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战争书院 > 第56章 因果报应
夜间

第56章 因果报应

        

第56章 因果报应


        

“吏部左侍郎之死无非三种可能,其一便是有敌国强者潜入暗杀了左侍郎,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


        

且不说别的,光就是以奉天府的戒备森严程度,也决计不可能让一位身份不明的强者偷偷潜入,除非是内部有人接应,而接应者的身份还不低。


        

再者说了,敌国强者就算是派遣强者来我大明,也不至于单单只为了杀一个吏部左侍郎,这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要杀那目标也该是各大甲等学院院长,或者是兵部的官员,要不然意义不大。”


        

一位身着官服的灰发中年人摸着下巴喃喃自语着。


        

身旁另一位官员出声询问道:“大人,那另外两种可能呢?”


        

中年人瞥了一眼出声发问的官吏,淡淡说道“另外两种可能,一是皇党之争,二是仇杀。”


        

那官吏闻言双眼一瞪:“大人是说,是二皇子和三皇子动的手?”


        

中年人眉头一皱,呵斥道:“本官可从未如此说过,慎言!”


        

那官吏自知说错话了,连忙象征性的捂住了嘴,随后才低声开口道:“这里可是天子脚下的奉天府啊,谋害一位二品的朝廷命官,这……”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灰发中年人呵呵一笑:“吏部左侍郎乃是大皇子党派的人,这事人尽皆知,在朝堂上可不是什么秘密。


        

加之吏部左侍郎此人屡次弹劾三皇子和二皇子,他的死牵扯到两位殿下这也并不奇怪。


        

至于敢不敢,哼,可笑,从几位殿下开始争那东宫之位起,他们便已经陷入了泥潭之中而不可自拔。


        

输就是死,别无他路。三位殿下都不是优柔寡断,丝毫不惜手足兄弟之情之人,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此话不假啊。


        

只要手脚干净,是拿不住什么把柄的,若是连这点胆魄都没有,当初也不会去争那太子之位。”


        

那官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时,灰发中年人又开口提醒到:“也不能排除是仇杀的可能,派人去查查吏部左侍郎生前可曾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是他儿子得罪了些什么人。


        

毕竟此次除了吏部左侍郎本人,就只有他那唯一的独子遇了害,说不得此事起因还在他那儿子身上。”


        

“明白了,下官这就去派人查一下。”


        

说着那官吏就准备离开,可中年人的声音却再一次传了过了。


        

“虽然估计在三皇子和二皇子那边应该是查不出什么了,但样子还是得做足了,便也派些人去吧。”


        

“诺。”


        

待这官吏彻底离开了后,中年男子才拿起来了桌上的一个茶盏,悠哉悠哉的闵了一口茶。


        

喃喃着:“还好有大理寺一同调查,若不然要是真查出了些什么,还真是会让人有些头疼啊。


        

这些麻烦事还是让大理寺的人顶在前面吧,我刑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呵呵呵。”


        

说到后面,中年人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


        

奉天府城南的一处酒楼中,一位年至花甲的白发老者独坐在一张酒桌前,喝着闷酒。


        

若是仔细注意,还能看出老者握着酒碗的手在微微颤抖。


        

狠狠灌了一大口,放下手中的瓷碗,老者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脑海中回想起了前些天的一幕画面:


        

同样是这处酒楼,一位白衣文士打发走了酒楼其他所有的客人,而后找上了自己,并且直接报出了他的身份和来的目的。


        

那位白衣文士是一位皇室大人物麾下的文人,来找自己是奉他主子的命令来帮自己了却一桩自己的心结的。


        

白衣文士说:“老将军堂堂大明府羽承宣布政使司提督,您老一生戎马生涯数十载,一辈子都托付给了大明的百姓。


        

而您的后人却遭奸人迫害,您真就能憋的下这口气吗?忠烈之后不得善终,而凶手却逍遥自在,吃着百姓俸禄。


        

您那死去的孙女,和郁郁而终的儿子儿媳妇便是死了,在九泉之下也怕是难以安息啊。”


        

“够了,你到底要说些什么!!!”听到这儿,老者已然是青筋毕露,双眼充血。


        

见此,这文士忙是安抚道:“老将军你先消消气,我不想说些什么,只是托我家殿下给你带一句话,他愿意帮您报仇。”


        

“帮我?报仇?”老者一怔。


        

“没错。”


        

“你家殿下准备如何帮老夫报仇?”


        

“殿下说了,虽然他不能帮老将军您动手杀了那人,但却可以为您免了后顾之忧。”说到这儿,白衣文士是嘴角扩大了些许。


        

“后顾之忧……”老者瞬间明白了白衣文士的意思,他不由呵呵冷笑道:“你们就不怕老夫直接上奏弹劾了你家殿下,告发此事”。


        

白衣文士笑容依旧不减分毫:“老将军大可以去试试,您既然当初在为自己子嗣申冤的奏章,都能被人压下,那也该相信我家殿下同样可以做到此事。


        

便是这事真被圣上得知了,我家殿下也顶多受些皮肉之苦罢了,那吏部左侍郎父子也顶多受些责罚,断然不至于丢了性命。


        

而且在来之前,我家殿下便早有言,让我提醒一下老将军。


        

老将军曾经身为府羽提督,权势滔天,也是一个聪明人,千万不要犯傻啊,再怎么样也要为自己家族的其他后人考虑考虑。


        

而且这可不只是我家殿下一人的意思,也是另一位殿下的意思。”


        

听完这番话后,老者眼皮跳动,眼角都在抽搐:“老夫可以理解为,你们是在威胁老夫吗?!”


        

“不敢不敢,将军千万别这么想。”白衣文士依旧满脸如沐春风的笑容,看着白发老者。


        

气氛一时间僵持住了,许久后。


        

“你们怎么敢肯定老夫一定会出手报仇?”老者说出自己最后一个问题。


        

白衣文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答道:“从我找到老将军的那一刻起,您已别无选择了。


        

事后您家族的后人两位殿下会保下来的,您只管干您该干以及想干的事。”


        

长出了口气,老者颤巍巍的拿起了桌上的瓷碗,灌了满满一大口酒:“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会一定会保下老夫的家族!”


        

白衣文士就那么与老者灼灼的目光对视着,寸步不让,就那么不咸不淡的吐出了五个字:“您别无选择。”


        

“砰~咔擦~”


        

老者手中握着的瓷碗瞬间炸裂破碎开来,酒水满天溅洒。


        

默默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白衣文士嘴角的弧度反而更大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