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38章 承受痛苦
夜间

第38章 承受痛苦

        

第38章 承受痛苦


        

鹤云川回到内院,直接去了书房。


        

过几天就要离开南玉了,得赶快准备一下要带的行李和衣物。


        

推开书房门,鹤云川径直走到那几排书架前。


        

看着上面陈列的数百本书籍,鹤云川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带书籍去战争学书院的想法。


        

想来战争书院既然叫作书院,书籍定是不会少的,从自家府内的书房带书过去,也亏自己想的出来。


        

不过带上自己用了几年的那支笔倒是可以有,就当留个念想吧。


        

到时候在战争书院看到这支笔,自己兴许还可以回忆回忆现在的时光。


        

还有自己那张来自院长的精神书写,这肯定得带上,先生多次提到过,精神书写是有多么的珍贵。


        

而自己这些日子的观摩,也是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精神书写的妙处。


        

只不过随着自己多次的阅之,这精神书写的功效似乎变得越来微弱了。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也不知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力有了长进,所以这精神书写对自己的帮助在逐渐减小;


        

还是因为精神书写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多次阅之后就没用了。


        

先生走之前也没来得及与自己说,自己一个人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所幸就不去想了。


        

到时候去了战争书院,应该会有人能替自己解惑的。


        

四处打量着,鹤云川不由摇了摇头,看来书房里是没什么自己需要带的东西了。


        

走出书房,鹤云川迎面与走上前的老爹碰上。


        

鹤天已经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并未让鹤云川发现什么异常,看着儿子他询问道:“刚刚找为父有什么事啊?”


        

鹤云川尴尬一笑:“没什么事,就是想请老爹你帮我用那个人参改善一下体质。”


        

“哦,这种小事啊,随为父来吧。”鹤天说着就往膳房走去。


        

鹤云川抱着人参盒,连忙屁颠屁颠地跟上。


        

……


        

鹤府膳房


        

鹤云川赤裸着上半身,躺在一个大木桶里泡着热水澡,一丝丝热气不断从木桶中升腾而起。


        

看着还在忙活着搬运热水的下人,鹤云川呵呵笑道:“你可以先休息休息,我觉得这水温刚刚好。”


        

一旁的鹤天一抚额头,无语开口:“为父叫他来是烧水让你药浴的,不是让你在这儿泡澡的。”


        

闻言鹤云川讪讪一笑,收敛了脸色的笑容。


        

走到浴桶边伸手探了探水温,鹤天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点,一挥手道:“你可以先退下了。”


        

见鹤天吩咐,鹤府那下人这才抹了把脸上的汗,退出了膳房,还顺带关上了门。


        

鹤天打开手中的精致木盒,取出了其中的三千年份的人参,顿时一股中药味在这小小的膳房弥漫了开来。


        

鹤云川看着那酷似枯树根的人参,心中暗暗道原来这就是千年人参的样子啊,看上去挺普通的。


        

不过这味有点冲啊。


        

只见鹤天将手中人参直接一分为二,接着将其放入了鹤云川所处的热水桶中。


        

然后鹤天又不知从哪里去来了各种奇怪的药材,一股脑全倒进了浴桶中。


        

看着自己在周身水面漂浮着的奇怪药材,鹤云川只觉自己的鼻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实在是这些味太冲了,鹤云川开始有些怀疑老爹是不是在耍自己了,这样确定能对自己的体质改善有帮助?


        

鹤天知道儿子在想些什么,他嘿嘿一笑:“你放心,这可是我老鹤家祖传的药浴配方,这里面以那千年人参为主药。


        

之后为父又放了数种珍贵的药材,虽然比上那三千年人参,但也都是价格不菲。


        

后面可能会有点痛,忍着点。你只需要放轻松就可以了,其他都交给为父就好了。”


        

对药浴这种事情鹤云川一窍不通,对老爹口中的痛苦他也没在意,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老爹了,希望最后能有些用处吧。


        

突然,鹤云川惊咦了一声,他感觉水温似乎升高了些!皮肤都出现了淡淡的灼烧感。


        

鹤云川看向老爹说明了自己的状况,鹤天拍胸脯保证道:“放宽心吧,为父还能害你不成。”


        

鹤云川内心苦涩,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自己现在浑身都难受啊。


        

渐渐地,疼痛感似乎在加剧,鹤云川下意识又看向了老爹,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


        

“老爹,你这药浴真没问题吗?”


        

鹤天无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解释:“这是药浴在发挥作用,在改善你的身体呢,再疼也得忍着。


        

不然这么多珍贵的药材就都浪费了,再想凑齐这些药材就不只是时间和银两能买到的了。”


        

闻言,鹤云川一咬牙,不吭声了。


        

自己日后是要上战场的!若是连这种苦都受不了,如何能在战场上活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鹤云川只觉度日如度年,疼痛感已经充斥了他的全身。


        

每一秒在他身上的痛苦都在加剧,愈演愈烈,似乎是在不断突破鹤云川对痛苦的认知。


        

手臂额头上的青筋都因痛苦而紧绷,凸显在皮肤的表面不断地耸动着。


        

如同一条条青蛇缠绕在鹤云川的身上。


        

站在一旁,鹤天看着儿子痛苦的神色,他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他想说些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当初鹤天也曾体会过这种痛苦,那时候为他配药的是鹤云川的爷爷。


        

药浴中的每一位配药、每一位辅药,都不是随意配置的。


        

这些药材相辅相成之下,可以最完美的将主药的药力全部释放出来,最大化的运用。


        

加上各种珍贵辅药的药力,药浴所带来的好处,甚至要比直接服用主药,再运转内力来消化所带来的好处还要大的多。


        

所以小时候年少轻狂的鹤天虽然可以直接服用主药运转内力消化药力,但他还是选择了药浴的方法。


        

也正因为亲身体会过,鹤天才清楚药浴所带来的痛苦。


        

他那时尚还能运转体内内力来减轻痛苦,就算这样也差点没坚持住。


        

只能说老鹤家传承的药浴方子也是绝了,在痛苦中寻找变强的一丝机会。


        

若是儿子鹤云川可以运转内力来消化药力,他鹤天说什么也不会同意儿子使用这种方法的。


        

便是昨日将这人参给鹤云川作为生辰礼,都是鹤天考虑许久才做出的决定!


        

药浴桶中,鹤云川的精神已经处于接近崩溃的边缘,随时都会晕倒。


        

鹤天也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儿子的状况,若是鹤云川真坚持不住了,他会毫不犹豫将鹤云川给捞出来。


        

就在鹤云川的精神达到临界点的一刻,在浴桶中一丝金色的光芒突然闪烁了一下。


        

一股无形的力量护住了鹤云川即将瓦解的对痛苦忍耐的防线。


        

鹤云川按理说是坚持不了这么久的,可他的信念以及一股神秘的力量支撑着他一直坚持着。


        

死也不肯放松脑海中的那根弦。


        

鹤云川不知道的是,随着他精神的剧烈波动,和在疯狂边缘的不断挣扎,他自身的精神力都在以一种缓慢地的速度提升着。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