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47章 回到客栈
夜间

第47章 回到客栈

        

第47章 回到客栈


        

推开客栈的大门。


        

玄服青年在所有车夫乃至巡检们震惊的目光中,右手把着佩剑,左手拎着一个染血的布袋,大步走了进来。


        

那布袋鼓鼓囊囊的,尤在往下滴着鲜血,一股强烈无比的血腥味充斥在了整个客栈。


        

布袋内的是什么东西,不用说在场所有人也知道是什么了—人头!


        

之前那曾在背后腹诽玄服青年的巡检,看到这一幕,不由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缩了缩脖子。


        

巡检官也是面色怪异地看着青年,刚刚这家伙出去就是为了杀人?


        

好家伙,杀完了人还把头给带回来了,真不愧是战争书院的作风啊。


        

没有上去询问什么,对方既然是战争书院的人,那做事情自然有数,杀的也定然是该杀之人。


        

自己等人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学子的安全,至于其他事与自己何干,何必去自找麻烦。


        

玄服青年没有理会众人敬畏的目光,经直大步朝客栈二楼走去。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待他走后,在坐的众人才长出了口气。


        

看着自己挥下巡检们的样子,中年巡检官不由心中窝火,斥喝道:


        

“瞧瞧你们现在的样子,成何体统,我等是巡检,刀尖舔血那是家常便饭,不就是杀了个人吗,你们至于惧成这样?”


        

一众巡检们不说话了,说实话,他们刚刚确实是有些畏惧了。


        

说到底巡检终归不是久经沙场的将士们可比的。


        

他们都杀过人这点不假,但通常都不会取下敌人的首级,那太残忍了。


        

但这并不是让他们害怕的主要原因,他们在畏惧的更多是玄服青年本身。


        

他那杀人不眨眼的淡然,杀人对他来说好似喝水一般。


        

难道从战争书院走出来的人,都是这么凶残的吗?


        

楼上,鹤云川等人还在吃饭,不过现在的菜肴比之先前可谓是截然不同了。


        

什么烧鸡烤鸭,猪蹄牛肉,顾楷都让小二上了一份,足足七道菜,还有一碗汤。


        

四人吃的是不亦乐乎,看得周围人是羡慕不已,不少人也有样学样,也点了几道菜。


        

不过炒菜终究是要时间的,在上菜之前,他们这些学子只能先看着鹤云川四人大吃特吃了。


        

顾楷剑眉一挑,一把夺过户雷度手中的最后一个红烧猪蹄,含糊着道:


        

“你都吃多少了,这个还是让我来代劳吧,你多吃点米饭。”


        

看着空荡荡的右手,再看看被夺走的猪蹄,户雷度嘴角抽搐,欲哭无泪。


        

我吃了多少!?哎呀,我的天哪!你咋好意思说这话呢,咱吃得就算再多,也没你吃的多啊。


        

在心中抱怨了一句,户雷度便开始继续品尝其他菜。


        

鹤云川则专心对付着手里的鸡腿,没有去争那些大猪蹄子。


        

鸡腿才是真爱啊,一个字香;猪蹄什么的都是浮云。


        

而陈旭即使是在吃饭时,依旧臭着一张脸,在那闷闷喝着鱼汤。


        

突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飘入了二楼所有学子的鼻子中,自然也包括鹤云川四人。


        

放下手上的鸡腿,鹤云川望向血腥味的源头,只见一个身着灰白色玄服的青年,缓缓踏步走上了二楼。


        

在他手中赫然提着一个装着不明物体,鼓鼓囊囊的布袋。


        

这布袋不仅染了血,在布袋下方还有一滴滴的鲜血在滴落!


        

鹤云川眼角直跳,一瞬间他便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这股血腥味更是确定了他的猜想。


        

这布袋中装着的是一个人的头颅!


        

原本还有些嘈杂的二楼,在玄服青年到来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所有学子都是连大气都不敢喘,这股熟悉的血腥味,他们都曾在高等学院考核那日闻到过。


        

这是人血的味道!


        

玄服青年离开的这段时间内,竟然杀了一个人,还把头给砍下带了回来!


        

看着如若无人的玄服青年,无一人敢上前询问。


        

鹤云川盯着玄服青年坐在桌边的身影,久久都未曾收回视线。


        

而对面,顾楷和户雷度一下子觉得手里的荤菜不仅不香了,现在细想还有点反胃。


        

若不是高等考核那日见惯了死人,此刻的他们,估计都已经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给吐出来了。


        

顾楷面色不太好看,恨恨朝着玄服青年的方向瞪了一眼。


        

顾楷极度怀疑,这玄服青年的脑子有问题,谁吃饭时会把血淋淋的人头摆在旁边,即使是包了布。


        

现在好了,好好一顿饭,硬是被整的毫无丁点胃口了,额,当然,可能是顾楷已经差不多吃饱了。


        

鹤云川则在思考这玄服青年刚刚到底去了哪里,杀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玄服青年离开其实并没有多久,想来没有离开客栈太远。


        

他的身上也无丝毫打斗过的痕迹,灰白的玄服上滴血未沾,亦如之前一般无二。


        

看来这玄服青年对所杀之人拥有实力上的绝对碾压;也可能是他出手直接偷袭,让对手没有反抗的机会。


        

当然了,鹤云川更倾向于相信第一种可能,这玄服青年毕竟是来自战争书院的人,实力理应是不会太弱的。


        

也许这位来自战争书院的青年,其目的原本就是为了杀一个人而来的,护送自己等人只是顺带的。


        

越想鹤云川便越觉得有可能。


        

顾楷还在那抱怨道:“早知道咱们就上三楼吃了,现在谁还有心思吃饭啊,真是晦气。”


        

程旭罕见地支持了自己的老对头,也是点了点头。


        

鹤云川却不合时宜地笑道:“我还有心思吃。”说着又拿起碗中的鸡腿,咬了一口。


        

顾楷眼角直跳,对啊,他怎么给忘了,自己这儿还有一个心狠手辣或者是神经大条的表弟。


        

算了,当他之前的话没说吧。


        

这时,巡检官和一个店小二一齐走了上来,先是瞥了眼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的玄服青年。


        

接着才看向了一众学子,朗声说道:“今晚便在这客栈中住一宿,明日卯时继续出发。


        

客房依旧按照本官今日给你们的分配来,四人睡一间。


        

谁敢半夜扰他人清梦,亦或者擅自入其别组的客房,本官定不轻饶。


        

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学子们都齐齐应声。


        

鹤云川四人听后,都是面色古怪,连睡觉都得一块儿了,这还真是绝了。


        

“接下来会由客栈的小二带你们去各自的客房。


        

本官还要去知会一下三楼的学子,便不多停留了。”说罢走上了三楼。


        

顾楷抢先拉着店小二,催促道:“走走走,先带我们四个去我们的客房。”


        

原因不用说,这里的血腥味太浓了,闻着十分的不适。


        

其他一些学子才反应过来,可显然来不及了,只得恨恨地瞄了眼鹤云川四人。


        

店小二领着鹤云川四人走到了一间客房前,推开房门,示意四人进去。


        

走进这间客房,客房内没有点灯,所以有些漆黑。


        

店小二轻车熟路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月光透了进来,客房这才明亮了许多。


        

总体来说还行,四张木板床,床上还有叠好的被褥,客房内也并无异味。


        

处理好一切,小二笑呵呵地说道:“几位客官住好,明天小店会准备好你们的早餐。”说完就打算离开。


        

顾楷急忙拉住了小二:“等等,你们这儿的茅房在哪儿啊?你还没说呢。”


        

“在后院。”


        

待小二走后,鹤云川这才走到靠窗的一张床边,将包袱放在了床头,又将被褥铺好在了床上。


        

躺在其上开始休息。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