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12章 平淡生活
夜间

第12章 平淡生活

        

第12章 平淡生活


        

“我此刻只想知道是谁杀的他?!以广平的本事就算受了暗伤,也绝不是枭小之辈可以匹敌的!


        

能杀他的至少也是一个文道文杰。”云先生沉声问道。


        

李苍于犹豫了许久,才开了口:“魏国帝都皇家学院天骄-亦落丈,修为文道文杰、武道大成。”


        

“文道文杰、武道大成;好一个魏国,好一个皇家学院,好一个亦落丈啊!”云先生喃喃念叨了几句。


        

陡然间,一股无语伦比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开来,杀意如奔腾的大海般涌动!


        

李苍于正面承受了这股杀意,也是不得不退后了几步,有些担忧的看向云先生。


        

云先生转身进了院子,留下了一句毫无感情的话:“带完这一批学子,将他们送进高等学府后,老夫也该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了!”


        

话音一落,院子的大门便被自动合上了。


        

只留李苍于独在门外叹息。


        

……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鹤天双眼有些发红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鹤云川,刚刚他本想来看望一下鹤云川,顺带送些吃食。


        

谁知一推开房门,他便看见了陷入昏迷倒在地上,口中还流着血的儿子。


        

“该死的陈家!该死的歹人!若非他们我儿岂会如此!”


        

想到此,鹤天一掌狠狠拍在了卧室的茶桌上,巨大的力道将整个茶桌都给拍的四分五裂。


        

最后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状态的鹤云川,大步迈出了房门。


        

……


        

而在昏迷状态中的鹤云川,不停重复着之前那个梦,不同的是,这一回他开始策马狂奔。


        

周围的景色飞快在他的眼角掠过,狂奔带起的风冲刷在他的脸孔之上。


        

接着是梦境的消散和破碎。


        

紧接着是再一次的梦境,如此反复了数十次,鹤云川也觉得有些乏味了。


        

扫视周围重新开始消散的场景,正当鹤云川以为自己又要再来一次之前的经历时。


        

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还在那个梦境中,这一点没变,可他人却变了!变成了一条大黄狗!?


        

鹤云川难以置信的抬起自己的前足,这是狗腿!?


        

一吸鼻子,顿时各种各样的气味全部涌入了他的大脑,繁杂的信息量让鹤云川还有些不适应。


        

他晃了晃……额,狗头。


        

这就是狗的嗅觉吗?现在的他可以清楚的闻到,以及分辩出周围千米范围内的一切味道!


        

只不过他现在的视觉真是差到了极致,超过十米的距离,鹤云川就啥也看不清了。


        

一阵沙沙声响起,鹤云川的周遭事物开始了消散,在彻底消散之前,鹤云川猛的抬首,望向了那个骑在俊马上的身影。


        

可惜,看不清面貌,似有一片迷雾挡在了那身影的面孔前。


        

不过依旧能从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豪放不羁的洒脱之意。


        

最后,鹤云川所变的大黄狗也完全化作了飞尘消散了。


        

睁开双眼,鹤云川看着自己卧室呼出口浊气,终于醒了。


        

这一呼气牵动体内的伤势,让他又是一阵滋牙咧嘴。


        

心道自己这伤势估计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别想好了。


        

眼珠子转动,在看到一处地方时,鹤云川不由的一呆,自己卧室的茶桌怎么塌了?


        

无奈摇了摇头。


        

……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鹤云川的伤势也有了极大的好转,已经可以正常下地行走了。


        

不过仍旧无法做一些剧烈的运动,而且鹤云川的心脏时不时还会抽痛一下。


        

据自己父亲说,自己可能是留下了无法治愈的暗疾了。


        

对此鹤云川倒没有太过担忧,事已至此何须自讨烦恼呢。


        

这些天虽然没能去县学中上课,但鹤云川还是自己在家中安安静静的抄写诗词。


        

期间也曾数次进入过顿悟的状态,现在的鹤云川觉得自己的精神力或许已经有了较大的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他现在做的梦一直都是那个大黄狗,他就算在傻,现在也知道了自己做的梦不简单啊。


        

梦中的自己不仅有触感等等,而且梦中的景物也过于真实了些。


        

慢步走在鹤府的院子中,晒着明媚的阳光,鹤云川伸了个懒腰,伸展幅度不是太大。


        

走到一个躺椅前,舒舒服服的躺下。


        

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晒过太阳了,这些天几乎都躺在屋子内养伤,而在重伤之前那两天自己也整天都闷在书房内抄录诗词。


        

鹤云川“咦~”了一声,向后看去,只见自己父亲满脸喜色的走了过来。


        

“儿子啊,为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鹤天笑哈哈地问道。


        

“额~先听坏消息吧。”鹤云川想了想才道。


        

“坏消息就是,听说你那个天天挂在嘴边的云先生,好像带完你们这一届学子,就要离开南玉县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闻言,鹤云川双眼瞪大:“老爹你说什么?!云先生怎么会离开县学呢?”


        

对于教导自己八年之久的先生,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说难听点,就是一头猪陪伴了自己八年那也会有感情的,何况是一个人呢。


        

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恩师。


        

“你从哪里听闻的?不会是搞错了吧?”鹤云川试图再确认一下。


        

鹤天挠了挠头:“搞错?那怎么会呢,云先生昨日亲口对所有学子说的,县学今早还特意托人来鹤府带了话。”


        

“可是好端端的,先生他为什么要离开这儿?”鹤云川有些无法接受这个消息,他更希望云先生能一直留在县学。


        

但低头细想片刻,鹤云川又叹了口气,即便云先生真的留在了县学,可自己也得升上高等学府了啊。


        

除非自己永远无法考中。


        

鹤云川抬头看向了父亲:“老爹,我觉得自己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想明天便回县学继续上课。”


        

鹤天认为有些不妥,毕竟鹤云川身上的伤可还是挺重的。


        

但一想到教导了儿子八年的,跟他有浓厚师生情谊的先生,就要离开了,而且可能再也见不了一面。


        

鹤天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爹,你还没说先生为什么会离开呢,还有先生准备去哪里?”鹤云川催问道。


        

鹤天哪知道这些啊,那通报的人又没跟他说。


        

“为父也不清楚,这个明日你可以亲自去询问先生。”鹤天摊了摊手。


        

鹤云川只好点了下头,起身准备去书房。


        

这时,鹤天却是一愣:“你个傻小子,为父还没说好消息呢,你走哪去啊。”


        

鹤云川一拍额头:“哎呀!我给忘了,老爹你说吧。”


        

“好消息就是上次那个在街上袭击你的歹贼已经被抓了,为父准备待会儿去看望一下他,替他松松筋骨!


        

嗯,得赶在县学和衙门处置他之前。


        

叫他惹谁不好,敢动我儿子;说起来那家伙还真是胆大包天,公然袭击大明学子,哼!


        

本来只是一个偷窃的小罪,这么一搞最轻也要被发放到边关了。”鹤天冷哼一声。


        

鹤云川听完后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哦”了一声。


        

这确实算是一个好消息,但前提是得没有第一个坏消息。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