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从娶了女魔头开始证道 > 第二十六章许:我自愧不如【求追读】
夜间

第二十六章许:我自愧不如【求追读】

        

曙光照耀,天空明净,恰似一匹青色素锦,映照着江面,一丝云彩也见不到。


        

经历了一场恶战,让许夏变的更爱享受生活,同时也对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


        

这次,他完全是因为法宝才能战胜对手,倘若没有开出的这些法宝和体质,对方捏死他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当务之急,提升自身的实力刻不容缓。


        

回到仙源门,缥缈峰,木屋中。


        

他先检查了一下自身的修为,练气五阶,看来老婆这段时间有在好好努力修炼,按照这个速度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筑基。


        

接着是查漏他自身拥有的法宝。


        

大部分都在同魔酮的一战中被消耗,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百里靴,以及邪灵面罩,另外还有就是从魔酮那里搜刮下的两样装备。


        

一柄附着有瘴气的小黑刀,以及不知道作用的戒指。


        

先比之前出去的时候,富的流油,现在真的是穷的让人想哭。


        

先看看斩杀魔酮这次能开出什么好东西,之后再鼓捣这戒指吧。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许夏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紫色的囚笼,闪烁的光茫,代表一次开启的机会。


        

开。


        

囚牢紫光闪烁,熟悉的提示应在脑海中响起。


        

【恭喜宿主运气爆表。】


        

【魔影术:潜影避行,可以躲藏在自己的影子中十秒。注*每次躲藏后会有一个小时的间隔。】


        

【魔穴位精通大全:精通魔修身上的全部穴位,包括敏感穴位。注*小提示,女魔修脚底的敏感穴位最棒哦。】


        

总感觉这个小提示是在暗示他什么,而且证据确凿。


        

穴位精通大全,他要这种东西去干什么?总不能打架打的一半,就问对方,你累吗?需要我给你按一按,来爽爽吗?


        

把他当成是什么人了?他怎么可能用这种东西去对付其他魔修,他肯定是拿这个用来对付他老婆啊。


        

嗯,今晚就给老婆按一下脚。


        

至于魔影术,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吧,如果使用得当,倒是能作为一张底牌。


        

只可惜,没有开出类似弹一闪指套的法宝。


        

许夏默默的叹气。


        

将开出的东西,该装备的装备好,许夏将希望寄托在戒指和小刀上。


        

一般看到戒指想到的就是储物戒指,但许夏已经试过了,这个并不是。


        

他也尝试使用神识侵入,但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奇异之处,瘴气也不见有,除此之外,和普通的戒指无二。


        

这该不会真的就是个普通戒指吧。


        

如果真是这样,可就亏大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跟着冯平去做任务了。


        

就在许夏惋惜长叹时,手中的戒指忽然紫光闪烁。


        

咻——


        

顿时眼前白光一片,令他视线变的一片模糊。


        

过了好一会儿,白光这才退去,一阵重影过后,视线这才变的正常,但是,好像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不同。


        

感情好,他赔了那么多东西,就是多了个闪光弹?


        

许夏肉疼。


        

咯吱——


        

大门被推开,一只葱白玉手蓦然从外伸入。


        

一道婀娜妙曼的身影走了进来,是老婆,韩巧儿。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迷人,小巧的赤足轻踩在地面上,纤尘不染。


        

这样美丽的女子,果然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可惜是个带刺的毒玫瑰,想要彻底吃抹干净,还得再费一番工夫。


        

许夏抿嘴一笑,刚想开口,拍老婆马匹。


        

“你是谁,许夏呢?”


        

啊?


        

听着老婆那冷冰冰的话语,许夏一时愣住。


        

他不是就在这里吗?她眼有这么差吗?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无意间撇到了隔壁的铜镜。


        

铜镜中倒映出的身影,愕然是冯平。


        

他居然变成冯平了?!


        

许夏内心无比震惊,不过他马上就重新稳定住情绪,理解了状况。


        

错不了,这个就是魔酮易容的根源,这是枚易容戒指,一定是因为自己刚才正好想到了冯平,这才无意中启动了戒指。


        

难掩的兴奋涌上心头。


        

这波,瞬间就值了。


        

“你......”


        

另一边,眼瞅着女魔头的视线变的危险。


        

许夏易容的冯平,赶紧尊敬的一拱手说道:


        

“见过韩长老,我是冷寒峰的弟子冯平,这次过来是和许师公交代瀚海山庄一事。”


        

“哦,就是你啊。”


        

韩巧儿危险的视线减弱些许。


        

就在许夏刚想稍松一口气时。


        

“就是你擅自带他出去做任务,还遇到了伪丹的敌人。”


        

下一刻,本该减弱的危险视线,又一次拉满,说是要杀人都不为过,这女人还真是个女魔头啊。


        

怎么办?这里要亮出真实身份吗?


        

看她这架势,好像真的不介意就地将‘冯平’给解决。


        

一番快速思考,下一刻,许夏立刻一鞠躬,满满歉意道:“对不起韩长老,弟子不该擅自带师公出去,弟子也劝过了,但师公非要给韩长老一个惊喜,师公还说,谁要阻止我给老婆惊喜,我就和谁急,差点就把弟子给揍了。”


        

“给我惊喜。”韩巧儿一怔,明眸微闪。


        

紧接着她追问道:


        

“什么惊喜。”


        

“具体我也不晓得,但整个任务中,师公他老人家念叨最多的就是韩长老了。”许夏神情严肃的说道,“像师公这样有担当,有责任,疼老婆的好男儿,才是弟子们应该学习的目标,我冯平真是自愧不如,如果我是女的,遇到他这样的好男人,直接就嫁了。”


        

韩巧儿目瞪口呆。


        

接下来,她有没有感动不晓得,但她双眸中的杀气明显消失了。


        

“他回来了,让他来见我。”


        

留下这句话,韩巧儿赤足轻点虚空离去。


        

许夏这也才真的整个人放松。


        

好家伙,还好他反应快,不然等下这里就该上演一场大型史诗话剧——抹杀亲夫了。


        

带血的那种。


        

许夏瘫软在床上,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憨厚老实的冯平脸。


        

也不知道这个能维持多久,不会就这样,没法变回我那张帅气脸......就在他这么想时,一阵白光闪烁,他变回了自己帅气的模样。


        

嗯,还是这张脸看的树心。


        

感叹的一阵观赏,许夏立刻迫不及待继续使用,看看能不能幻化成其他人的模样。


        

但不管他怎么试验,戒指都没有反应,就只有在想冯平的时候,才能幻化成功。


        

也是,如果随便想想就能幻化,那魔酮直接无敌了。


        

要是有人懂法宝就好了,不然自己摸索,得浪费多少时间。


        

而就在他苦恼时,屋外传来一道充满朝气蓬勃的声音。


        

“许师公~~我来找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