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36章 鹰击长空
夜间

第36章 鹰击长空

        

第36章 鹰击长空


        

看着盒子中的这一小节指骨吊坠,鹤云川很想收回自己之前的那句话。


        

对这个生辰礼,鹤云川感动归感动,可人骨项链实在是有些让人隔应啊。


        

不过这终归是自己父亲的一片心意,鹤云川深吸了口气,将这指骨红绳吊坠从木盒中取出。


        

手触摸到那白色的指骨,光滑的触感让鹤云川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老爹期待的目光下,鹤云川只能硬着头皮将之戴在了脖子上。


        

见鹤云川带上了自己送的吊坠,鹤父满意地点了点头,询问道:“如何?对这个生辰礼可还满意?”


        

鹤云川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满意。”


        

鹤天见状乐了,哈哈一笑走到书房的书桌前,弯腰从桌下了拿出了另一个精致的木盒,不同于上一个木盒,这回的要更大一点。


        

木盒上写着两个由墨水书写的大字:人参。


        

鹤天将这木盒递给了鹤云川,随意地道:“诺~这就是第二份生辰礼,一株上好的人参,可以给你补补身体。”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鹤云川看着盒子上的人参二字,突然好想起了什么,失声道:“这是咱家那株三千年的人参!”


        

“是那株人参没错,这可是个好东西,上一次你受的伤还没彻底痊愈,有了这株人参来调理,你体内的暗伤估计都能好个七七八八。”


        

闻言鹤云川眼神有些渴望,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这人参还是老爹你留着吧,我用了也太浪费了。


        

先生曾说过,达到千年的人参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天材地宝了,这种至宝对武道修行大有裨益。”


        

鹤天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儿子鹤云川连这都知道。


        

鹤天看着鹤云川递回的木盒,没有去接:“为父不需要这东西,这东西确实对武道修行有益,但为父现在处于境界的瓶颈阶段,这株人参于我并无太大的作用。”


        

“瓶颈?”鹤云川不明所以。


        

“瓶颈就是境界到了某种程度停滞不前了,相当于被卡住,修为已经难以寸进了。


        

这些日后你在高等学院会有先生讲解的。总而言之,你小子拿着就对了,跟为父客气啥。”


        

鹤天大袖一挥,阻止了鹤云川继续说下去。


        

犹豫了片刻,鹤云川见老爹心意以决,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好了,天色也黑了,你也早些休息吧,这两天就待在府里别出去闲逛了,


        

你的行李为父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就不用操心了。”说着鹤天就准备走出书房。


        

在走出房门的一刹那,鹤天又回头对着鹤云川补充道:“那株人参别直接服用,你不是武者,无法修行武者的基本内功法门,也就无法直接化解药材的强大药力,


        

所以你无法像武者一般直接食用,加上你虚不受补,最好将这人参用于药浴。别直接服用。”


        

鹤云川点头,还有这么多讲究的吗?


        

说完,鹤父才出了书房。


        

鹤云川熄了书房的烛火后,怀中抱着那装着千年人参的木盒回了自己卧室。


        

由于这人参太过珍贵,鹤云川并没有随意放在卧室某个角落,而是贴身放置于床头。


        

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可一躺在床上强烈的困意就袭上了心头。


        

鹤云川今天不仅进行了一场高等学院考核,回到鹤府还被罚跪了大半天,这一来二去身心皆是具疲。


        

躺在卧榻上,没多久他便睡着了。


        

许久之后,陷入黑暗的卧室突然亮起了一道一闪即逝的金芒。


        

……


        

梦中鹤云川不出意外的又做了同一个梦。


        

梦是一个梦,细节却有所不同,那就是他这回变成了那头雄鹰!


        

连续数次做这个梦,鹤云川也已经习惯了,没有一开始的慌张和无措,有的只是些许麻木。


        

鹤云川鹰头转动,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鹰躯,接着鹤云川试着张开双翅,欲展翅而飞!


        

也许自己可以试试翱翔在天空的感受了!


        

想着,鹤云川不由心中火热,有些激动地难以自持。


        

一声嘹亮的鹰戾声响彻而开,鹤云川扇动着自己现在这具鹰躯上的双翼,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天而起!


        

虽然鹤云川以前从未拥有过翅膀,更从未学习过鸟类的飞行方式,可这一刻的鹤云川,对于如何扇动翅膀来飞行,就好像天生就会一样。


        

与鹤云川刚做这种奇怪梦境的一开始,莫名就会骑马了如出一辙;


        

又好比当初鹤云川在拥有大黄狗身体时,天生就会用四条腿走路一样。


        

没有在意这些,鹤云川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天空中翱翔着,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划破长空。


        

盘旋在高空,鹤云川用那双锐利的鹰眼俯视着下方的苍茫大地。


        

鹤云川没有因为身处高空而感到害怕,反而异常兴奋。


        

属于鹰的超强视力,让鹤云川能清楚的看清下方的人和物,那连绵起伏的平冈,还有那在大地上疾驰,卷起漫天尘土的千骑!


        

梦境似乎屏蔽了鹤云川对所处高空的恐惧;


        

亦或者是因为他不仅继承了现在这具雄鹰原本的飞行技巧,同时还有它敢于冲击长空的勇气!


        

眼神微动,鹤云川鹰眼看向了地面上的一只正在奔跑的野兔。


        

不知怎的,一股强烈无比的猎杀的冲动,突兀出现在了鹤云川的心中。


        

没有多想,鹤云川在本能的驱使下,朝那在地上奔跑的野兔俯冲而去!


        

一声亢奋的鹰啸再次响彻云霄,鹤云川的眼中只剩下了那只野兔。


        

三十丈!二十五丈!二十丈!……一丈!


        

近了,更近了!


        

转瞬之间,鹤云川便从百米高空如同死神一般降临在了那只野兔的头顶!


        

那野兔在鹤云川在高空发出鹰啸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己的天敌,它试过逃离,但却无济于事!


        

鹤云川所化之雄鹰,出手快准狠,不仅没有给这野兔更多的反应时间,而且还封锁了这野兔所有的逃生之路!


        

生门尽皆被堵死,留给野兔的只有一道死门!


        

“噗哧~”


        

锋利的鹰爪如同开锋的匕首,像戳豆腐一般,直接撕裂了这野兔的身躯。


        

一时间兔血四溅,这野兔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断了气。


        

在这野兔死亡的一刹那的同时,梦境也开始破碎,所有的事物都开始化作尘埃散去。


        

只留一句:“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梦境至此彻底消散。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