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27章 磨墨书写
夜间

第27章 磨墨书写

        

第27章 磨墨书写


        

鹤云川感到震撼莫名,如此之大的武斗场竟都在这位文豪的精神力观察之下,当真是不可思议!


        

这得是多么庞大的精神力修为!


        

这时,县学院长庄重地开口道:“从此刻起,文化考核正式开始!考核时间两个时辰,在考试未结束前,任何学子都不允许离开自己的位置,明白了吗。”


        

虽说是疑问句,但院长却用的陈述的口吻来告知众学子的。


        

“明白!”


        

鹤云川不再浪费时间,取起书桌上的砚滴,往砚台之上倒了几滴水。


        

按当初先生所教授的方法,用大拇指和中指捏着墨块,用食指顶住墨块顶部在砚台中磨。


        

磨墨的方式分为研和磨两种方式,研墨是来回直推,磨墨是转圈,研墨更快,磨墨更细腻。


        

而鹤云川选择的则是先生当初最常用的磨墨之法。


        

先生曾说过磨墨写字,可以培养学子对笔墨细微变化的感受,也可以让学子懂得“非人磨墨墨磨人”的道理。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台上,县学院长也不知从哪儿取出一个沙漏,放在了自己身前的桌子之上。


        

黑袍青年瞥了眼院长桌上的沙漏,不禁失笑摇头,文道修为到了他这种地步,时间的变化已经了然于心。


        

即使没有外物,他也能单凭自己强大的精神力精准地计算出时间的流动。


        

七八分钟过去了,鹤云川等由云先生教导的学子依旧在磨墨,而其他的学子早已开始书写诗词。


        

几位文道考核人员都稍稍提起了兴趣,词腹书院的刘先生不由抚了抚自己灰白的胡须,对着其他几人呵呵笑着问道:


        

“呵呵呵~,没记错的话,这几位还在磨墨的学子都是一个班的吧?”


        

黑袍青年点了点头:“你没记错,确实如此。”


        

得到肯定的答复,那刘先生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说给旁人听:“磨墨可使人之心绪更为专注且渐趋宁静,正所谓欲速则不达,说的也正是如此。


        

现在老夫倒真想见识见识他们的教书先生了,这一次资质考核所有的天才竟全是他门下的学子。”


        

闻言其他文道先生,哪怕是修行武道先生也是止不住地点头。


        

县学院长遗憾地开口:“可惜了,他估计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县学了。”


        

黑袍青年眼神微动,笑道:“到现在还不曾得知他们先生的名讳呢,不知院长可否告知一二?”


        

县学院长摇了摇头:“自无不可告知之处,这些学子的先生姓云,单名一个图字。”


        

“云图……”喃喃念了几遍,黑袍青年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禁失笑了起来。


        

县学院长不明所以,开口询问:“不知钟文豪何故发笑?莫非您与云先生认识?”


        

黑袍青年摇头:“我倒是没见过他,不过当初我曾与我一位同代的学子交谈时,听那学子提起过这个名字。


        

一眨眼这么多年了,那学子好像叫李什么余的,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害……连那家伙的名字我都快忘记了,竟还记得云图这个名字,说来也是可笑啊。”


        

听此,众考核先生也都失笑出声。


        

白银将领在这时开口说道:“此次考核结束,我就要去边关了,近些日子边疆战事吃紧啊!


        

若是有机会遇到了他们的先生,我定会照顾一二的。”


        

县学院长闻言,面色一喜,连忙拱手道谢。


        

白银将领摆了摆手:“没说一定能遇到,南玉院长你不必如此。”


        

黑袍青年注意到白银将领之前所说的战事吃紧,眉头一皱:“战事吃紧?这是怎么回事?”


        

白银将领耸了耸肩,铠甲碰撞发出咔咔声,他随口答道:“听闻是魏国三皇子要在战场上拿战功,以回去跟他那大哥魏国太子争皇位。


        

哼!估计是把我南明军当软柿子捏了!我们边关的将士会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争皇位?莫非魏皇快不行了?若是如此,也许可以乘此机会,在魏皇驾崩,


        

魏国朝野动荡之际,横推明魏边境三百里,直接打到魏国的不归关。”


        

白银将领呵呵冷笑:“哪有那么容易,除非大明将东明军和西部驻军都调出一部分才有可能做到。


        

再说了,魏国就算换了皇帝,魏国的边境军队该守的还是一样的守,这没什么区别。


        

何况我也从没说过魏皇那家伙要不行了,只是魏国要立储君罢了。”


        

摸了摸下巴,黑袍青年尴尬一笑:“原来如此,对于边境之事我倒了解得不多。还是继续看学子们的考核吧,瞧,这些小家伙终于开始书写了。”


        

众考核先生被这一句话给吸引了注意力,重新望下台下的众考生。


        

鹤云川摊开一张宣纸,抄起书桌上这上好的毛笔,沾了沾墨水,一笔落下。


        

墨水在宣纸上韵开,留下了厚重的一笔。


        

接着鹤云川开始奋笔疾书,不断在宣纸上挥洒着墨水。


        

原本在云先生的教导下鹤云川写的字就不差,这些日子又日夜抄写先人诗词,这让他的书法又大有涨进!


        

不到片刻,一首诗便被鹤云川以高超的书法给写了下来,在这张宣纸的末尾,鹤云川写下了最后三个大字“戴今吾”!


        

这首诗正是戴今吾的那首柳剑,这也是鹤云川第一次进入顿悟状态所抄写的诗。


        

写完这首诗,鹤云川不作停留,将之放于一边等待墨字干涸。


        

下一首,鹤云川写的依旧是一首戴今吾的诗,也是给鹤云川印象最为深刻的一首诗。


        

同归!


        

凶残之诗,血腥之诗亦是杀伐之诗!


        

在写这首诗时,鹤云川回忆起当初在顿悟状态中所见到的一幕幕的血腥场景,那些战死的士兵。


        

不知不觉中,书写“同归”中的鹤云川也被影响,这导致他所写下的诗中,字字都带着不屈的战意!


        

坐在高台首位的黑袍青年和白银将领皆望向了最后排的鹤云川。


        

“那是……好强的杀伐之气!”这个念头几乎同时出现在了二人的脑海之中。


        

黑袍青年是靠那强大的精神力,才在第一时间感知到的。


        

而身经百战的白银将领则是因为曾无数次在战场厮杀,突然在此刻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意志。


        

那股意志叫作-杀伐!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