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盛妆山河 > 第1217章 新人入宫
夜间

第1217章 新人入宫

        

冯澍青吓了一跳……刚刚不是交流得很好嘛,他怎么突然拿了个匕首折返了?


        

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陛下,你这是……”


        

她话音刚刚落下,便眼睁睁地看着梁羽皇握着匕首,速度极快的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她震惊无比,难以置信地看着梁羽皇。


        

梁羽皇却淡定如斯,将淌血的手指,放在床榻上一块洁白的帕子上。


        

他将手指的血迹,在那洁白的帕子上蹭了蹭。


        

“白喜帕上若是没血,宫中又要传出流言蜚语了,到时候对你不好。”


        

他们没同房的消息,一旦传了出去,这宫中的人,又不知道该如何看待冯澍青呢。


        

他可不想,让自己的新婚妻子,因为这些小事,而被人妄议。


        

冯澍青的心间,跳动得厉害。


        

她怔愣地凝着梁羽皇的侧颜……这些事情,她都没想到。


        

却不想,梁羽皇已经为她想到了前头去。


        

他对她,真的很好!


        

好到,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以为,他们的联姻,会是冰冷的,利益至上的。等她真正的经历了,才体会到,事情不是那样的糟糕。


        

冯澍青心底满是动容,真心道了声谢谢。


        

梁羽皇目光温润地摇头:“你我既然已是夫妻,那我们从此以后,就是一体的。无论如何,朕都会像个普通的夫君一样,小心保护自己的妻子。”


        

冯澍青眼睛泛红,缓缓地抬眸,看向梁羽皇。


        

妻子?


        

多么美好的两个字。


        

她渐渐地有些沉迷。


        

她这才恍惚过来,原来她已经成为了梁羽皇的妻子。


        

梁羽皇收拾妥当,便去上朝去了。


        

冯澍青还没休息好,他嘱咐宫人,任何人都不得打扰皇后。


        

所以,冯澍青又重新躺了下来。


        

她靠在床侧,凝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她忍不住低声呢喃。


        

“你真的很好……”


        

他似乎渐渐地,再次与她记忆中的那个温润少年再次重合。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


        

冯澍青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她好像又控制不住自己,对他动了心。


        

但她比谁都清楚,一个帝王,最不应该拥有的就是爱情。


        

他不会是她一个人的。


        

他是属于整个梁国的。


        

——


        

梁羽皇的婚事顺利完成,这让云鸾松了口气。


        

她的身体,也渐渐地恢复如初。


        

所以,她和萧廷宴商定,是时候该起程回南储了。


        

梁国这边,他们会在离开时,与梁羽皇签订一份和平协议。


        

在他们有生之年,两国之间都将再不会有任何的战争与纷乱。


        

天下太平,不只是说说而已,这次是真正意义的太平。


        

他们将签订协议的时间,订在了三天后。


        

三天后,云鸾与萧廷宴也将起程,离开梁国。


        

梁羽皇的心情,莫名的低落下来。


        

午膳他几乎都没用几口……他一直忙到傍晚时分,这才停歇了一会儿,喝了口参茶。


        

程肆趋步上前,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陛下……该到晚膳的时候了,皇后那里派人询问,陛下是否去永福宫用膳?”


        

梁羽皇放下了手中的毛笔,抬手揉了揉眉心。


        

他刚要拒绝,转念一想,这是他与冯澍青新婚的第二日,无论是宫里还是宫外,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们,他无论如何,都得去永福宫用膳,并且就寝。


        

他要让其他人明白,他对冯澍青这个皇后,是有多么的看重与尊敬。唯有如此,那些人,才不会小看了冯澍青。


        

梁羽皇也没心思,继续批阅奏折了。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摆驾永福宫吧。”


        

程肆低声应了,簇拥着梁羽皇朝着永福宫而去。


        

梁羽皇到的时候,冯澍青正站在宫门口迎接。


        

他不由得微微一怔,抬手握住了冯澍青有些冰冷的手掌。


        

“外面冷,你怎么站在这里等?”


        

冯澍青抿唇,恬静地笑道:“臣妾闲着无事,正在散步呢。远远看见陛下的圣驾,所以臣妾就过来迎接了。”


        

梁羽皇松了口气,他牵着冯澍青的手,入了殿门。


        

听雨眼底满是欣喜,连忙吩咐宫人上菜。


        

不一会儿,膳桌上便摆满了珍馐美味。


        

冯澍青拿着筷子,为梁羽皇夹了块糖醋排骨。


        

梁羽皇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却没有任何的口味。


        

他只咬了一下糖醋排骨,便放下了筷子。


        

冯澍青蹙眉,眼底带着不解问:“陛下,你怎么了?这些饭菜都不合胃口?臣妾是打听了陛下的喜好,特意让人准备的。”


        

梁羽皇心不在焉地笑着回道:“这些膳食,确实大多都是朕喜欢吃的。或许是中午吃得太多,朕到现在都没消食,还不太饿。”


        

“皇后不必顾及朕,你赶紧吃吧,免得菜凉了,吃得不舒服。”


        

他拿起筷子,亲自为冯澍青布菜。


        

冯澍青受宠若惊,也没再继续追问,梁羽皇给她夹什么菜,她就吃什么。


        

很快她便饱了,可碗里还剩下那么多菜。


        

她有些为难的红着脸颊,看向还在继续夹菜的梁羽皇:“陛下,臣妾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梁羽皇顿时清醒过来,他连忙停了动作:“吃不下就别吃了……皇后,陪朕去御花园散散步如何?”


        

冯澍青轻轻点头,听雨连忙拿了披风,裹在了冯澍青的身上。


        

梁羽皇便牵着冯澍青的手离开了永福宫,前往御花园散步。


        

两个人一开始,沉默无比,谁都不说话。


        

冯澍青低垂眼帘,看着他们相互牵着的手,她咬着唇瓣试探性地问了句:“陛下……淑贵人那边的事情……”


        

梁羽皇蹙眉,他不想听到关于石清研的任何字眼。


        

他直接打断冯澍青的话,立即回道:“淑贵人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你是皇后,整个后宫都由你说了算……她区区一个贵人,自然也归你管。”


        

“她若不舒服,就给她请太医,让太医日夜不离地守着。除非她生产,否则,朕不会再见她一面。”


        

冯澍青眼底满是惊讶,她没想到,梁羽皇对石清研居然会这样决绝。这完全不像,对待心爱之人的态度啊。


        

冯澍青心底虽有疑惑,但她还是知道分寸的。


        

她没再继续提石清研,当即便转了话题。


        

“三日后,会有新人入宫,陛下有没有什么想法,要册封她们什么分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