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太岁 > 207、有憾生(十九)
夜间

207、有憾生(十九)

        

您的正文内容已出走,  如需找回,请在晋江文学城订阅本文更多章节  你才睡过点了!


        

周樨听得牙疼,他还是十年前在老三身边见过这个永宁侯世子,  那会儿这小子只有豆大,已经不是盏省油的灯了,  一天能把太傅气抽两回。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  孽缘作祟,又做了同窗,简直梦回御书房。


        

“奚士庸,”罗仙尊拖着奶音,  恶狠狠地嚼了嚼奚平的名字,“有点意思。”


        

然后他“水袖”一甩,不再理会奚平,  居高临下地对众弟子说道:“本人罗青石,在潜修寺修行百五十年,你们是送到我手里的第十五届凡人弟子。你们中不少废物是靠祖荫混进来的,  想必自己也知道。我丑话说在前头:修行一途,  全靠自己,进了潜修寺也不见得就能开灵窍。”


        

众弟子家里有点门路的,  都知道潜修寺的“矮罗刹”不能得罪,  这会儿乾坤塔里寂静一片,  谁也不想当出头鸟被他盯上。


        

“头一天早课,我要认认脸。”罗青石耷拉着眼皮,  目光在众弟子身上逡巡一圈,落在奚平身上,“就从你开始吧——这位奚师弟。”


        

话音刚落,奚平就感觉有只看不见的手一把揪住他衣襟,  猛地将他往前一拽,他胯骨轴差点撞桌角上。奚平及时扭了一下屁股,险伶伶地躲开了石桌角,不等他骂娘,他已经被拽到了石阶下的小平台上。


        

随即眼前一花,他被关进了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窄道里。


        

罗青石和同窗们的声音顿时与他隔了点什么,不那么真切了。


        

奚平在安乐乡里曾被支将军拉进过芥子一次,一回生二回熟,此时立刻知道自己又被拉进了一个芥子里,心说这可真是“芥似主人”:罗巨仙的芥子都比别人的宽敞!


        

罗青石说道:“这叫做‘灵感芥子’,能测出你们天生是灵是钝。所谓‘灵感’,就是你们眉心第三只眼,能分辨灵浊、观物鉴气。今日我与诸位初次相见,就用它来摸个底,以便未来一年因材施教。” 一秒记住http://m.dingdianxs.cc


        

“芥子里有六个岔口,第一个岔口二选一,第二个四选一,以此类推,最后一个岔路有六十四条路,只有一条路能走出来——就是灵气最浓郁的一条。走错了,灵气会渐渐稀薄,走到尽头就是死路,须得倒退回去重选;还有几条错路,你们要小心了,里面浊气丛生,遇见什么都有可能,谁要是灵感又钝,运气又不好……”罗青石说到这,冷笑了一声,“那就希望自己命大一点吧——一炷香之内走出不来的,都是天生灵感迟钝之人,每日早课要比别人提前一个时辰来。”


        

奚平:“……”


        

卯时三刻还再提前一个时辰,这是要组织他们起来打鸣吗?


        

罗青石:“稻童点……”


        

“弟子周樨,”四殿下忽然朗声道,“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师兄。”


        

罗青石掀起眼皮,瞟了他一眼,不阴不阳地说道:“哦,四皇子……殿下,有什么指教?”


        

“不敢,”周樨挺直了腰,不卑不亢地说道,“请问仙尊,您方才屡次提到‘灵气’和‘浊气’,还说这芥子只有找到‘灵气最浓郁’的一条路才能出来,可仙尊还没有教导我们什么是‘灵气’和‘浊气’……”


        

不等他说完,罗青石就“奶气横秋”打断了他:“幼童不会言语,也不知何为‘甜’,何为‘苦’,但吃了糖会笑,舔了药会哭。诸位都是有名有字有身份的人,难道要我从穿衣吃饭教起?”


        

周樨身份高贵,潜修寺的管事半仙见了他尚且客客气气,同届弟子都让他三分,还没被人这样当场下脸,神色不由得一沉。


        

罗青石:“点香!”


        

奚平能听见外面人说话,但看不见别人。


        

而在乾坤塔中其他弟子看来,奚平就像是被一个透明的琉璃球扣在了里面,他双脚凭空离开地面三尺,悬在半空。


        

芥子中,天地渊峦都是折叠的,众人只见奚平迈开腿,像是往前走了起来,步子还不小,人却始终悬在原地没动地方,只有芥子里的路一直变化。很快,他来到了第一个岔路口。


        

什么灵气浊气,听着都不像人话,反正奚平一个字也没懂。


        

既然瞎琢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干脆别费那脑子,闷头瞎蒙算了,蒙错了大不了再回来。


        

于是罗仙尊那拖了二里地长的“香”字还没落停,奚平已经毫不犹豫地选了左边一条。


        

其他弟子见他这样自信,以为稳了,唯独周樨瞥见罗青石不怀好意地笑了,心说:奚士庸准是选错了。


        

矮罗刹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灵感芥子全凭他操控,他要是有心整人,恐怕第一条错路就是所谓“浊气丛生”的险路。


        

周樨迟疑了一下,想起庄王,他其实怀疑他那三哥的手眼能通到潜修寺来……不管怎么说,他和永宁侯世子,面子上最好过得去,于是就想出声向奚平示警。


        

可那芥子里的变故却比他想象的来得还快,还没等周樨想好怎么说,就见奚平猛地刹住了脚步。几乎与此同时,透明的芥子毫无征兆地黑了下去,里面的奚平被一片黑暗生吞了!


        

紧接着,那一片黑暗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声,坐在前排的弟子猝不及防,惊得险些靠翻了后面人的桌子。


        

芥子里的奚平只觉一股瘆人的凉意扑面而来,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就从地下翻了上来。黑暗中突然冒出一颗青面獠牙的脑袋,足有西瓜大,张着血盆大口,鬼叫着迎面撞来,像要一口咬掉他的头!


        

窄路上,左右根本没地方躲避!


        

罗青石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些:“我可是叮嘱过你们要小心了,有些人……”


        

下一刻,他的话被另一声咆哮打断。


        

奚平乖戾任性,心情好的时候赶上他看对方顺眼,或许还能偶尔退避一回,狭路相逢他可从来不让路。


        

六岁时候,这货路遇恶犬就敢拎棍上前,何况他现在已经长了一房高。


        

一看没地方躲,奚平干脆往前硬顶了一步,伸长胳膊抵住了那凶神恶煞的脑袋,整个人被冲撞得倒退了十好几步。


        

脑袋露出利齿要咬他,那奚平哪能同意?于是他使了吃奶的劲,揪住了它两腮的疙瘩肉!


        

这脑袋长得肉疮四溢、血肉模糊,根本没法细看,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被人掐脸调戏,活生生地愣怔片刻,继而怒不可遏地冲这大流氓发出了咆哮。


        

它的吼声好像能直接搅进人脑浆里,直面咆哮的奚平给声音震得一阵头晕目眩。


        

这会儿奚平没有手捂耳朵,只好张开嘴卸掉那震耳欲聋的吼声,胸口却仍是又闷又堵,想吐。


        

于是他干脆撩开嗓门,予以回敬——吼出来总比吐出来强。


        

这二位在芥子中抱头痛吼了足有半刻,中气都挺足,嚷嚷得整个乾坤塔都在震颤,众弟子目瞪口呆,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罗青石忍无可忍:“都给我闭嘴!”


        

芥子中脑袋应声化成一缕青烟,不见了。


        

奚平惯性之下往前一扑,差点扑了地。他口干舌燥地咳嗽了两声,发现自己已经退回到最初的岔路口了。


        

芥子重新清澈起来,奚平回归了众弟子视野。


        

罗青石瞄了一眼香案,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走不出芥子了。


        

往旁边一坐,他闭目养神起来,拖着长腔“唱”道:“一炷香已经过半,奚师弟还没走过第一个岔路……”


        

芥子中奚平充耳不闻,迅速转向右边的岔路。


        

他腿长跑得快,不多时就看见了第二个岔口。


        

奚平停下来,若有所思地看了自己脚下一眼——凭着过人的耳力,他听出自己脚步声在不同的路上音色不同:走在错路上的时候,脚步声略重,像是起了回音;而右边这条正确的路上,脚步声明显“干净”些。


        

来不及多想,奚平决定再试一次。他闭上眼,飞快地在四条岔路口上分别跺了一下脚,果然,四条路的脚步声有微妙的轻重差别。


        

奚平选了脚步声最轻的一条,冲了出去,此后所有岔路他都如法炮制——正像罗青石说的,错路上灵气越来越稀薄,正确的路上灵气越来越浓郁,越往后走,脚步声的轻重区别就越容易辨认。


        

众弟子见他对错五五分时都能选进最危险的境地,开个头就惨烈地花了一半多的时间,以为后面必定更是惊心动魄,没想到他脱缰野驴一般,一口气直接通到了最后。


        

好像一开始走进歧途就为了哄他们玩!


        

罗青石却以为奚平死定了,压根没睁眼。他说话又慢,前面那句还没说完,奚平已经跑过了最后一个岔路口。


        

罗青石浑然未觉,还在唱独角戏:  “……看来是想明天寅时三刻到乾坤塔敲锣了。”


        

刚说完,就听高台下有人接话道:“啊,我出来了啊,还得去吗?”


        

罗青石被踩了尾巴似的,一跃而起,就见奚平全须全尾地站在芥子外。


        

奚平平时就好动,虽然刚惊心动魄地跑了一大圈,但出来站定片刻,他就把气喘匀了。清早时没束好的头发掉出一缕,他满不在乎地往后一抹,不但看不出狼狈,还有种别样的放诞不羁。


        

罗青石一双圆眼瞪得变了形,看起来想引个天雷把奚平送回祖坟,这时,周樨再一次适时地插话道:“师兄,我们这届弟子比往年人多些,每个人都要测灵感的话,恐怕要快些了。”


        

罗青石嘴角抿成一条缝,艰难地按捺住了脾气,一拂袖,将奚平卷回他座位上,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好,奚士庸,有点意思。难怪还觉得自己挺不错的。”


        

说完,他苦大仇深地一点稻童:“灵感甲等,记下,下一个——”


        

看热闹的弟子们再一次齐刷刷地低下头,气氛沉痛得仿佛孝子贤孙哀悼先人。


        

罗青石一伸手,旁边稻童就窸窸窣窣地转过身来,递上弟子名册。奚平的名字正好是最后一个,罗青石就干脆顺着他倒着点:“姚启,姚子明。”


        

周樨趁姚启哆嗦着往上走,低声对奚平说道:“罗仙尊已经接近筑基中期,天机阁都统见他也得视为前辈。士庸,虽然他不会与我等未开灵窍的凡人认真计较,你也不该仗着天资好就戏耍他。”


        

奚平前面几句听进去了,最后一句却不知殿下从何说起了,纳闷道:“我什么时候戏耍他了?”


        

周樨给了他一个“你自己明白就好”的眼神,没再跟他说话。


        

方才听见罗青石宣布“甲等灵感”,周樨看奚平的眼神就变了——天生的“甲等灵感”,在人群里万中无一,是传说中“闭眼押注逢赌必赢”的人,要说直觉,他们可能比普通半仙还准。


        

这样的人,第一个岔路口根本就不可能选错。


        

所以周樨得出结论:奚士庸绝对是故意的。


        

早听说永宁侯家的张狂无状,周樨瞥了一眼奚平那张“佯作无辜”的脸,感觉百闻不如一见——真人比传说还不可一世。


        

这时,姚启已经进了灵感芥子。


        

可能是晚上窜稀窜的,姚公子那腿抖得袍子外面都能看见。一路提心吊胆地猫着腰,恨不能将肚皮贴在地上爬。每到岔路口,姚启都得闭眼念念有词半天才下决断,不知是在做法还是祈求列祖列宗保佑。


        

然而他虽然努力,运气却实在不怎么样。


        

刚走过两个岔路,芥子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又黑了。


        

如果说奚平是被恶意整治,那姚启就纯粹是自己倒霉了,连罗青石都没想到他撞见个开门黑。


        

姚启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本能地掉头就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