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从娶了女魔头开始证道 > 第三十七章白雀峰的招揽
夜间

第三十七章白雀峰的招揽

        

玉壶中飘出青烟,白面青年翻书的动作停止,苍劲的柳眉轻轻蹙动。


        

青年名为白玉轩,是仙源门八大峰白雀峰的峰主,一旁形象邋遢的男子,则是来自云宵宗,名为云苍。


        

白玉玄的视线落到方才身上,停顿了一下,又转而看了眼继续在那嗑瓜子的邋遢青年。


        

“除此之外呢?”青年问道,声音有些清冷。


        

方才想了想回道:“初步来看他是名为人正值,心向正义的侠义之士,不过口说无凭,主要还得通过接下来的观察,有待考定。”


        

“另外,在许夏看来,韩巧儿也是名心向正义,一心向善,除魔卫道的正义之士。”一顿,方才又补充了一句。


        

哗啦啦——大把瓜子落地。


        

白玉轩瞥了眼忍不住憋笑的云苍,他轻挥了挥手,道:


        

“我知道了,接下来密切关注他,记住别让韩巧儿察觉。”


        

“遵命。”方才行礼退去。


        

可就在走到一半,他一蹙眉又停下,拿起扫帚回来,将地上的瓜子全都扫干净,顺带着放回到桌上的瓜子盘中,方才这才眉头舒展,转而离去。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云苍看了看盘子中的瓜子,眉头凝成一股,苦恼道:“脏和干净的都混了。”


        

“我可以让他去你们云霄宗交谈论道几天。”白玉轩精准接话,语气玩味。


        

“算了吧,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云苍嫌弃的瘪了瘪嘴,“本来听说那女人是好人,就让我掉一身鸡皮疙瘩了,你能不能别再恶心我了。”


        

“呵,当初某人举着花向某人求爱时,可不是这么说的。”白玉轩冷笑一声


        

“嘶~~,你能不能别提我的黑历史了。”云苍痛心疾首,“我现在想起那女人看垃圾的眼神,都感觉浑身不适。”


        

“所以这就是那一晚美其名曰要安慰受伤的心灵,溜到勾栏听曲被当场抓获,结果被罚面壁了一年的理由。”


        

“这可不能怪我,天晓得我家那老头也在那。”云苍委屈。


        

试想想,去勾栏听曲,发现自己点的姑娘,已经有人点了了,你气不过,要上前跟抢自己女人的混蛋讲道理,结果却发现对方是自己老子......那场面当真是叫人说不上来的奇妙。


        

现在回想起来,都叫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不过。


        

“也正是那一次勾栏听曲,让我听到了你们宗门有内鬼,这才让你有机会能成功锁定了韩巧儿。”云苍笑的意味深长。


        

巧合都是不期而遇,谁能想到云苍去听个曲子,结果差点因为抢女人跟自家老子打起来,谁又能想到,在那还恰巧撞到了两个魔修的交易,俘获后,从他们交流的信息中,得知了好友所在的宗门有内鬼一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云苍虽然差点把自家老子给削了,还因此面壁了一年,但却也抓到了内鬼的线索。


        

可见一件事的好坏,还真不好去片面判断。


        

“但那个女人很狡猾。”白玉轩蹙眉沉吟,“她隐藏的很好,虽然根据目前的蛛丝马迹,显示她就是内鬼,但实质的证据却至今没有。”


        

“这个确实是个麻烦事。”云苍肯定的点点头,面显困扰道:“就连问心镜都无法让她暴露,她比想像中还要难对付。”


        

在仙源门为了防止有邪魔歪道不知在何时混入,同时也为了防止弟子们在修炼中心生心魔,走入歪道,宗门每年都有问心环节,就是为了将这些人筛选出来。


        

自从白玉轩通过蛛丝马迹锁定韩巧儿疑似卧底的身份,每年的问心环节,白玉轩都会特意多关照韩巧儿。


        

然而不管怎么样,韩巧儿就是问心无愧,哪怕是之后使用别的询问手段,也无法让她露出破绽。


        

看来她是有什么所不为人知的隐藏手段,如果不搞清楚,那就无法让这个女人暴露出她的真面目。


        

“所以你这才要从她身边的人下手。”云苍拿起一个果子,翘着腿,啃了起来,嗤笑道:“为了弄清楚他是不是也是内鬼,特意挑从魔修那搜刮来的法宝,这事要是被他告诉那个女人,你只怕是要凶多吉少啊。”


        

白玉轩斜睨了他一眼,眼神没有半点畏惧,淡道:“如果能因此让她暴露,也值了,不过目前来看,这个许夏多半是她用来伪装自己的障眼法。”


        

“那我们的白大公子,这是准备要旁出橄榄枝,将这位幸运儿招揽了吗?”云苍笑容意味深长。


        

“不,暂时还待观察。”白玉轩说道:“这事得慎重,如果他能顺利通过接下来的考验,那时才是招揽他成为我们同伴的时候。”


        

“你还真是谨慎啊。”云苍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扣扣耳朵道:“不过我建议你最好在论道大会前把该做的都做了,那可是整个仙道最大的盛世,如果我是卧底,那绝对会选择在那一天搞事。”


        

“呵。”白玉轩笑而不语。


        

他嘴角上扬,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云苍见状也嫌弃的翻了白眼。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个男子爱遮遮掩掩的行为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么多法宝,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那个拳套。”云苍困扰道,“我看他的记录,他说是想当剑修吧。”


        

白玉轩端着被茶站起,双手背在身后,遥望着那仙鹤遥飞的远方。


        

他回眸一笑道:


        

“给体修,体修用的法宝,这不是很正常吗。”


        

......


        

话分两头。


        

与此同时,缥缈峰静室内,侧卧小酣的韩巧儿被多年未用的玉响吵醒。


        

玉响是仙源门八大峰之间进行定点联系的法宝,当遇到急事时才会进行使用。


        

这前两天才刚开过诸峰会议,突然又搞什么?


        

韩巧儿从床榻上坐起,端正坐姿坐好。


        

玉手搭在严丝缝合的双腿上,抬起右手臂,扶袖轻轻一挥。


        

一道虚幻的中年男子身影便浮现,韩巧儿秀眉当即微蹙。


        

“王峰主你有何事。”


        

虚幻的身影,正是冷寒峰的峰主王子曜,三番五次在诸峰会议上被他打扰,韩巧儿自然是不可能给他好脸色。


        

王子曜并没有在意,反之看上去似乎还很愉悦。


        

莫非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就在韩巧儿纳闷的时候。


        

王子曜一轻嗓子,得意的说道:“灵境月刊要来专栏采访我儿,韩长老有时间的话,一起过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