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卿乃朝朝暮暮 > SY 第128章 终*
夜间

SY 第128章 终*

        

“这是……”


        

朝暮缓缓打开盒子,里面一对闪亮镶钻的银色戒指勾人眼帘。


        

她整个人瞬间就定在那。


        

有些恍惚。


        

心跳却像是有只小兔在里面,控制不住地乱蹦。


        

岁聿抽声笑出来,接着她刚才没说完的话,“这是定制的戒指。”


        

刚说完,男生接过她手中的戒指盒倏地站起身,一道强劲修长的黑影立在她面前。


        

朝暮的视线随之跟过去,看着岁聿。


        

他目光灼灼地锁定眼前这个人,喉结稍微滑动,语气突然认真:


        

“今天我向公主求婚。”


        

朝暮的睫毛不自觉地扑朔着。 记住网址http://m.dingdianxs。cc


        

看她这怔住的模样,岁聿忍不住笑了笑问,“觉得意外?”


        

朝暮下意识点点脑袋。


        

但仔细想想又如预期的那样。


        

她也见过许多情侣求婚的样子,到自己这里,一时间语塞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尔后听他懒洋洋的声音溢出来:“那现在,给公主点时间缓缓?”


        

说给还真就给。


        

空气刹那间骤停了几秒,是止不住地安静。


        

岁聿微侧着身子,随意自如地用腿将他课桌下的板凳挪开。


        

寂静无声的气氛多了道响动。


        

他的目光凝视,半晌。


        

“公主替我问问,她会答应吗?”


        

这次,朝暮都做好准备了,她以为还会问上一个……


        

闻声,女孩就魔怔地摇头。


        

她不用时间再缓了。


        

反应完了之后,才知道岁聿不是提这个,朝暮如捣蒜泥般迅速地点头。


        

岁聿失笑。


        

唇角上扬着,“哦。”


        

他的话仿佛自言自语,但又像专门给朝暮听的:“我心里有底了。”


        

男生收着笑,眼神赤诚又灼热却藏不住对她的爱意。


        

“现在,求婚。”


        

他说着不紧不慢的话在朝暮面前单膝下跪,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又字字清晰。


        

“暮暮。”


        

“以前我太过任性,缺少了份担当,成天谈情不实际,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理想。”


        

他稍加停顿,话语间不疾不徐:“现在我懂了,该要什么该做什么。”


        

“你眼前的这位毕业于加利伦软件开发专业,大一的时候有创过网页和软件赚了点钱,目前是自己创业。”


        

朝暮盯着跟自己掏心肺的他。


        

“以后,我可就赖着公主了,”岁聿低笑出声,“谈恋爱要是没劲,我们就结婚,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够你折腾,养活你的本事是我的使命,所以――”


        

他眉眼都笑着,“我面前这位同学,愿意吗?”


        

“想好,以后都跟我?”


        

朝暮从男生的眼里一下子望见了过去的青春,也望见了未来的样子。


        

时间往前走,不论发生什么大起大落过后,还是他。


        

陪着他就够了。


        

“想好了。”


        

朝暮起身垂眸望着面容绷紧的岁聿,随后笑意吟吟地伸出手给他,“还是那句话……”


        

“以后都跟你。”


        

那秒,两人都笑了。


        

“好。”


        

岁聿把内环刻有太阳的戒指戴在朝暮的手上,戒指滑过手指是凉的触感。


        

半拍覆上炽热的温度。


        

岁聿脖颈弯着,真诚地在她的手指落下一吻。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想要对她好,人生的每一步有她都很值,想要把一辈子都赌给她。


        

所幸的是,他找到了。


        

有她,一生欣喜。


        

今年这个夏天,他的青春有了着落,是以她为结尾。


        

窗外,夕阳划过天际,这世界不坏,仍有很多期待的事情。


        

她戴上,正好合适。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朝暮轻轻抿嘴冲他莞尔而笑。


        

又没带她亲自去实体店量过。


        

说实话,作为男朋友,他给她带来的惊喜无数。


        

顷刻间岁聿直起身走近将她搂入怀,视线直勾勾定在女孩的脸上,略微颔首。


        

“这都不知道的话,未免太不称职了。”


        

他眉眼挑着,张扬的狂劲不改半分,语调桀骜冲天:“牵过多少次的手,你男朋友还是能摸得清尺码的。”


        

朝暮扬笑。


        

就听见他呼热的气息烧得耳尖烫,“以后,你身上所有尺码我都会亲自一一摸清。”


        

“……”


        

朝暮不自然了。


        

小脸憋的通红。


        

岁聿倒是笑地嚣张,挺着安慰她的那张脸却开着黄腔:“这种事情我们以后慢慢来,该有的都不会少的。”


        

“……”


        

要慢,慢,来。


        

抱了好久,岁聿从她肩上抬起头,眯着眼睛:“老婆,你还没套住你老公呢?”


        


        

朝暮雷住。


        

感受到怀里女孩身体的僵硬,岁聿笑了好久,笑得肩膀都禁不住颤抖。


        

目光和朝暮对视后咳嗽一声作停。


        

“我说的是戒指。”


        

朝暮才缓过神。


        

戒指盒里还有一枚内环刻有月亮的戒指。


        

“伸手。”


        

岁聿小心翼翼地探眼瞥着朝暮的小情绪,变乖了几分:“好。”


        

心里却乐的不像话。


        

他抬手的那刻,朝暮有话被哽住。


        

男生那漂亮的骨节映着她名字拼写的纹身轮廓,应该是又再纹了遍,字母颜色依旧夺眼醒目。


        

岁聿凑近,问:“怎么了?”


        

“这还在的?”朝暮声音温柔。


        

“一直都在。”


        

他另只手搂她,理所当然:“以后也会一直在。”


        

在给他戴戒指的时候,在距离快到纹身处朝暮用手点了点。


        

这块她的印记。


        

等完事,他勾唇出声,抬手牵着她:


        

“恭喜公主,把我套牢了。”


        

“也恭喜我自己,无憾。”


        

朝暮仰头笑着。


        

亮晶晶的眼眸让他再次心动。


        

纹身写的人终于变成了他要娶的人,无憾。


        

女孩黑压压的软发被他拢着,低头吻怀里的她。


        

今天天空足够蓝,阳光足够好,风足够静,而心动止于她。


        

~


        

某天,网上突然爆火一段视频。


        

迟腆刷到手快转给刘歆,刘歆看完跟迟腆心有灵犀都发给了戴小知。


        

宿舍人都知道了。


        

也轰动了部分京大的学生。


        

唯独没发给这个当事人朝暮。


        

评论不断。


        

“金融系系花名花有主了。”


        

“卧槽,我的仙女有人了。”


        

“呜呜呜,今晚有emo的素材了。”


        

“这是我暗恋的女神吗?还没考到京大就失恋了。”


        

……


        

之前朝暮因为迟腆拍的一下爆红,后来因为网友寻不到抖音号而纷纷作罢。


        

现在,再发布视频确实是本人号发的,但……此刻她身边已经有人了。


        

视频里,傍晚红色的夕阳映射,波光粼粼承载浪漫的海边一波接着一波被风掠过。


        

沙滩上,穿着白色吊带长裙的女孩,棕色的卷发散下来,赤着白皙的脚漫步走着。


        

而身后就是牵她的岁聿。


        

微别过头,就能望见她的少年。


        

有瞬女孩侧身停住看海,岁聿在旁帮她打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男生衬衣的衣襟被吹起,朝暮的裙摆摇动,美的像一副画。


        

岁聿的手揽着她的细腰,时不时在她耳边低语,安静时眼睛全盯着他怀里的小人。


        

眉眼无时无刻不在述说她。


        

他光看她笑也跟着笑。


        

视频画面就定在那一刻。


        

美好如他们。


        

(正文完)


        

那年,又回到高中毕业那年。


        

“朝暮,快看镜头。”迟腆催促着对拍照表现有些不自在的朝暮。


        

“啊,我尽力。”


        

“行行行,三,二,一。”


        

伴着女孩的咔嚓叫声,举着借来的拍立得出了像。


        

“你用手捂着照片。”


        

朝暮点头,用手两面压着照片,“好。”


        

照片出了像,两个女孩开心地看着照片笑。


        

“毕业了我们。”


        

“嗯,毕业了。”


        

法国梧桐树开的正茂盛,殊不知,树影斑驳下某个少年眼里泛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