


        

看身形好像是个男人,奇怪的是,他几乎全身都裹在厚重的黑斗篷里,粼粼海波在足底起伏,使得他的步伐看上去无比的优雅。


        

月下人独行,人比月亮更好看。


        

黑色斗篷透着一丝邪恶,他会是坏人吗?女孩忍不住攥紧了信香,她并不想无端地打扰那些师兄妹,于是她就僵硬地坐在那里,看着那个神秘的男人走到面前。


        

斗篷帽遮住了他的眼睛,露出半张苍白的脸。


        

从没见过那么完美的半张脸,看上去他应该很年轻,漂亮的下巴有点尖,薄薄的唇噙着一丝奇怪的诱惑。


        

“你是谁?”女孩终于开口,声音反而很冷静。


        

男人似乎这才注意到她,薄唇勾起迷人的弧度:“哦,是个可怜的半妖啊。”


        

死气沉沉的声音真不像好人。


        

能看出自己的体质并不奇怪,连他也说可怜呢。女孩咬了咬唇,忍不住问:“你有办法帮我吗?”


        

男人想了想道:“若是以前,或许可以,但现在我要先找到一个小孩。”


        

惊喜瞬间化作失望,女孩呆了半晌,仍然很懂事地道:“没有关系,我可以等的,那个小孩一定很重要吧。”


        

他“嗯”了声:“若是你看到她,会告诉我吗?”


        

“好啊,”女孩立即点头,“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女孩,比你大一点,”他停了停,“很漂亮。”


        

我早就不是小孩了。女孩暗自嘀咕,还是很有教养地忍住了:“她走丢了吗?你为什么让她一个人来仙海?”


        

“这……她出了点事,我的仆人救回了她的魂魄,可是她的意识落在仙海,我找了快有一千年,还是找不到。”


        

一千年?女孩莫名地难过起来,好心地安慰他:“没关系,我经常来仙海,要是我看到了她,一定会告诉你的,你住在哪里呢?”


        

“我住在很远的地方,你去不了,”他叹气,“这是最后一天,五百年后我才能再出来一次,她到底在哪里呢,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


        

“五百年啊……”女孩喃喃地道,“我是半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那么久。”


        

他闻言又笑了:“你当然能啊。”


        

一个人来仙海,还说有办法帮自己,他肯定是个很厉害的前辈吧?女孩惊喜:“这世上真有我修的道吗?”


        

“世上未必有你的道,却有你的路,”他打住话题,“时候不早,我要去找她了。”


        

女孩听不太懂,还是很高兴:“要是五百年后我还活着,又看到了她,一定会告诉你的。”


        

“你是只好心的小半妖,”男人称赞,又想起什么,“可是,她的脾气不太好。”


        

“我不会跟她生气的。”女孩理解地点头。难听的话而已,自己听得还不够多吗?


        

“那真谢谢你。”男人笑着,很有风度地朝她倾身。


        

他用左手轻轻按着斗篷前襟,手指上戴着一只硕大的紫水精戒指,漂亮得不得了。女孩看得呆了呆,礼貌地答道:“不客气。”


        

“再会了,小半妖。”


        

“再见。”


        

女孩站起身来挥手,目送他慢步离开,还听到风中飘来他的声音。


        

“好了柳梢儿,快出来。”


        

“听话,我在这儿。”


        

……


        

温和的声音透着极度的诱惑,他似乎是想要将那一缕漂游的意识引诱出来。


        

女孩惊讶地看到,有一团极其模糊的光晕就跟在他的身后,在他足畔跳跃着,可是他好象完全看不见的样子,就那么慢慢地寻找着,一路往前走。


        

那么强大的男人,却发现不了区区一缕意识。


        

女孩忍不住瞪大眼睛,侧头。


        

这就是阿爹说的,他是入了心障吧?


        

转眼,那个神秘的男人已经走出很远,即将消失在月色中,女孩回过神,慌忙跳下船追了上去。


        

落月如灯,天色将明。


        

月亮一路寻寻觅觅,看不见身后追逐的女孩。


        

失去魂魄与身体,一缕漂浮无根的意识在仙海游离千年,依然固执而快乐地等待着她的月亮。


        

.


        

——只要我爱你,我就为你做一切。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