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54章 不相上下
夜间

第54章 不相上下

        

第54章 不相上下


        

四双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顾楷和陈旭相握的右手。


        

顾楷在这时开口说道:“为了公平起见,我数到三我们在开始发力如何?”


        

陈旭不知可否地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好,三!”


        

话音一落,顾楷右手瞬间开始发力,将陈旭的右手像桌面上重重扣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是让陈旭这个当事人猝不及防,便是连鹤云川和户雷度这两个旁观者也是不由为之一愣。


        

待反应过来后,户雷度当即暴了一句粗口:“顾楷你大爷的,竟然耍诈!当真是无耻至极!”


        

鹤云川也是嘴角不住地抽搐,谁能想到顾楷竟会越过了一和二,直接数出了个三来。


        

对此鹤云川真想说一句: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


        

那边陈旭眼瞅着自己的右手手背即将接触到桌面,赶忙竭力控制住这种趋势。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此刻的陈旭内心很想骂娘,却根本抽不出一点力气去说话,因为他必须得拼尽全力才能维持住这种平衡。


        

哪一方先开口说话,那对面就基本上已经赢了一半。


        

突然间,陈旭的面色一狞,骤然加大了右手上的力道,将自己的右手给扳正了回来。


        

就这样,二人又回归了一开始的状况。


        

顾楷紧紧咬着牙,嘴巴微微咧开,面部都有些涨红,额头上也是青筋毕露。


        

再看陈旭也同样没好到哪里去,双眼瞪的如铜铃那般大,隐隐可从他的眼中看到几缕血丝。


        

二人的右手臂皆是因为太过用力而在微微颤抖着。


        

一旁的鹤云川和户雷度没有再发一言,以免打扰到了处于角力中的顾楷二人。


        

以前在南玉就能看出顾楷和程旭的好胜心有多强,二人都是不服输的性格,也不知最后到底会是谁输谁赢!


        

鹤云川在心中如此想着。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顾楷二人头上已是大汗淋漓,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脸颊滑落。


        

右手臂颤抖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连带着木桌上的茶几都在微微抖动着。


        

甚至就连他们二人手肘抵着的木桌,也开始发出了阵阵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让人听着不禁有些担心,这木桌会不会在下一刻坍塌。


        

比到这种程度,顾楷二人都已有些力竭,无一不是面色狰狞而扭曲。


        

就在下一刻,随着咔擦的一声脆响,本就到达了极限的木桌,最终还是四分五裂了开来。


        

顾楷和陈旭也是一下子失重,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


        

鹤云川见此吃了一惊,一把上前将地上的顾楷给扶了起来,户雷度则扶起了陈旭。


        

谁能想到这木桌竟然真就这么塌了!


        

被扶起身的顾楷二人的右手臂依仍旧在不自觉地颤抖着,显然是用力过猛导致的。


        

喘着粗气,顾楷嘿嘿笑了两声:“老陈你运气倒是不错啊,想必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若非这木桌拖垮,此刻你已经输了。”


        

陈旭毫不示弱,他冷笑道:“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呢,我是快力竭了,你又何常不是?


        

要是真的这么比下去,谁输谁赢还未可知也!还有你个无耻之徒竟敢使诈!便是你赢了那也是胜之不武!”


        

闻言,顾楷却是一脸的痞相,挑了挑自己的剑眉,不屑地道:


        

“我如何使诈了,当初我说的可是数到三便开始发力,你倒是说说我如何使诈了?


        

是你自己反应力慢罢了,这能怨谁啊。


        

再者说了,在之前我就已经与小户子比过一场了,你与非全胜状态下的我比,也好意思谈公平。


        

便是这桌子未塌,那到最后也肯定还是你顾爷我赢。”


        

“你放屁,扳赢户雷度那玩意儿能耗费你多少力气啊,你也有脸说这桩子事。


        

有本事就接着比啊,光说大话……”


        

一旁户雷度脸上浮现数条黑线,这两人扯就扯,怎么还扯到我的身上了。


        

还有什么叫户雷度那玩意儿,这说的是人话吗?这不是明摆着侮辱人吗。


        

鹤云川见二人又欲再次比试,急忙上前拉开二人:“改日再比也不迟,你们还是先考虑考虑怎么赔偿客栈损失吧。”


        

说着指了指地上坍塌的木桌。


        

顾楷大手一挥,豪迈地说道:“一个木桌罢了,能值几个钱,到时候我一人赔偿便好了。”


        

陈旭冷哼一声:“不必,我自己的那份我自己会出,不需要你来,你只要把你那份赔偿出了就行了。”


        

顾楷没再多说什么,揉了揉发麻的手腕,而后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


        

“我困了,就先睡了。”


        

说完直接躺在了床榻之上,开始呼呼大睡,不再理会众人。


        

鹤云川无奈摇头,最后扫了一眼地上的破木桌和一地的茶几碎片,也翻身上床歇息了。


        

由于处在最靠近的位置,户雷度先是熄了灯,而后才上了自己的那张床铺开始睡觉。


        

……


        

梦境中,


        

睁开双眼,鹤云川先是下意识看了眼自己属于人身体和胯下骑着的马匹,而后才开始观察起了四周。


        

不出意外的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梦境,这回自己变成那锦帽貂裘的千骑中的一员,不再是那头雄鹰了。


        

打量着自己周围的其他人,他们的面孔还是一如当初一那般无法看清,可他们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挪回目光朝身前望去,只见在自己前方,有一个同样是锦帽貂裘且左手牵着黄狗和缰绳,右手托着一只雄鹰的背影,正孤傲的骑着马匹前行着。


        

这位应该就是那个叫苏轼的大诗人吧,对于这一点鹤云川早有猜测,就是无法确定和证实。


        

变成千骑中的一员后,鹤云川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是夹杂在千骑之中,骑着马静静地前行着。


        

说实话,数千匹马同时行进所发出的马蹄声和马匹粗重的鼻息,还真是让人不由的有些震撼啊。


        

鹤云川在心中这么想着。


        

片刻后,梦境化作烟尘消散,鹤云川悠悠转醒了,天色也已经亮了。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鹤云川从床上坐起了身,翻身穿上了白靴下了床。


        

这时店小二的敲门声也刚好从门外响起。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