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从娶了女魔头开始证道 > 第二十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
夜间

第二十章最危险的地方就是

        

气氛倏然一沉。


        

沉吟了约摸一到两秒,许夏沉声问道:


        

“你是什么人。”


        

“注意,你没有提问的权力,你只能回答是或不是。”


        

“.......”


        

两人看了眼彼此,许夏只能先改口道:“你要我干什么。”


        

“这件事你不能再追查,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不能上报你所在的宗门,只要你答应,我就告诉你同伴们所在。”


        

“就这?”


        

许夏眉头一抖,这个走向实属让他意外。


        

“呵,对。”神秘的男声笑了一下,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愉悦,叫人不寒而栗,“我可以给你几分钟时间思考。”


        

语落,也不给许夏再询问的机会,对面就切断了玉符。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湖岸气氛一转阴沉。


        

“师公这是陷阱,你不能答应。”冯平立刻开口劝说。


        

“我知道。”许夏道,是不是陷阱他还是能看的出来,“但既然他敢如此光明正大,就代表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又或者他有着可以全身而退的底牌。”


        

冯平也肯定道:“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处理的范围,我们必须立刻上报宗门。”


        

许夏肯定的点了点头:“好,那冯哥你去通知宗门,我先去会会他。”


        

“嗯?”冯平眼睛瞪的滴溜圆,他急道:“师公你别冲动啊,你还年轻,可不能让韩长老守活寡啊。”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一针见血啊,你这样很容易让人没法聊天的......许夏内心腹诽,他解释道:


        

“从对方语气来看,应该以为我只有一个人,所以我们可以两边同时行动,当然他也可能是在假装,也有可能只是当初的自负,分两头行动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你一个人也太危险了吧,万一......”冯平欲言又止。


        

对方是什么底细都不清楚,贸然行动,只怕是凶多吉少。


        

许夏会心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留给他一个放心的目光说道:“大不了我可以跑嘛,我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有信心。”


        

只要有百里靴在手,他就有信心争做最快的男人。


        

况且,他手里的底牌,可不止这一个,全身而退,他还是有底气。


        

“可是......”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许夏立刻启动玉符。


        

玉符很快接通。


        

“挺快的嘛。”男子声音沙哑,有些意外。


        

许夏哼了哼道:“小爷我向来做事迅速,说吧,去哪。”


        

“城郊,那有一处破烂寺庙,你的同伴就在那里,记住,别搞事。”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


        

许夏哼了哼,就关闭玉符,开始行动。


        

怎料对方这时又问道:


        

“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许夏警惕一皱眉。


        

冯平也绷紧了心弦。


        

这一刻,仿佛都能清楚的听到彼此的心跳。


        

结果。


        

“你叫许夏吗?”


        

“.......”


        

.......


        

城郊,破烂寺庙。


        

阴风习习,微弱的烛光被点亮。


        

刺青男蹲坐在角落内,扣扣捏捏似乎在准备什么东西,他看上去心情很愉悦。


        

一旁角落里,被捆绑的两女亲眼目睹着这一切,两人脸色苍白,呼吸絮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眸子里满满的都是不甘和绝望。


        

位于邪榜第233位的魔酮他已经停留在伪丹期很久了。


        

对于结丹的渴望,定是会很疯狂。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本来以为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结丹,没想到你们几只小老鼠自己送上门来,看来就连上天都在眷顾我。”


        

“你们别急,等你们的同伴来了,我就将你们的生气全部都吸收殆尽,你们都会永远在一起。”


        

“不过是在我的身体内,作为我的金丹。”


        

听着这令人打从身体就不适的诡异笑声,姜寻燕终于是忍不住了,她一咬牙,阴阳怪气冷笑道:


        

“你除了会耍阴招外还会做什么,有本事别易容,你还斗的过谁。”


        

“当然谁也打不过啦,这么简单的事,还用你告诉我吗?蠢女人。”魔酮翻了个白眼。


        

顺口嘀咕了一句:“这年头正道修士都这么无脑的吗?”


        

姜寻燕一皱眉.......不对吧,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气急败坏,受到挑衅,说我就不易容了,咱们看看谁能打的过谁,才对吗?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姜寻燕抿嘴一咬,改了种方式道:“你,你别得意,就你那明显的陷阱,傻子才会上当呢。”


        

“我知道啊,我本来就是要让你们被救走的。”魔酮再次翻了个白眼。


        

顺口又嘀咕了一句:“这年头正道修士连这么简单的事情捋不清吗?真是废了。”


        

姜寻燕顿时哑口无言。


        

恨恨的直咬牙,感觉有被冒犯道。


        

就在她无语时,魔酮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


        

被一阵白光缭绕,他的身体正在渐渐变小。


        

在两人错愕的目光下,他,居然变成了姜寻燕的模样,甚至,他还开始拿绳子把自己给绑住。


        

那个绑法。


        

莫非是龟甲缚?!


        

这,这,这变态啊!


        

这个男人居然有女装癖。


        

甚至还有捆绑癖。


        

姜寻燕娇躯颤抖,一阵恶寒,猛然倒吸了口凉气。


        

万万没想到,邪榜上人人为之惊恐的大坏蛋,居然有这种癖好。


        

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姜寻燕打从身体上感觉不适。


        

而这时只听林玉恍然道:“你这家伙莫非是想顶替小姐的身份。”


        

“顶替我。”姜寻燕一怔,随着捋清思绪,她脸色渐渐失去血色变的苍白无力。


        

魔酮幻化的姜寻燕冷笑一声:“终于遇到个聪明的了。”


        

他舔了舔嘴唇,嗤笑道:“常言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作恶多端的魔修,居然藏身在正道修士的地盘。”


        

“你不会成功的。”林玉银牙紧咬,瞪眼道:“小姐的气质无人能模仿,你这么做只是在白费功夫。”


        

“我知道呀。”魔酮道,“所以我需要一名帮手。”


        

“帮手......”


        

两人念叨着,然后魔酮就走上前,二话不说拿纸塞住了姜寻燕的嘴巴,将她丢到了位于后方的丹炉内。


        

“你这混蛋给我住手!”


        

林玉急了,不顾一切的站起就要同他拼命。


        

“你可想清楚了,你家小姐的命可就在你手里了,如果你不配合我,她可是马上就要被我炼成丹。”魔酮将手放在丹炉上。


        

“你,卑鄙!”


        

“哈哈哈,多谢夸奖。”


        

狡诈卑鄙就是对他最好的夸奖,魔酮将龟甲缚的最后一个解绑好,‘乖巧’坐在刚才姜寻燕坐过的位置等待救援。


        

无能为力的林玉脸颊布满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