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44章 吃点东西
夜间

第44章 吃点东西

        

第44章 吃点东西


        

转眼大半日便过去了,马车队伍早已离开了南玉县城不知多少里。


        

行驶在大明的官道上,鹤云川看着车窗外的广袤农田和其上正在除草的农户,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顾楷斜靠着马车已经睡着了,陈旭则在闭目养神,应该是在修炼武道。


        

马车已经走了快两个时辰,看天色现在太阳正高悬,相必此刻已至日正午时。


        

也不知走到哪儿了。


        

正想着这些,突然一道“咕噜~”声在马车内响起。


        

鹤云川一愣,不禁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叫户雷度的学子正一脸讪讪地揉着肚子。


        

看来是空腹了,鹤云川不由摇头失笑,也是,都走了大半天了,不饿才奇怪呢。


        

想到这儿,鹤云川也顿觉有些饥饿,打开了老爹为自己准备的包袱,从中取了一个由油纸包裹的大饼。


        

对面,陈旭也因户雷度肚子传来的那声异响,睁开了双目。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随意瞥了眼户雷度,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再次闭目开始修行内力。


        

鹤云川一口咬在了大饼上,咀嚼了几口,又从包袱中取出了一个水袋来解渴。


        

老爹给自己准备的大饼,味道还真不错,猪肉馅的,里面还放了韭菜。


        

吃着吃着,鹤云川突然顿住。


        

看着对面直流口水,双眼冒光的户雷度,鹤云川一怔:“额,户兄你难道没有带干粮吗?”


        

闻言户雷度尴尬一笑:“我是自己准备包袱的,那时候有点急,就给忘了。”


        

鹤云川恍然,旋即笑道:“来,我这儿还有几块大饼,若不嫌弃,可以均给你一块。”


        

户雷度大喜,说实话他今天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怎么会嫌弃呢,如此就多谢鹤雄感慨了。”


        

说着一把接过鹤云川递来的大饼,大口吃了起来。


        

若是平时他还会推辞几句,但现在他觉得自己都快饿死了,哪儿还管这些啊。


        

睡梦中的顾楷鼻子耸动了几下,他闻到了大饼上传来的香气。


        

猛地睁开双眼,看着正在吃着大饼的鹤云川和户雷度,顾楷吞咽了口口水:


        

“那个你们谁能分我点吃食,我也有点儿饿了。”


        

不待鹤云川开口,户雷度抹了抹嘴,苦笑道:“实不相瞒,我没有带干粮,现在手中这块大饼还是鹤兄赠予的。”


        

听了这话,顾楷当即转头看向鹤云川,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嘿嘿笑道:“鹤老弟,你都分外人了,也分你表哥我一块儿呗。”


        

见反正老爹准备的干粮还很多,鹤云川就随手丢给了顾楷一块大饼,将他给打发走了。


        

没人注意到一旁陈旭的喉结也上下滚动了一下。


        

吃饱喝足的三人舒服的靠在马车内,顾楷咂吧了两下嘴:“那大饼味道还真不错啊。”


        

“就是就是。”户雷度附喝。


        

可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咕噜~”声响起,鹤云川三人互相对视了几眼,都望向了一个方向。


        

是陈旭所在的方向。


        

那边,陈旭面色涨红,不发一言,刚刚那声怪异的声音就是从他肚子里传来的。


        

户雷度迟疑问了句:“陈兄你也饿了?莫非连你也没带干粮?”


        

这个“连”字和”也”字用的妙啊。


        

鹤云川嘴角抽搐了一下,感情这里四个人就自己一个准备了干粮?


        

嗯~好像也不算是自己准备的,应该说是老爹准备的。


        

陈旭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更加涨红了,要他去问老对头鹤云川要食物这是绝不可能的,另饿死也丢不起这人。


        

顾楷啧啧怪笑了起来:“呦呦呦,谁家的少年郎连饭都吃不饱啊?”


        

陈旭双眼一瞪。


        

“你!”


        

陈旭一把掀开了马车的帘幕,看向驾车的车夫,直截了当地开口询问:


        

“这附近哪有客栈吗?还有多久才能抵达?”


        

车夫驾着马车回头看了眼陈旭:“大明官道上每三十里设一驿站,不过驿站只对吃官家饭的人服务,你们作为学子倒也勉强算是。


        

但按照吩咐,我们会在一家较大的客栈停留,住宿一宿,估计再有三个时辰的路程。”


        

陈旭面色一僵,三个时辰?那都到傍晚酉时了,现在才正午呢,会饿死人的!


        

坐在马车中的鹤云川三人当然也听见了车夫所说之话。


        

鹤云川无语摇了摇头,又从自己的大包袱中取出了一块包着油纸的大饼,递给陈旭。


        

虽说陈旭跟自己不对付,但怎么说也是自己八年的同窗。


        

加上今早在县学门外,自己已经给了他一拳,这刻骨铭心的一拳也应该算是报了仇了。


        

所以现在自己跟他也没多大的恩怨了,当然了,他舅舅除外!


        

那日自己差点被陈旭舅舅给废了这件事!


        

老爹鹤天当然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给整个明白,无缘无故的,程旭舅舅为何要害自己儿子?


        

据老爹所说,事后他曾逼问过陈旭舅舅为何对自己下此毒手。


        

陈旭舅舅说是听自己外甥,也就是陈旭在家中抱怨:鹤云川在课上让他失了颜面,而颜面对于读书人来说最是重要。


        

正巧程旭舅舅知晓鹤云川的样貌,所以那日偶遇鹤云川重伤。


        

在认出鹤云川后,他便决定对鹤云川暗下黑手,给自己外甥出口气。


        

之后就有了所发生的一幕幕。


        

对此鹤云川只能说活该,那日是陈旭在课上挑衅自己在先,他自食恶果罢了。


        

陈旭看着鹤云川递来的大饼,冷哼一声:“我不需要!”


        

可他刚说完,肚子就又发出了咕噜的声响。


        

顾楷一乐,一边抠牙一边道:“得了吧你,还不需要?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陈旭用手捂着肚子,恨恨看了眼顾楷,犹豫了片刻这才接过了鹤云川递来的大饼。


        

“哼,我不会白吃你的大饼,诺,这是三两银子,不知道可以买你这大饼多少个了。”


        

说着陈旭从自己的锦袋中掏出了三两银钱给了鹤云川。


        

接过银两,鹤云川没有多说什么,陈旭不想欠自己人情也好,反正自己也不在乎。


        

闲来无事,鹤云川便掀开马车的帘幕,看向车夫问道:“打扰了,请问从南玉县到战争书院有多少里路?”


        

车夫想了一下,方才答道:“走官道近三百里路,马车日行七十里的速度,再加上一路上的休整,怎么也得五日左右。”


        

鹤云川明了,点了点头:“谢过了。”


        

车夫笑了笑:“一句话的功夫罢了,不至于,谢就不必了。”


        

顾楷突然开口询问:“车夫大哥我看你这么熟悉,你去过战争书院吗?知道那里什么样吗?”


        

四人都望向了车夫。


        

驾驶着马车,背对着众人。车夫笑道:“不清楚,没进去过,但是战争书院不比南玉县小多少就是了。”


        

闻言,鹤云川双眼瞪得溜圆,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一个学院的大小堪比一个县城!


        

这是什么概念?!


        

南玉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大县城,可也说不上小。


        

本以为南玉县学已经够大了,战争书院作为高等学院比县学大,这点很正常,可大到堪比一整个南玉县?!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怎么可能,别逗我们了。”顾楷面色僵硬地干笑道,从口中艰难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车夫不由一笑,没有回头去看顾楷:“呵呵~,我都快五十岁的人了,骗你们这些后生干嘛。战争书院确实不比南玉县小,反而可能还大一点。”


        

鹤云川四人沉默了。


        

这也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