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开局鬼敲门,被我从十二楼丢下去 > 第435章 定海珠显威
夜间

第435章 定海珠显威

        

江神皮肤灰白,脸上还有一些细小裂纹,这是用香灰捏成的一副身体。


        

它踩踏在长河江上,一边汲取河水的力量,一边张口吸入空气中的缕缕青烟,这是它长期积攒的香火之力。


        

两者加持下,皮肤才一点点变得红润、柔软,身上裂口也合拢了。


        

为了回到水里,它明显付出了不小代价。


        

但不管怎么样,它回来了,那便是虎奔高山,龙入大海。


        

狂笑之中,江神一身气势开始暴涨,脚下的血色河水越拔越高,眨眼便超越了千米,仿佛一截登天之梯。


        

巍峨如岭,险峻如峰。


        

随着河水高涨,其形成的血色阴影在大地上蔓延,很快笼罩了一群灵宝宗弟子、阴差,压得他们喘不过来气。


        

逍遥子、邹连山脸色大变,一挥手,想卷起所有人逃跑。


        

然而此时,他们脚下大地突兀开裂,一道道黑水涌出,形成一个牢笼,将所有人禁锢。


        

长河江上,再度出现一道身影。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苍老,佝偻,手中捏着两片龟甲,赫然正是河伯。


        

他先前一直没有出现,此刻一出手,就是惊人之举,看得东海边泰山王三人,都是眉头紧锁。


        

河伯太阴险了。


        

他刚才想要直接杀死一群阴差,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然而却选择了囚禁。


        

意图也很明显。


        

江神涌起数千米河水,一个砸落,那个年轻的王可以轻易逃脱,然而如果他的同伴被困住,他又该作何选择?


        

这一刻,不光是他们,连暗盟的强者都聚精会神看了过来。


        

“泰山,你们藏得真够深啊,一尊六步的武修王!”幽王寒声开口。


        

“呵呵,祖地,果然卧虎藏龙……”


        

徐福也是面露阴冷:“难怪你如此沉得住气!”


        

听到这话,泰山王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他旁边的平等王倒是经验十足了,斜睨一群暗盟强者,从鼻子里发出一道“嗤”声。


        

淡淡道:“没什么可惊讶的,九州的后手,超出尔等想象!”


        

主要上一次战斗中,平等王已经明白了,当别人想误会你的时候,你的一切解释都是多余的。


        

倒不如摆烂承认,还能吓得对面畏手畏脚。


        

一旁的魏大爷原本也在震惊,听到这话后,立即配合的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锁龙井那边,也差不多可以收网了吧,泰山王前辈?”


        

泰山王斗笠下,眼皮不自禁抖了抖,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这计划,老夫怎么完全不知道啊!


        

不过他也很快反应过来,一把扯起钓竿,一条三米多的海鱼破水而出,却又似乎没咬实钩,一下滑落入海。


        

“时机未至,再等。”


        

见此,暗盟强者,面色更沉,尤其是徐福船上,瞬间人心惶惶起来。


        

徐福冷哼一声:“故弄玄虚!”


        

“江神河伯可都是活了千载的老狐狸了,一个小娃娃,经得起他们算计吗?”


        

“若是九州没有藏匿的其余王,还是不要高兴太早!”


        

泰山王重新抛下一杆,面无表情,从容得不像话:“那就拭目以待。”


        

实际上这并非他演技好,面无表情,主要是因为太错愕了,脑子里还在一阵阵的发懵。


        

“泰山王惊疑不定,我九州,何时多出的一尊六步王?鬼气+240000!”


        

……


        

另一边。


        

邹连山大喊:“江局,我们不怕死,你千万不能被卷入水中!”


        

“是啊,有你在,它们才不敢肆无忌惮,我们背后就是江北市,不要意气用事!”


        

“走!快走!我等愿意牺牲!”


        

“江哥哥,你要活下来……”


        

“……”


        

一群阴差声嘶力竭大喊,他们也看出了江神河伯的意图,明白自己成了诱饵,成了拖累。


        

“不行。”


        

江辰一闪身而至,用力去掰那座黑水囚笼,却根本无用。


        

只要是水系相关的能力,江神、河伯施展出来,无疑是最顶尖的,单靠蛮力,很难破除。


        

“隆隆”


        

这时,近万米高的血色巨浪猛然拍打下来,死亡的阴影笼罩了所有人。


        

一名名阴差、阎罗传人、灵宝宗弟子,全是露出了恐惧之色,人类对死亡,有着本能般的敬畏。


        

“放心,你们会活下来的。”


        

江辰坚定的说了一句,转过身,遥望天倾一般的水势,紧握大锤,义无反顾的朝前迈步,似乎想一己之力,挡下这万钧水势。


        

“江局!江辰……江哥哥……”


        

“不要啊!!”


        

一群人涕流满面,望着江辰背影,巨大的悲戚将他们笼罩,他们能想象到,一名武修王踏入长河江中去迎战江神河伯,会有多艰难。


        

或许他这一去,就是永别。


        

才恢复了一点力气的都市王更是两眼通红,无声凝噎,心底暗暗发誓,侥幸能活下来,终其一生,也要为他复仇。


        

“滚回去!!!”


        

江辰此刻拖着锤子前冲,每一步落下,都是一声闷雷,满锤鬼都在哀嚎,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阴影,一锤砸出,虚空震荡。


        

“砰”


        

的一声,大面积水花溅出。


        

然而相较于万米巨浪,江辰这一锤撼动的地方,只能算是九牛一毛,很快他便被吞了进去。


        

江神立在浪头冷笑:“莽夫尔!”


        

“入了长河江,你的生死可就由不得自己了,老夫先杀死你的这群同伴,再来慢慢折磨你!”


        

浪头继续拍落。


        

一群人面如死灰。


        

下一刻,江神脸上的冷笑却突然凝固,有些不可置信:“什么?!”


        

只见它脚下血浪,拍落之势猛然止住,而后毫无征兆的开始回流,直接落回了长河江。


        

江神的表情跟见鬼了一样。


        

“怎么回事?”河伯也看了过来,因为他的黑水囚笼,竟也诡异的流了回来。


        

它们若有所感,看向同一个位置,一颗珠子,拳头大小,散发着淡淡的五彩光芒,此刻正悬在长河江中间。


        

“是这鬼东西在作怪?”


        

“这是什么!”


        

两王惊疑之时。


        

就见珠子旁边,一道身影掠出,一手大锤,一手尖锥:“呵呵,我家祖上是打渔的,传下来一枚定海珠,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江神,河伯。”


        

“我想看看,你们在水里,到底能有什么通天的本事!”


        

话音落下,踩踏水面,化作一道残影冲出。


        

两尊王面色一变。


        

江神一挥大手,却发现河水根本不听使唤,河伯则机灵得多,直接开始倒退。


        

于是等江辰冲上来时,直接一锤抡在了江神脸上。


        

“噗”的一声,这位江神在长河江里,被人砸碎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