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46章 一剑枭首
夜间

第46章 一剑枭首

        

第46章 一剑枭首


        

无所事事地坐在桌边,鹤云川四人所幸便闲聊了起来。


        

那边,玄服青年耳朵动了动,那微闭的双眸缓缓睁开,一丝丝淡淡的杀意在其眼中酝酿。


        

接着他陡然站起身,握紧腰间佩剑剑柄,玄衣蔽膝摆动,大步朝着楼下走去。


        

注意到玄服青年的举动,鹤云川不由一愣,停下了与顾楷之间的交谈。


        

其实不止是鹤云川,其他不少学子也注意到了玄服青年的异常,不过都没太过在意。


        

可鹤云川却发觉有些不对,刚刚他似乎在玄服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杀意。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虽然疑惑不解,但鹤云川也不好询问,看玄服青年这架势,相必就算自己问了,他也不会回答。


        

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图惹人不快罢了。


        

也许是自己感觉错了,也说不准。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楼下,巡检官与三个巡检坐在一块儿,正酌着小酒吃着小菜。


        

而此刻,玄服青年把着腰间佩剑缓缓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见到走下来的俊俏青年,巡检官品着酒的动作不由一顿,看向了青年。


        

玄服青年却看都没看巡检们一眼,经直走向了客栈的大门。


        

犹豫了一下,巡检官对着玄服青年开口询问道:“你要去哪儿?”


        

“处理些琐事,无需在意。”


        

头都没回,留下这么一句不带丝毫情感波动的话,玄服青年便走出了客栈大门。


        

一个巡检面色不太好看,对着中年人巡检官抱怨道:“战争书院的家伙可真是狂啊,连我等都丝毫不放在眼里。”


        

巡检官面色却是不变,摆了摆手:“休要多言,继续吃饭。”


        

闻言,那巡检心中虽有不满,但巡检官都开口了,他也不好在说些什么了。


        

……


        

走出亮堂的客栈,玄服青年迈入了夜色下的黑暗,几个跳跃起落,便消失在了客栈的门外。


        

官道上,一个头带斗笠,身着布衣的男子,骑着一匹棕色骏马正在全速驰骋着。


        

在这斗笠男子的背部还负着一柄宽大的砍刀,刀上染着已经凝固的血液,刀口有还几个小豁口。


        

此刀一看便知是经历过一场恶战。


        

斗笠男子骑着马,时不时会左右张望两下,他的神经似乎十分地紧绷,就像在被什么人追赶着一样。


        

突然,斗笠男子无意间地一瞥,他看到在自己后方,正有一道迅捷灵敏的身影在不断地逼近!


        

这道身影在夜色下辗转腾挪,不断地跳跃着,一跃便是五六丈的距离,堪称神速。


        

斗笠男子目光一凝,暗骂了两句,然后狠狠对着马屁股抽了一鞭子,试图甩掉背后的人影。


        

“恰额~”一声大喝,马匹奔跑的速度又快了三分。


        

斗笠人后方,看着那急速奔腾的骏马,玄服青年面色不变,隐约间他的速度似乎也提升了几分。


        

斗笠人瞥了眼依旧如狗皮膏药般的身影,内心有些暴躁,他对着身后大吼一声:


        

“别追了,我见你也不像是巡检,你我无冤无仇,为何不肯给我一条生路?”


        

玄服青年闻言,眼神毫无半点波动,他取下了腰间一块圆形的玉佩,看准了前方奔走着的马匹的右后腿。


        

接着用力一甩,手中玉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开空气的阻碍,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转瞬之间便砸在了马腿上。


        

斗笠男子听到身后传来的破空声,还没来得及反应。


        

胯下这棕色骏马便是一声悲惨地嘶鸣,向前跌去,连带着马上的斗笠男子也被甩飞了出去。


        

斗笠男子被拋飞在半空中,不由大惊失色,连忙控制稳住身形,脚步踉跄地堪堪落在了地面上。


        

回头看了眼翻倒在一旁的马匹,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一把抽出背后的大刀。


        

刀尖指向已至自己五丈开外的玄服青年,暴喝道:“我无意与你为敌,同为武道小成,你非要与我鱼死网破吗!”


        

玄服青年站立在斗笠男子的身前,右手把着腰间佩剑剑柄,左手握着自己的灰白色腰带。


        

就那么冷冷地看着斗笠男子,不发一言。


        

斗笠男子见对面不回话,还以为对面已经开始考虑自己之前所说的话了。


        

便又开口道:“看你也不像是巡检,你没必要多管闲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许久,玄服青年才终于开了口:“无故杀我战争书院学子,当杀!”


        

一边说着,玄服青年还一边弯腰,从地上不紧不慢地捡起了之前掷出去的玉佩。


        

斗笠男子闻言,眼中浮现出一丝忌惮,接着阴翳之色一闪:“你是战争书院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同为武道小成,你以为你吃定劳资了吗!!!”


        

说罢不再犹豫,斗笠男子悍然出手,身影一闪,已跃至半空,手中砍刀猛然劈下,直指玄服青年头颅!


        

看着这势大力沉的一刀,玄服青年眼睛微抬,就那么静静看着这劈下来的一刀,也不闪躲。


        

斗笠男子双眼一眯,眼前这小子是被吓傻了吗?连躲都不知道躲?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瞳孔骤然一缩!


        

他手中大刀毫无阻碍地劈在了玄服青年的身上,将之劈成了两半。


        

可却没有一丝鲜血留下,眼前的玄服青年的身形也在渐渐变淡。


        

“这是残影!!!”


        

这个念头出现在斗笠男子心中的一刹那,他已然汗毛炸裂,一股死亡的危机感,遍布了他的全身。


        

而在同时,斗笠男子身后,玄服青年握着佩剑剑柄,“刷”的一声,一把抽出长剑。


        

月色下一道寒光闪过,伴随着一声凄厉地惨叫声响起,刹时间鲜血四溅而开。


        

原地只余下了一具手握大刀的无头的尸体和一地的鲜血。


        

“哐当”一声,无头尸体手中砍刀无力脱落,砸在了地上,接着无头尸体也跟着“噗通”一下,应声倒地。


        

玄衣青年连带着斗笠男子的头颅,则已然失去了踪迹。


        

在玄服青年离开没多久,十几名骑着马匹的巡检,方才匆匆赶至。


        

这几名巡检和护送鹤云川这些学子的巡检,明显不是同一批人。


        

看着地上的无头尸体,一个巡检走下了马,走上前去查看了一下尸体。


        

而后又看了看远处还倒在地上悲鸣着的棕色马匹,回头拱手道:


        

“禀大人,死者不出意料,应该就是我们正在缉拿的要犯—元海。


        

需要继续追查是何人下的手吗?


        

毕竟元海虽是朝廷要犯,但被非官府势力处决,这终归不符合大明律法。”


        

这批巡检中的巡检官没有直接回答这名巡检的问题。


        

而是走到尸体旁,仔细打量了一下,看着那尸体脖子上那光滑的伤口,不由双眼一眯。


        

喃喃开口道:


        

“此人出手干净利落,一击致命!且一剑枭首!这种杀人的手法,让本官不禁想到了边关战场。”


        

说着,这巡检官笑了笑,战场上的将士出手都是快!准!狠!能只出一剑,便不会多出第二剑。


        

而且动不动就是斩首,砍头,取首级!


        

再联想到这通缉犯因何事被通缉,一切似乎都能解释通了。


        

战争书院…出手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