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从娶了女魔头开始证道 > 第三十三章那就种田吧
夜间

第三十三章那就种田吧

        

“兄弟,你这卖锄头肥料吗?”许夏问道,他已经迫不及待回去,跃跃欲试。


        

“有是有。”青年嘀咕着一回,后眉头一抖,“你该不会真想种吧?”


        

“是有这么个想法。”许夏也不遮掩,反正真成了到时候还要卖,遮遮掩掩也没意思。


        

“你,不是,兄弟我刚才说的你都,算了,你想试试就试试吧。”


        

青年弟子本想劝说,但转而一想,他真不种了,不就不买工具了,自己那得少赚一笔钱,和啥过不去,别和钱过不去啊。


        

青年弟子麻溜的把需要的工具和材料都给贴心的准备好,深怕许夏半中间反悔。


        

许夏付完钱,带着满满的收获,返回缥缈峰。


        

青年弟子钦点着灵石,隔壁的高个弟子揣着手走过来问道:


        

“咋滴啦,卖了啥东西,这么高兴。”


        

青年弟子笑呵呵的回道:“遇到个脑子不太好的,听到我这在高价回收金酒果就想着自己种,唉,也不想想,要真这么容易,大家早就都去种了,终究还是年轻了。”


        

隔壁的高个弟子闻言也是不由的笑出声。 首发域名m.dingdianxs。cc


        

但。


        

“我怎么感觉那名弟子有些面熟啊,最近好像在哪见过。”他困惑的嘀咕。


        

“你看面熟的人多了去了,我今天达成目标了,就先去交差了。”青年男子,兴奋的收摊撤退。


        

高个弟子则揣着手,继续坐回到自己摊位上,脑子里还在回想,那名弟子面熟在哪里。


        

想着想着,他猛然间灵机一动。


        

“那不是韩长老新纳的道侣许夏吗?!”


        

他说怪不得眼熟,之前在藏经阁的时候,曾远远看到过一次。


        

最近刚被授予了乙等功的许师公,居然要去种植根本不可能成功的金酒果,这事够八卦,够劲爆,他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


        

高个弟子偷偷摸摸的一番四处乱瞄,确定没问题后,他朝着另一边摊位的弟子招了招手。


        

“欸欸,你听说了,据知情人爆料称,那位许师公最近正在挑战种植金酒果,你说好笑不好笑......”


        

......


        

回到缥缈峰,许夏第一时间,就来到自己小木屋后圈了块地,规划出合适大小。


        

迫不及待扛起锄头,开始了锄地,同时将刚才买好的肥料撒上去,增加土地的肥沃。


        

这肥料可也不是一般的肥料,和寻常人间使用的农家肥有着天壤之别,这肥料是使用妖兽的尸骨火花后磨成的粉来制作,好比上次猎杀的九彩天蟒,在剥去有用的东西后,剩余的渣渣就做成了这肥料。


        

至于种子自然就是金酒果本身了,不需要特意去挖,直接一整个丢进去就好,之后再把催生粉倒上,每天给予一定的水,最快二十天后便能成果、


        

不过在那之前,需要先让它发芽才行。


        

金酒果发芽的条件,需要完全黑暗且灵气充裕的环境,正好跟他前不久得到的魔影术符合,至于能不能成,就要看接下来的试验了。


        

“老天保佑,能不能发财,全靠这了,你可一定要给力点。”


        

双手合十,默默的来上一套多半没啥用的祈祷,许夏启动魔影术。


        

下一秒,他顿时感觉自己的感官获得了全面的提高,对周围的一切都变的特别敏感,一时间,仿佛能仰看整个大地,能随心所欲游走到世间各处。


        

那样的感觉很奇妙,让人不由的沉沦期间。


        

但紧接着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他又回来了。


        

许夏连喘了数口气,第一次的体验总归有些排斥,连喘了几口气,他缓和过来。


        

说说使用过的感受,这个技能也确实很不错,如果能运用好,可以成为和弹一闪指套同样的一击必杀利器,只可惜弹一闪指套已经没了,如果两者能结合起来,绝对是个最佳组合。


        

不过这终究也只是期望,现在关键还是金酒果。


        

许夏吞咽了口唾液,缓缓松开双手,看到手中冒出初生绿芽的那一刻,他默默的握紧拳头。


        

成了。


        

立刻把发芽的果子埋进土里,洒上催长粉,浇水,最后便是等待。


        

果子快点长,然后来给我生钱钱,快快啊。


        

“你在干什么。”


        

刚洒上催长粉,身后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回头一望,粉嫩的赤足,相隔一层薄薄的气息,轻踩着地面。


        

老婆她一如既往不爱穿鞋子。


        

“种点金酒果,卖了补贴家用。”许夏咧嘴一笑,银牙闪烁,那笑容看上去憨厚又老实。


        

只是,种的居然是金酒果......看来这个男人也没有想像中聪明嘛,韩巧儿嘴角上扬,酒窝凹陷,不由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那你就多加油喽。”韩巧儿随意的鼓励道。


        

反正也不可能种成,不,连发芽都不一定能发芽成功。


        

许夏回应的笑了笑,他也懒得去猜韩巧儿的心思,虽然多少也猜到了些许,但比起马上到手的钱,这些都可忽略。


        

“老婆你手上那个是......”


        

这时许夏注意到韩巧儿手上握着一份卷轴。


        

莫非,是他想的那个。


        

“给,免得你说本座骗你。”韩巧儿声音冰冷,轻轻将手中的东西一抛,卷轴就落到了许夏的手上。


        

许夏爱不释手的抱在怀中,乐呵呵道:“怎么可能,我疼老婆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说这种话呢。”


        

“呵。”韩巧儿冷哼一声,目光鄙夷。


        

事实怎样,当事人心里自己最清楚。


        

许夏也没去辩解,关键是功法,这可是专属于缥缈峰,第一无二的神通欸,他早就等不及了,从今天开始,他也总算是有大神通的人了。


        

满怀期待打开一看,下一刻,情绪瞬间跌落谷底。


        

“神意断截拳......怎么是体修啊?”


        

剑呢?他那么大个剑呢?百剑决呢?分光剑影闪呢?怎么都没了。


        

“你不要就算了。”韩巧儿语气冰冷,也不多废话,直接上手就要收回。


        

许夏赶紧护住。


        

要,怎么可能不要,难得的功法,现在不要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有。


        

韩巧儿哼了哼,收回玉手,一副我还整治不了你的架势,模样有些小得意。


        

许夏心有怨念,也只能默默的埋藏在心里,做好三十年河东又河西的打算。


        

不过话又说回来。


        

“为什么这里会有体修的功法,如果我记得没错,咱缥缈峰主修应该是剑仙吧。”


        

虽然峰主本质是个剑魔,但也无法改变都是剑的事实。


        

韩巧儿斜睨了他一眼,眸光平静,淡道:


        

“以前一个懒猫留下的。”


        

“懒猫?”


        

“我徒弟。”


        

“哦,这样,嗯?!”


        

许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